第1139章 这就完了?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胆!”

  怒喝声中,宇文玄印法力一震挣脱开束缚,不待后续的压迫袭来便正握水晶戒尺往地上狠狠一砸,戒尺临到地面时陡然化为一柄水晶巨锤,“咣”的一声碎石四溅,猛烈的冲击力将“画地为牢”硬生生给破了。

  一顿不顿,他手一挥祭出四柄金灿灿的飞剑向着李初一摇摇一指。

  “诛仙剑阵!”

  瞬间,飞剑化为四道流光疾射向李初一,沿途旋绕着玄奥的轨迹让人无法躲避,还未临身便有种皮开肉绽之感袭来。

  “草,要不要脸,还诛仙剑阵!”

  李初一也是无语了,催动道元挣脱开束缚,反手重重一拍兽皮剑鞘。

  “月轮,出!戮仙剑阵!”

  “装模作样!”宇文玄印嗤笑。

  “你不也是?”小胖子反唇相讥。

  对嘲间,飞剑和几十道旋飞的月轮纠缠在了一起,金铁交鸣声中月轮一一消散,飞剑虽未受损但势头却被阻了下来。

  眼神微微一沉,宇文玄印只犹豫了一瞬便下定了决心,身形不进反退拉开距离,体内的法力尽数激荡起来。

  “今天就让你瞧瞧真正的飞升期是什么样子的!”

  放开水晶巨锤,他双臂平伸用力一震,而后瞬间相合印诀连变,末了右手虚握,左手紧握右手手腕,体内的法力尽数灌注右手之中,丹田内的道种与周围的天地共鸣一片。

  “——帝临!”

  二字出口,周围的空气瞬间产生了某种变化,李初一神色大变,感觉自己像是困在了对方的手掌里一样,只要对方轻轻一攥他的小命立马就完。

  看着李初一略显惊慌的肉脸,宇文玄印快意的冷冷一笑,余光轻扫了眼衍岭皇和沐方礼,却见二人都不为所动,唯有熊将眉目紧蹙似想出手,他深吸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后终是没敢完全狠下心。

  “今天只是比试,不会要你性命,放心!”

  话是朝李初一说的,但却是说给场外的人听的。

  言罢,宇文玄印不再多想,右手缓缓攥紧。

  “天为帝,吾为皇,吾替天行道,赐尔一死,弥尔罪枉!”

  最后一字出口,右手紧成空拳,李初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狠狠一紧,像是被某种东西渗透后从内到外的层层裹住,极度的危险气息扑鼻而来。

  连施数种法门,可依旧无法挣脱那种诡异的束缚,唯有神魂周围的混沌气才能消弭一二,可是混沌气只有一丝,根本顶不起大用。

  无奈,李初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东西纠缠在自己身上。他感觉对方这招像极了道士曾经给他讲过的言灵之法,果因果应皆在一念之间,除非道行高过对方,否则要你死你就得死,躲到天涯海角也是没用的。

  可是言灵之法乃圣法神通,比大多数仙法还要厉害,除了极其罕见的天赋者,非超凡入圣者不可动用。

  换句话说,他的祖师爷三元道人应该可以,但他的师爷和其他三位天道师叔祖却不行。当然了,阴阳扣内借助三界天道三位师叔祖也可以施展,但那仅仅只是阴阳扣内,到了外面的真界他们就万万不能了,即便勉强动用多半也会反噬,动辄就是魂飞魄散彻底湮灭的惨境。

  而这些条件宇文玄印都不具备,一万个他加起来也不可能动用半点。可现在的情况却又像极了言灵,李初一一时间也闹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脱胎于某部言灵秘法的吗?

  想不清楚,也无暇细想,李初一急急的思索着破解之法。可惜终是无果,道士只给他提过这件事,并未对他说起过该如何化解,想必道士也没想到他有一天会碰到这种怪事。

  “求饶吧!”

  宇文玄印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只要求饶,我就收手,如何?”

  李初一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挽回之前受伤丢掉的颜面,让自己这个大皇子沦为笑柄。

  换成其他时候小胖子可能也就求饶了,天大地大小命最大,脸面什么的跟性命比都得往后站。

  可现在不行,衍岭皇在旁边看着,海无风还在牢里蹲着,自己若是弱了气势丢了衍岭皇的脸,那海无风焉有命活?

  再者说宇文玄印这人太阴太脏,李初一极不喜欢,他宁可吃狗屎也不愿意向对方低头,更遑论告饶了。

  反正对方也不敢杀他,小胖子哂然一笑传音道:“求饶?做梦吧你!你敢杀我?”

  “呵呵,我是不敢,但我能让你痛不欲生,那滋味可没几个人能扛得过,而且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谁也说不准。所以,‘大皇兄’还是聪明点好,懂得取舍才是生存之道,不是吗?”

  “那是你们的,不是我的!”

