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买卖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买卖 (第1/2页)

  从幻阵里出来,李初一看到了两侧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书架,书架上稀稀拉拉的摆着许多的书本集册,正是五羊老怪生前收集的许多秘籍功法。从天眼传来的信息来看,这些书架上所摆设的书籍虽然不像一楼那般数量众多,但是从其所散发的光芒比一楼那萤火点点的样子强了数倍来看,这二楼的藏品定然比那一楼的藏品要珍贵不少。

  一旁的道士看也不看的直走向书架尽头的楼梯,李初一不舍得看了一眼周围的书架,举步跟着道士想楼梯走起,心下打定主意等下离开时定要多拿几本。

  走上楼梯,李初一跟着道士来到了三楼。

  李初一一路上小心戒备,生怕再次大意翻船,特别是望着空空荡荡,布置的好似一个大书房一般的三楼大厅,李初一心里更是忐忑了。

  方才二楼那草原便几乎可以乱真了,这三楼竟然如此诡异,这书房看不出任何破绽不说,这大小跟布置竟然也是如此的浑然天成,毫无不合理之处,真是厉害。

  李初一满脸的凝重与戒备,瞪着微微发光的眼睛不断地四处乱瞅,看的道士在一旁直翻白眼,忍不住说道:“好了,别两眼放光的乱看了,这三楼没有什么机关了。这阁楼乃是五羊老怪藏书之用,设置的机关禁制主要以防御为主,行的是考验之事。如果前来之人连前两层的机关禁制都拦不住,那么便算是通过了考验,自可寻得与自己实力相匹配的机缘。”

  顿了顿,道士略带感叹的说道:“这五羊老怪虽然一生凶名赫赫、修为通天,但到临死之时,却也是存了几分留下点什么的心思。修的这座巨大的衣冠冢,与其说是为了藏自己的随身之物,倒不如说是给后来人留下几分机缘,寄托自己未能完成的几缕期盼。这五羊坟冢虽然机关重重,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丢掉性命,但只要你实力了得,或汽运滔天,渡得过碰到的劫难,那边会收货一份自己的机缘,可能是武器法宝,可能是功法秘籍,甚至可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总之不会空手而归就是了。由此看来,这五羊老怪倒也是个洒脱之人,不似那些死抠门的老鬼们那般小气,临死还要拖着一大把的好东西给自己陪葬。”

  “防御为主?考验之事?师父,你徒儿我在二楼差点死了都,这还算防御为主?”李初一忍不住的撇撇嘴。

  道士瞪了李初一一眼,冷声道:“你这不没死吗?再说你就算死了,也是你自己实力不济,却太过贪心,害了你自己的小命!”

  李初一听的直翻白眼,心说我也知道我实力低微,问题是我是被您老人家一声不吭的拉来的啊,换做自己一个人,打死李初一他也不敢来这啊!

  但这话只能心里想想,李初一怕说出来换来的又是头上的一顿啪啪啪。

  道士看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李初一,又说道:“再说了,你在二楼也不是没有收获,那阵灵不是给了你四样东西作为压惊的补偿吗?”

  李初一听完更是白眼乱发,差点没背过气去。道士不说自己还忘了,阵灵确实是给了自己四样东西,问题是那些东西被道士袍袖一卷变戏法一般的给变没了,自己除了“验货”的时候过了下手,被道士收走后自己压根就没见过。

  道士可不知李初一在想什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就叫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若不是被那阵灵差点弄死,那阵灵岂能给你这般多的东西作为补偿?若不是为师一直守在一旁,凭你的实力怎么可能降得住那阵灵?如果我不是你师父,你不是我徒弟,为师怎么可能出手帮你一个外人?肯定是等你死了才会出手,你说对吗?”说完,道士淡淡的看着李初一。

  李初一刚想说对,但是转念一想,隐隐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心下琢磨了半天,忽然想明白了。道士这话里话外的,怎么感觉是想把东西都占下,不给自己了呢?

  李初一小心翼翼的看了道士一眼,垂下眼帘,恭敬地说道:“师父说的是,徒儿受教了。但师父乃慈悲之人,就算方才那般危险情况,换做另一个跟徒儿一般年幼无知天真可爱阳光灿烂人见人爱的小孩儿,师父您一定也会出手相救的。在徒儿心中,您就是这红尘浊世间正义与善良的化身,不愧为当之无愧的红尘道人,您就是红尘仙,救凡间,您是这个!”说完,李初一伸出了双手大拇指,想着道士练练比划。

  道士听的是眉开眼笑,连连点头,颇有老怀大慰之感。末了,待小胖子说完,道士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小胖子肉嘟嘟的小脸蛋,然后伸出手掌,笑眯眯的道:“拿来吧!”

  “什么东西?”李初一一脸的痴呆相。

  “两万两银票,拿来吧!”道士继续笑眯眯的道。

  “什么两万两银票,我不知道啊?!”李初一继续装傻。

  道士也不说话,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一副看猴戏的模样。

  李初一见状,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脸色一变,看着道士认真而诚恳的说道:“银票不在我身上,我出发前葬在客栈的行囊里了!”

  看了一眼笑眯眯的道士,又补充道:“您去青楼‘超度’的时候我放的,我怕此行放在身上不安全,所以藏在行囊里了!”说完肯定的点了点头。

  道士笑眯眯的,也不说话,只是瞥了一眼李初一的裤裆,然后看着李初一,笑容更灿烂了。

  李初一顿时一头的冷汗,提高嗓门说道:“你怎么不信呢,我真的放在客栈的行囊里了,不骗你!等我们出去之后,咱们去客栈我给您拿!我是你乖徒弟,你怎么不信我呢?!”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道士,好像被道士的不信任所深深的伤害了。

  道士哈哈一笑,袍袖一挥,李初一眼前顿时落下大包小包的一堆物事,可不正是他们的行囊嘛?!这道士出发前竟然去客栈把房退了,还把行囊拿了出来,不知道藏在身上什么地方!

  李初一瞅了道士半天,实在看不出这么一大堆东西道士能藏在什么地方。肯定是道士没教过自己的绝活!这道士太奸诈了,他这么会算,肯定出发前就算了好要把这两万两银票套走了!

  道士看着脸色不停变换的李初一,笑的更开心了。冲着那一堆行囊努努嘴,说道:“找!”

  李初一脸色一阵青一阵绿,不说话,也不去反行囊,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瞪着道士。

  道士见状,很潇洒的又是一挥袍袖,只见阵灵所给的那四样东西顿时便出现在李初一面前,漂浮在半空。

  道士施施然的看着李初一,笑眯眯的脸上,眉宇间尽是得意。

  李初一悲愤不已,咬牙恨声道:“老头,这些东西是我拿命换来的,虽说你是我师父,但是一样不给我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没我你早死了,不管是刚才还是十三年前。”道士淡淡的说道。

  “就算如此那也不能让我拿钱买啊!再说了,两万两呢,你要去干啥?这么多钱你花的完?你不是仙风道骨吗?你不是侠肝义胆吗?你不是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吗?”胖子眼里泛着泪花。

  道士叹了口气,忧郁的说道:“为师也不想啊!但是喝花酒是很费钱的!别说两万两了,就是二十万两那也是只嫌少不嫌多的。为师,也很苦啊!”

  末了,奇怪的看了李初一一眼,又道:“再说,谁跟你说为师我侠肝义胆乐于助人了?为师行事向来随意而为,除了那条仙风道骨说的很正确,其他那几条跟为师从来都不沾边。仙风道骨形容的是为师的飘逸气质,可跟咱们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二十章 买卖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6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