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跟父亲的第一句话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马车缓缓的停在了定天殿外殿,早有迎接的太监靠上前来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充当人肉凳伺候李初一下车。

  走出车厢,李初一低头一瞧,翻翻白眼直接跳在了地上。这种作践人的伺候有人喜欢,在他这里还是免了吧。

  “殿下!”

  其他的太监见状吓了一跳,赶忙上前要扶,李初一腻歪的挥退他们,心里只有无语。

  自己可是修士啊,上天入地擒龙捉虎,这帮阉人竟然把他当纸糊的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左右望望瞅准殿门,冲李斯年几人招招手便准备迈步踏入,可旁边的领头的太监却拦了上来。

  “殿下,定天殿乃朝会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只能您一个人进去。”

  小胖子立马瞪眼,一旁的方峻楠赶忙摆手打住。

  “少主,他说得对,我们不方便进去。”

  “可是...”

  “行了,里面怪闷怪闷的,还不让喝酒,要进你自己进,我可不进去。”

  李斯年插话进来,拎出酒壶拍了拍方峻楠。

  “老方,走,咱找个地方边喝边等。”

  方峻楠刚要点头,旁边的太监却急了一头的汗,赶忙凑上来恭声道:“几位大人,这里不能饮酒,宫里也不能随意走动,还望几位大人海涵!”

  言罢,余光瞥见李初一阴下了脸,他赶紧接口道:“不过奴才早已替几位大人准备好了歇脚处,还请大人们移步稍许,到了地儿便可自便!”

  听他这么一说,李初一这才点了点头。

  嘱咐几人暗自小心,又把三条托付给柳明秀,小胖子头顶着小二黑便要迈步进去,谁知又被太监给拦了下来。

  “殿下,朝会重地,您的妖宠也是不能带进去的。”

  磨了磨牙,小胖子堆起温和的笑脸拍了拍他。

  “这位大人,贵姓啊?”

  太监吓了一跳,赶忙跪倒道:“殿下折煞奴才了,奴才哪能担得大人的称呼!奴才姓候,殿下唤奴才小猴子就行!”

  “这样啊!”

  小胖子点点头。

  “侯大人,你我今天虽是初见,但我的一些传闻你应该听过。你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是不是想让明年的今天变作你的忌日啊?”

  小猴子吓了一跳,脑袋顿时不要钱似的往地上猛磕头。

  李初一的传闻他当然听过,可李初一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宫里的规矩,这要是让他乱来他不会有什么,自己的小命可就报销了。

  “放心,这不是我的妖宠,而是我过命的兄弟。我带它进去老皇帝不会责怪你的,真要怪你算我的,你的命我保了,你看成不?”

  小猴子很想说不,可看看李初一的眼神,再看看他森寒的白牙,一个不字在喉咙里转了几圈也没敢吐出来,只能无可奈何的应了声是。

  搞定太监,李初一终于没了心事,冲李斯年他们打了个招呼,他头顶小二黑跨进殿门,向着定天殿正殿大摇大摆的走去。祖传的大方步又端了出来,一步三晃荡的步态很是可笑,附近的宫侍无不侧目,可没人敢言语,更没人敢露出笑意,一个个全都眼观鼻鼻观心的默不作声,全当看不着。

  小胖子倒不觉着自己丢人,相反他觉着自己很潇洒。人嘛活着就得图个痛快,连走路都得给你设定好条条框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再说了,道士拽起来就是这么走的。自己只是胖了点,要不晃荡起来更有韵味。

  踩着白玉道慢慢来到正殿门前,又高又大的定天殿望一眼让人目眩,往门里一瞧乌压压的人影一片,深处尽头依稀有个高台,几个人或站或坐,最高处的那位想来就是他又念又恨之人——衍岭皇宇文太洛了。

  孤身前来,见的又是衍岭皇,说实话李初一心里没点紧张那是假的。

  可不知为何,站在这里的这一刻他的心忽然静了下来,所有的心虚和怯意尽皆消失,人群齐齐望着他,他也面不改色的回望回去,一点惧意都没有。

  “启禀吾皇,大皇子李初一进见!”

  唱喏的太监喊完,跟在后边的小猴子低声道:“殿下,可以进去了。”

  点点头,李初一一步迈入。不疾不徐的慢慢行进,眼睛没看正中龙座,而是看向了两侧的朝臣。

  怪异的眼神让群臣尽敢愕然,尤其是被他眼睛扫过的,全都感觉身上说不出哪里的不自在,与其说是进见倒不如说是来看花灯的更为贴切。众人神色不一的望着他,实在想不出这小子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这么严肃的场合他怎么都没点正形呢?

  他们并不知道,队伍顶头的镇西王和台上端坐的沐方礼齐齐松了口气,心里暗暗点头。

  还不错,这胖子没闹妖,两人甚感欣慰。

  熟不知小胖子心里早就闹妖了,他眼神之所以怪异正是因为他在想些乱七八糟的猛事。

  小胖子看看这个瞅瞅那个。

  还好他这心思没人知道,否则海无风很可能就有牢伴了。

  路再长也有尽时,李初一终于缓缓的来到了列前,走过小皇女身边时浪蹄子还偷偷的媚了他一眼,小胖子顿时腻歪,翻了个白眼别开头去。

  “呦,于浩,今天这身挺精神啊!”

