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补偿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补偿 (第1/2页)

  李初一头上挨了一巴掌,心说:“这妖怪吃就吃吧,怎么打人呢?怎么还骂上了呢?”等了半天,也没感觉被咬,睁开眼睛一瞧,旁边一人怒目看着自己,不是道士是谁?

  “师父!”李初一惊喜的叫了一声,一个咕噜坐了起来,这才发觉自己又能动了。

  喜滋滋的看向道士,只见道士双眉倒竖,一脸怒容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掐着那只羊妖的脖子,羊妖不断地挣扎,满脸的惊恐之色,但是道士的手纹丝不动,掐着它稳稳地申在一旁。

  “还笑,你个兔崽子!”道士见李初一满脸美滋滋的坐了起来,张口骂道,“老子养了你十多年,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废物来了?”

  李初一赶紧赔笑:“嘻嘻,师父你回来啦,还好你回来的早,要不你徒儿我就真的命丧于此,只能去与紫鸢他们做伴了!没死就好,没死就好,活着真好啊!”

  道士一听,更是火大,怒骂道:“放屁,老子就没走!老子我一直就在旁边看着呢!本想看看你这小兔崽子有没有长进,没想到还是这般懦弱无能!”

  李初一听道士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也是不愿意了,心想你没离开看见我这么危险你不赶紧出来,非要等我要死了才出来,你是我亲师父吗!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头上那一巴掌的疼劲儿还没过去呢,说出来可就不止一巴掌了,于是便满含委屈的说道:“师父,我挣扎了啊,但是没挣扎成功啊,动都动不了,你说还咋挣扎?”

  “猪脑子!”道士见他还敢辩解,顿时更生气了,“怎么挣扎?你不会动脑子啊?刚刚明明右手都能动了,说明你的麻劲儿已经快过去了,这破羊咬你,你胳膊抬不起来就闭眼等死?你不会躲?你头不能动吗?”

  “头是能动,但是躲了不也一样会咬上吗?那不都一样吗?”李初一更委屈了,躲不躲都是死,自己怎么还错了呢?

  道士闻言,好像脑袋都气冒烟了,刚要怒吼,但看着李初一委屈的小脸,又忍了下来。顺了半天气,才低沉的说道:“头能动,可以躲吧?躲开了,这破羊会咬在你一半脑袋上,而不是整个脑袋,甚至运气好只可能会咬住你的一半脸上,半个脑袋被咬住了,就一定会死吗?半边脸被咬住了,就一定会死吗?”

  李初一闻言顿时一愣。

  道士接着说道:“它咬住你,如果你侥幸不死,那肯定会感到疼,感到疼,你浑身的麻劲儿不就解开了吗?你不就能动了吗?你能动了,不就可以与它拼死一搏了吗?到时候拼死了,那你也不能让他好过,怎么也要让它留下点什么;若是你把它拼死了而你不死,那你不就活了吗?”

  李初一默然。道士虽然说得很残忍血腥,但是是有道理的。若是自己侥幸不死,虽然自己这不到十年的功力可能打不过这羊妖,但是怎么也能让它留下点纪念品,总比自己这闭目等死的强多了。

  道士见李初一默默无声,知道他在反思,等了一会,微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初一,你自幼跟我修习,应当知道我们修行之人,修的便是自己的道,行的便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之事。修行之路,多九死一生之事,若意志不够坚定,遇事便轻言放弃,那结果,唯死而已。天无绝人之路,任何灾难都会有一线生机,但这一线生机不是等来的,而是靠自己找来的。若是自己都放弃了,那只会是十死无生。你,可明白了?”

  李初一闻言,翻身跪在道士面前,磕了一个头,低声说道:“徒儿明白了,徒儿错了。”

  道士点点头,面容缓和了很多。

  “起来吧,明白了就好,希望你能谨记,今后的将这一点贯彻到你的修行之中。”道士微微一顿,“初一,你记着,为师能护得了你一时,但是不可能护的了你一世。等到哪天为师离开你身边的时候,希望你能在这漫漫尘世间独自活下去,争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李初一闻言顿时一惊,道士可从来没说过这种的话,自己也从来没想过要没有道士在身边的日子。现在听到道士这么一说,心下顿时一阵惊慌失措。

  猛地抬头望向道士,张口结舌的刚想说话,便见道士挥挥手,微笑道:“好了,不用多说了。这次其实是为师对你的一个考验,这二楼的幻境做的极为逼真,寻常的手段很难破的开这阵法,唯一的方法便是找到这阵法的阵眼。但是这阵眼何其难寻,还好此阵造诣狗高明,时间也够久,这阵眼已然生出了阵灵。只要找到这阵灵,这阵,也就破了。”

  见道士岔开话题,李初一便也不再多言。听道士这么一说,李初一立马望向了被道士抓在手里的羊妖,问道:“师父,这就是那阵灵吗?”

  道士点点头:“不错,就是这破羊。”

  “杀了它就能破了阵吗?”

  听到李初一要杀自己,那不断挣扎的羊妖顿时更加惊慌了,看了李初一一眼,变转头一脸哀求之色的望向道士,好像在求道士不要杀自己。

  道士无视羊妖的乞求之色,微笑着向李初一解释道:“没错,杀了它就可以令阵法暂时失效。”

  羊妖一听,顿时哭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大眼珠子里滚滚落下。

  李初一望着委屈哭泣的羊妖,顿时来气,骂道:“你个孙子还哭?刚才要吃我的时候怎么不哭?欺软怕硬的东西,师父,赶紧杀了它,我们出阵接着走!”

  羊妖顿时哭的更厉害了,眼泪成了涓涓的小溪不停的留下,一脸哀求的望着李初一,心说大哥我错了,我以后改吃素还不行吗,奈何口不能吐人言,自己所想的表达不出来。

  道士呵呵一笑,说道:“杀了它固然能出阵,但是太粗俗了。这阵灵化生出来也历经了不少时候,甚是不宜,它想吃你也是本能所致,因为它的任务便是清除外来者,保护阁楼里的东西。上天有好生之德,为师虽然不信天,但是也喜行善事,这杀孽之事,为师能不做还是不想做的。”

  看着道士一脸的慈悲,羊妖感动的直想跪下给道士磕头,奈何自己被掐着脖子聚在半天空,便只能频频点头,示意自己同意道士说的话,那早已把獠牙收回的羊嘴应是挤出了一丝媚笑,也真是难为它了。

  李初一在一旁大翻白眼,这道士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不过根据自己以往对道士的了解,道士乃是雁过拔毛风吹过都能薅一把揣怀里的人物,这么说肯定是有所图,有下文呢。

  “但是!”

  果然,只见道士脸色微微一紧,话风一转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贫道前几次来,你都避而不见,给我让开了道路,贫道也不招惹于你,咱们互不侵犯。但这次贫道带着我最爱的徒弟前来,你竟是要害他,还差点成功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十九章 补偿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62.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