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买卖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幻阵里出来,李初一看到了两侧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书架,书架上稀稀拉拉的摆着许多的书本集册,正是五羊老怪生前收集的许多秘籍功法。从天眼传来的信息来看,这些书架上所摆设的书籍虽然不像一楼那般数量众多,但是从其所散发的光芒比一楼那萤火点点的样子强了数倍来看,这二楼的藏品定然比那一楼的藏品要珍贵不少。

  一旁的道士看也不看的直走向书架尽头的楼梯,李初一不舍得看了一眼周围的书架,举步跟着道士想楼梯走起,心下打定主意等下离开时定要多拿几本。

  走上楼梯,李初一跟着道士来到了三楼。

  李初一一路上小心戒备,生怕再次大意翻船,特别是望着空空荡荡,布置的好似一个大书房一般的三楼大厅,李初一心里更是忐忑了。

  方才二楼那草原便几乎可以乱真了,这三楼竟然如此诡异,这书房看不出任何破绽不说,这大小跟布置竟然也是如此的浑然天成,毫无不合理之处,真是厉害。

  李初一满脸的凝重与戒备,瞪着微微发光的眼睛不断地四处乱瞅,看的道士在一旁直翻白眼,忍不住说道:“好了,别两眼放光的乱看了,这三楼没有什么机关了。这阁楼乃是五羊老怪藏书之用,设置的机关禁制主要以防御为主,行的是考验之事。如果前来之人连前两层的机关禁制都拦不住,那么便算是通过了考验,自可寻得与自己实力相匹配的机缘。”

  顿了顿,道士略带感叹的说道:“这五羊老怪虽然一生凶名赫赫、修为通天,但到临死之时,却也是存了几分留下点什么的心思。修的这座巨大的衣冠冢,与其说是为了藏自己的随身之物,倒不如说是给后来人留下几分机缘,寄托自己未能完成的几缕期盼。这五羊坟冢虽然机关重重,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丢掉性命,但只要你实力了得,或汽运滔天,渡得过碰到的劫难,那边会收货一份自己的机缘,可能是武器法宝,可能是功法秘籍,甚至可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总之不会空手而归就是了。由此看来,这五羊老怪倒也是个洒脱之人,不似那些死抠门的老鬼们那般小气,临死还要拖着一大把的好东西给自己陪葬。”

  “防御为主?考验之事?师父,你徒儿我在二楼差点死了都,这还算防御为主?”李初一忍不住的撇撇嘴。

  道士瞪了李初一一眼,冷声道:“你这不没死吗?再说你就算死了,也是你自己实力不济,却太过贪心,害了你自己的小命!”

  李初一听的直翻白眼,心说我也知道我实力低微,问题是我是被您老人家一声不吭的拉来的啊,换做自己一个人,打死李初一他也不敢来这啊!

  但这话只能心里想想,李初一怕说出来换来的又是头上的一顿啪啪啪。

  道士看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李初一,又说道:“再说了,你在二楼也不是没有收获,那阵灵不是给了你四样东西作为压惊的补偿吗?”

  李初一听完更是白眼乱发,差点没背过气去。道士不说自己还忘了,阵灵确实是给了自己四样东西,问题是那些东西被道士袍袖一卷变戏法一般的给变没了,自己除了“验货”的时候过了下手,被道士收走后自己压根就没见过。

  道士可不知李初一在想什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就叫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若不是被那阵灵差点弄死,那阵灵岂能给你这般多的东西作为补偿?若不是为师一直守在一旁,凭你的实力怎么可能降得住那阵灵?如果我不是你师父,你不是我徒弟,为师怎么可能出手帮你一个外人?肯定是等你死了才会出手,你说对吗?”说完,道士淡淡的看着李初一。

  李初一刚想说对,但是转念一想,隐隐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心下琢磨了半天,忽然想明白了。道士这话里话外的,怎么感觉是想把东西都占下,不给自己了呢?

  李初一小心翼翼的看了道士一眼,垂下眼帘,恭敬地说道:“师父说的是,徒儿受教了。但师父乃慈悲之人,就算方才那般危险情况,换做另一个跟徒儿一般年幼无知天真可爱阳光灿烂人见人爱的小孩儿,师父您一定也会出手相救的。在徒儿心中,您就是这红尘浊世间正义与善良的化身,不愧为当之无愧的红尘道人,您就是红尘仙,救凡间,您是这个!”说完,李初一伸出了双手大拇指,想着道士练练比划。

  道士听的是眉开眼笑,连连点头,颇有老怀大慰之感。末了,待小胖子说完,道士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小胖子肉嘟嘟的小脸蛋,然后伸出手掌,笑眯眯的道:“拿来吧!”

  “什么东西?”李初一一脸的痴呆相。

  “两万两银票,拿来吧!”道士继续笑眯眯的道。

  “什么两万两银票,我不知道啊?!”李初一继续装傻。

  道士也不说话,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一副看猴戏的模样。

  李初一见状,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脸色一变,看着道士认真而诚恳的说道:“银票不在我身上,我出发前葬在客栈的行囊里了!”