  李初一眼中流出一抹坚定。

  “不就是难受嘛,有啥大不了的,小爷什么罪没受过?有什么手段你尽管用,正好最近过得太舒服,趁这个机会松松筋骨也挺好!”

  眉头紧皱,宇文玄印传音道:“你可想好了?这招我也把控不住,一旦出手,可就不是想收就能收得了的了!”

  “赶紧的,磨叽什么!小爷哼一声算你孙子,我倒要看看你能将我怎么个痛不欲生法儿!”

  真他吗的愣头青!

  心中暗骂一一声,宇文玄印眼中寒光一闪,虚攥的手顿时收紧。

  李初一感觉身体被狠狠挤了一下,而后...就没有而后了。

  什么也没发生。

  身上没有半点伤痕,自查了半天确认自己也没受什么内伤,小胖子顿时愣了,不可置信的东戳戳西摸摸,末了一脸茫然的抬头看向宇文玄印。

  “这就完了?你逗我吗?说好的痛不欲生呢?”

  宇文玄印也愣了,不可置信的看看自己的手,又抬头悄悄李初一,回想半天确认自己没出错,刚才李初一也确实受到了压制,可是...

  可是为何什么也没发生呢?!

  不信邪的准备再施展一次,这次他最要尽全力。最厉害的手段祭出来对方却连个皮都没破,这要传出去他这个二皇子还不得被人笑死?

  印诀刚起便顿住了,宇文玄印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头看了看指尖上满满的血迹,一时间傻住了。

  反噬?!

  这两个字刚冒出来,发自灵魂的剧痛便袭遍了全身,宇文玄印忍不住惨叫了一声,随后半跪在地紧捂着口鼻闷哼不已,鲜血止不住的自指缝间流出,双眼和双耳也血流不停。

  小胖子彻底傻眼了。

  看看自己又看看周围,茫然的挠挠头,自始至终都没闹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对方制住了他,还用神奇的手段让他避无可避,可临到头来怎么受伤的反倒成了对方了呢?

  是法门本身就自损八百,还是小爷无形中练成了某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盖世奇功?

  仔细想想两样好像都不太可能,要有这么大破绽也不可能会成为大衍的镇国奇术了,至于后者,李初一自己都不信。

  “喂,你没事吧?”小胖子问道。

  宇文玄印想说话,可一张口血吐得更汹了,连丹田内的道种都开始有种撕裂之感,像是要破碎一般。

  大惊之下,他赶紧在身周布下数重防护,而后自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灵丹勉强的吞服下去,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些。

  这个结果是他没想到的,也是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想到的。之所以说绝大多数,是因为有四人始终表情未变,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宇文太洛、宇文太浩、沐方礼以及文老。

  前二人同修而且境界极高,的很多隐秘也尽皆知晓,是以并不奇怪。沐方礼和文老虽未修习,但对的隐秘却颇为了解,深知宇文玄印所用的招式涉及到了一份冥冥之力,他是以他自己所蕴养出的皇道气运为手段轰击李初一。

  换成一般人,宇文玄印就算不成功也绝不会沦落至此,无奈他的对手是李初一,一个被宇文家和沐家共同培育出来的怪物。

  身怀两家血脉,再加上出生前的精心*,李初一一出生就有大气运傍身,连衍岭皇都忍不住想要抽了他的命格去补大衍国运,他的运道岂是宇文玄印的境界能够撼动的?

  所以他们才始终未动,冷眼旁观着宇文玄印自讨没趣。

  而这还是在他们不了解本源初魂的情况下,若是知道李初一的神魂实乃本源初魂,又对本源初魂有所了解的话,他们会比现在更加淡然。

  本源初魂极其稳固,自身几乎不会生出心魔不说,也极难被外魔所侵。再加上真龙之血孕育出来的磅礴生机,想要靠冥冥气运言灵他的生死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以宇文玄印的境界是万万做不到的。

  倘若用的是常规手段,凭借着高于李初一的修为宇文玄印自然有胜无败。可是他太想挽回颜面了,他不仅要胜而且还要胜得漂亮,这才使出了中他所能动用的最厉害的一种法门。

  这样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李初一,又可以借机向衍岭皇和诸位朝臣展现自己的优秀,一举两得的好事宇文玄印当然不会犹豫。无奈对手是个怪胎,他这么做等于以短攻长,顿时一脑门顶在南墙上吃了大亏。

  还好他没下死手,否则现在的反噬就不仅仅是吐几口血这么简单了,自身皇道气运崩散直接废功也说不定。

  狠狠的盯着李初一,宇文玄印表情不定,先出手却又满心忌惮,没搞清状况前他不敢妄动。

  而小胖子也并未追击,见对方止住了血后他傻傻的挠挠头,压下心中疑窦嘴角坏坏一笑。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1139章 这就完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8991380.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