  见着打头的宇文太浩,小胖子熟络的打了声招呼。

  宇文太浩差点没噎死,刚才还庆幸这胖子没作妖,一转眼他就起幺蛾子了。

  余光瞥了眼衍岭皇,宇文太浩轻咳了几声,压低声音道:“初一,别胡闹,先向皇兄行礼。”

  “死样!”

  翻了个白眼,李初一这才看向衍岭皇,而衍岭皇也凝目打量着他,一时间殿中寂静无声。

  “殿下,殿下?跪下行礼啊殿下,殿下?!”

  身后的小猴子都快急疯了,来之前就知道是个苦差,可没想到苦到这种地步。

  要知道像李初一这样打量衍岭皇可是大逆不道的重罪,他深得皇宠或许无罪,可自己却肯定会遭殃,想想小猴子就急得想哭。

  任身后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李初一仍是理都不理,一双眼睛只盯着衍岭皇一人,紧紧地盯着,细细的打量着。

  没有三头六臂,没有青口獠牙,坐在龙椅上的只是一个面目威严的中年人。

  黄袍加身头戴玉冕,满头乌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浓密的眉毛尾端处不似常人那般耷拉下来,而是自然上扬直冲两鬓,配合着狮目宽鼻以及一直轻轻抿着不漏声色的嘴角,让本就略显严肃的四方脸更显威严,那身龙袍穿在他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仿佛天生就该他穿一般。

  李初一自己是个大圆脸,经道士鉴定如果能瘦下来他应该是个小尖脸,眉目也属于清秀那一类的,只是肉多了显得有些宽大。

  因此,从面目上来看,小胖子实在找不出自己跟他有哪一点相像的,找了半天也只找出了一样——耳朵。

  两人的耳朵都很饱满,尤其是耳垂,远比常人要圆润厚实得多。除此之外,两人再无多少相像之处,甚至把宇文太浩也包括进来,衍岭皇和他这位同胞兄弟相似之处也并不多。

  小胖子暗暗感叹,随后又冒出一个恶意的念头。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又开心起来。

  要真是那样最好,反正他对老皇帝没什么好感,娘亲要真那么猛那也等于给了他一个脱身的理由。

  可问题是,不会是当年老皇帝发现了什么,这才......

  细思极恐,小胖子怕露怯不敢多想,而衍岭皇这时也恰恰出声。

  “见到了朕,你为何不跪?”

  正给自己编身世呢,老皇帝一开口顿时吓了他一跳,可旋即他便回过神来。

  下巴微扬,一声轻笑,李初一理直气壮的看着他。

  “我为何要跪?”

  “朕乃天子,大衍的国君,还是你的父亲,这些还不够让你跪见吗?”衍岭皇淡声道,听不出喜怒。

  李初一笑容更盛了,耸耸肩道:“别闹了,大衍的国君就是天子?谁给你证明?你朝着天空喊声爹你看他应声不?至于父亲,别怪我说话直,是不是还是两说呢,就算真是,呵呵,你养过我吗?凭什么让我认你作爹?”

  群臣顿时缩了缩脖子,两句话哪一句都是大逆不道。

  小猴子都快吓瘫了,一个劲儿的在身后提醒李初一注意言语,无奈全被小胖子当成了耳边风。

  出于意料,衍岭皇没有动怒。深深的了看他一会儿,衍岭皇转口道:“九皇子的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语气略带严厉,群臣顿时心中一跳,有些摸不清衍皇的意思,这是要秋后算账吗?

  而前列的皇子皇女们则心中一喜,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现在就看大皇子的态度了,最好还是那股蛮横劲儿,别给衍岭皇心软的机会。

  只是,他会吗?他敢吗?

  答案瞬间揭晓,小胖子果然不负他们的期待,闻言哈哈大笑用力点了点头。

  “有!他该死!”

  “理由呢?”眼神一厉,衍岭皇肃声问道。

  “我说了啊,他该死!”

  李初一丝毫不让的回望过去,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他惹怒了我,我就杀他,有问题吗?”

  殿中死寂,肃杀渐起。

  所有人都愕然的望着宝座台下的那个胖胖的身影,有人心里偷笑,有人默然叹息。

  而皇子皇女最为愕然,虽然有所估计,但他们也没想到这人竟能蛮横到这种地步。

  惹怒了就杀,而且对方还是一位皇子,这算理由吗?

  这胖子是来寻死的吧?

  唯独小皇女和十三皇子宇文玄述没有意外,反而还暗暗流出一丝果然如此的眼神。

  就说嘛,那个连镇西王亲自出手都压不住的大皇子,又怎会怕这些言语上的交锋?

  现在他又证明了,哪怕是衍岭皇也不能让他低头!

  他的爽直让他看起来很可怜很无知,但他的爽直,也让了解他的人深深的感觉到可怕,甚至是恐惧。

  这人根本就是个异类,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1133章 跟父亲的第一句话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8982579.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