  看了一眼笑眯眯的道士,又补充道:“您去青楼‘超度’的时候我放的,我怕此行放在身上不安全,所以藏在行囊里了!”说完肯定的点了点头。

  道士笑眯眯的,也不说话,只是瞥了一眼李初一的裤裆,然后看着李初一,笑容更灿烂了。

  李初一顿时一头的冷汗,提高嗓门说道:“你怎么不信呢,我真的放在客栈的行囊里了,不骗你!等我们出去之后,咱们去客栈我给您拿!我是你乖徒弟,你怎么不信我呢?!”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道士,好像被道士的不信任所深深的伤害了。

  道士哈哈一笑,袍袖一挥,李初一眼前顿时落下大包小包的一堆物事,可不正是他们的行囊嘛?!这道士出发前竟然去客栈把房退了,还把行囊拿了出来,不知道藏在身上什么地方!

  李初一瞅了道士半天,实在看不出这么一大堆东西道士能藏在什么地方。肯定是道士没教过自己的绝活!这道士太奸诈了,他这么会算,肯定出发前就算了好要把这两万两银票套走了!

  道士看着脸色不停变换的李初一,笑的更开心了。冲着那一堆行囊努努嘴,说道:“找!”

  李初一脸色一阵青一阵绿,不说话,也不去反行囊,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瞪着道士。

  道士见状,很潇洒的又是一挥袍袖,只见阵灵所给的那四样东西顿时便出现在李初一面前,漂浮在半空。

  道士施施然的看着李初一,笑眯眯的脸上,眉宇间尽是得意。

  李初一悲愤不已,咬牙恨声道:“老头,这些东西是我拿命换来的,虽说你是我师父,但是一样不给我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没我你早死了,不管是刚才还是十三年前。”道士淡淡的说道。

  “就算如此那也不能让我拿钱买啊!再说了,两万两呢,你要去干啥?这么多钱你花的完?你不是仙风道骨吗?你不是侠肝义胆吗?你不是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吗?”胖子眼里泛着泪花。

  道士叹了口气,忧郁的说道:“为师也不想啊!但是喝花酒是很费钱的!别说两万两了,就是二十万两那也是只嫌少不嫌多的。为师,也很苦啊!”

  末了,奇怪的看了李初一一眼,又道:“再说,谁跟你说为师我侠肝义胆乐于助人了?为师行事向来随意而为,除了那条仙风道骨说的很正确,其他那几条跟为师从来都不沾边。仙风道骨形容的是为师的飘逸气质,可跟咱们的买卖没一毛钱关系。”

  李初一差点背过气去。恶狠狠地看着道士,眼睛在浮在半空的四样东西和自己的裤裆间来回变换,突然一咬牙一跺脚,怒吼道:“大不了这些东西我不要了!想要银子去喝花酒,没门儿!”

  “养魂珠,色泽淡紫,光色微亮,乃是中上之品,对修士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修炼之时持之在手,有定气凝神,驱赶心魔之效。若是神魂受损,也可用其加快神魂的修补速度。特别是对于修鬼道的鬼修来说,这养魂之效更是珍贵无比,可助其牢固自己魂体的凝聚度,温养自己的魂魄。这颗虽然只是中上之品,但也算是难得的宝物了。”

  道士无视李初一,在一旁看着四样物事,语气淡然的品鉴起来。

  “这剑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单看这缠绕在剑柄和剑鞘上的兽皮,便可知不是什么俗物。若是为师没看错的话,这兽皮应该是十万大山里面黑水凶鳄的腹部软皮所制,这剑的剑体则是百炼的寒铁锻造而成,比寻常精钢坚固百倍。”

  道士握住剑柄,随意的挥舞了两下,眉脚一扬接着说道:“这剑里竟然还加了一丝星尘铁。星尘铁乃是极为少见的东西,只需一丝,便可将寒铁的灵性提高百倍不止,使其对真气法力的包容性和承载性更强,端的是一柄好剑!”

  撇了早已傻在一旁的李初一,道士补充了一句:“星尘铁,一丝便值万金!”

  咕嘟!

  李初一咽了一口唾沫。妈呀,一丝便值万金!那可是十万两雪花银啊!这还不算那主要的材料寒铁,而且还是百炼的寒铁,这把剑得值多少钱啊!李初一觉着可能加上自己的脚趾头也够呛算的过来的。

  不理一旁口水直流的李初一,道士接着看向那块玉符,拿在手里把玩了半天,说道:“这玉符虽然不知是何物,也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功效,但是入手温软,而且能承受我五成功力而不破,甚至连反应也没有,那肯定不是什么一般的物事。”

  旁边的李初一等了半天,没想到等来这么个结果。能承受道士五成功力而不灭,这玉符肯定不是什么凡物了,不是凡物就行,那肯定是值钱的。想到这里,李初一希冀的眼神落在了最后的那颗鹅蛋大小的“软糖”上,不知道这又是什么。

  道士没让李初一失望,淡淡的声音传来:“这里面最有用的,便是这最后的东西了。这可是好东西,很难见到的,对为师这种层次的修士来说可能没什么作用,但是对功力低微,特别是刚刚入门的小修士来说,简直就是圣品!”说到这里,道士住嘴不语,只是在那不断的摇头微笑,回味品鉴。

  道士说了半天,废话说了一大堆,但到了关键的地方就住嘴不说了,李初一顿时抓耳挠腮,心痒难耐。对低级修士来说是圣品,这不就是说这东西明摆着对自己来说最有用吗?但是道士说了一半就不说了,不说是什么也不说怎么用,李初一差点没哭出来。

  在一旁猴急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舔着脸问道:“师父,这玩意是啥啊?能吃吗?蒸着吃还是煮着吃?”

  道士撇了李初一一眼,不屑的撇撇嘴,淡淡的说道:“这东西叫内丹,是妖修修炼到一定境界时由庞大的妖力凝结而成,与人类修士的金丹、鬼修的魂珠一样,都是自己一身修为的精华所在。内丹可以入药,炼成增加自身功力的丹药,不但可以增加自身的功力,省去许多修炼的时间,还可在自身产生抗药性之后,当做补充自身真气法力的回气丹使用。这东西十分难得,因为妖族修士临死之前,为了防止自己的内丹被敌人夺走,都会自爆内丹,求个同归于尽。眼前这颗这么大,少说也是个四五百年左右修为的妖修所留,更是难得。”

  李初一在一旁听的都快傻了,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妈妈呀,能增加自身功力的东西,这得多逆天啊!道士说了这颗内丹少说也得是四五百年的大妖所留,自己要是吞了,哪怕只能有一半的作用,那也是二百年的功力呢!自己今年才十三岁,就身怀二百多年的功力,那自己不成了天才中的天才,想打谁就打谁了?

  想到这里,李初一心痒难耐,一脸“饥渴”的望着浮在半空中的内丹,就想伸手拿下来直接吞掉。

  “想死你就直接吞了它。”道士冷冷的声音飘来。

  李初一顿时一盆冷水浇下,这才想起道士说过,这东西要入药。一脸谄媚的看着道士,张嘴就想问问道士会不会炼丹。

  “我不会炼这种丹药。”道士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堵了回去。

  李初一顿时心中一凉。

  “但是我认识的朋友会。”道士又说道。

  李初一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这大喜大落的,还是像道士那般淡然点比较好。

  “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吧。”道士施施然看着李初一。

  李初一一愣,立马反应过来道士在说什么。其实李初一也不是真贪财,只是他穷怕了。从小到大,身边只要有点闲钱,道士立马会拿去逛楼子,害的李初一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吃了上顿没下顿。道士是没饿着李初一,但是却经常带着他给人刷碗劈柴打扫马棚——没有钱了道士就带着他吃白食,能不给人干活还债吗?

  所以,李初一从小就像成了偷偷存钱的好习惯。他想尽各种办法从道士手中抠出钱来,偷偷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就像这次,明知道那四样东西肯定比两万两银票值钱,但是在宝物和银子之间,李初一还是犹豫不决。

  想了半天,李初一偷偷抬眼瞧了道士一眼,小声问道:“一万两行吗?”

  道士不语,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一万五千两?”李初一哭丧着脸。

  道士还是不说话。

  “一万九总行了吗?!我是你徒弟啊!我也是有生活的人!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零花钱吗?”李初一满脸挣扎的喊道。

  道士微微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可以,你的两万两银票给我,我给你一千两的票。这四样东西,那玉牌有点诡异,我拿走了,其他三样,等出去之后我给你。”

  好歹保住了一千两,李初一心里略有安慰。

  背过身解开裤腰带,伸手插进裤裆,摸索了半天,口袋缝的有点太隐蔽了,不太好拿。左摸摸右掏掏的摸索了半天,终于将两张叠成一个小方块的银票拿了出来,一脸不舍得递给了道士。

  道士接过来,奇怪的问道:“你叠的这么小,这么硬的一块,走路不硌得慌啊?”

  李初一憋屈了半天,闷声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道士一脸的感叹:“真是难为你了!”说完便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千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李初一赶紧接过,背过身去,先是自己的将银票叠成小块,然后解开裤腰带,伸手进去,又是一顿左掏掏右摸摸,将银票放好,这才松了口气,将腰带系好。

  看着向前走去的道士,李初一心在滴血。

  这一来一去,两万两又没了,虽说换来了远远超出此价值的几样宝物,但是宝物也解决不了温饱啊!难不成去跟人酒楼老板说,这是寒铁剑,这是妖兽内丹,麻烦给我一碗饭?那还不让人家当成骗子活活打死!

  亦步亦趋的跟着道士,小胖子眼珠乱转,百般滋味过心头。

  胡思乱想了半天,李初一一咬牙。

  怕啥?!大不了再刷一个月的碗!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二十章 买卖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6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