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入楼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再说,就算你真能拿下来,紫鸢和五个小娃娃也用不了。”道士看着咬牙切齿的李初一,淡淡的说道。

  李初一一愣,问道:“为什么?这木头不是鬼族至宝吗?”一旁的紫鸢也是不解的望向道士。

  道士看看他们,说道:“万年死魂木,需在至阴至邪之地,吸至纯死气,历经千载,扛过一次雷劫而不灭,方可成型。成型后,色泽灰白无光。成型后的死魂木单靠普通的死气已不足以满足他的生长,需要靠吞噬鬼魅灵体来供给它的生长所需。成型后的死魂木会散发出一种只会被鬼魅灵体发觉的独特气味,这种气味对此类灵体之物有很强的吸引力。被吸引来的鬼魅附着于其上,如果不懂修炼之道,那么便会被它慢慢的吞噬,成为他的养分。”

  看了眼静立一旁的紫鸢,道士说道:“你这小鬼借着那妖镜之便,不懂修炼之道,但是积了几十年的死气功力,凝成了形体,所以在这木头面前只是被他吸引,还能保持理智。若是一般的孤魂野鬼,若是没有灵智,或不懂得修炼,那么发疯一般地冲将过去,成为它的养分。”

  李初一听的一头的冷汗,旁边的紫鸢也是满脸的寒霜,看向木门的眼睛里深藏着几分惧意。

  突然,李初一想到了什么,焦急的道:“五鬼呢?你都出来了,五鬼他们呢?不会已经被吸引去了吧?”

  “放心,五鬼他们还在伏魔镜里面。我是因为一直将一份心念露在境外,才发现这木头出来的。”紫鸢淡淡的安慰道。

  道士也是在一旁直翻白眼,骂道:“兔崽子你就不能对我有点信心?那伏魔镜是老子做的,你当老子做的是水货吗?要是这么容易被渗透,那还怎么用它降妖伏魔?”

  李初一也不辩驳,只是憨憨的傻笑。这么多年一起生活,他已经将五个小鬼当成了弟弟,与道士一般是自己的家人,所以才这般焦急。

  紫鸢见他尴尬,便转开话题问道:“按照道长您所说,懂得修炼之道了,便可以用这死魂木了吗?”

  道士摇摇头道:“没那么简单。懂得修炼之道,是第一步,可以让你在这木头面前保持理智。鬼道修炼到一定境界,才可涉猎此物。一旦你功力足够,能镇得住这死魂木,那么死魂木常年来吸纳集聚的精纯死气便会反哺与你,并将你体内的死气吸纳过去精炼提纯,进而加快鬼修的修炼速度。通常来说,方才成型的死魂木,至少得五百年功力的鬼修才可温养祭炼,像这版已经灰褐色,甚至待些许黑色的死魂木,至少也是万年以上的东西,估计目前世上的鬼修,没有几个有能耐降的住它。”

  “另外,传说死魂木长到极致,色泽呈黑紫状,有点像上好的南海紫檀,那么这死魂木便可阴极生阳,褪去凡胎,历经九重天劫后变为神木。若是其间产生灵智,则可成仙。”道士唏嘘的说道。

  “你说这五羊老怪,这么两块好木头,就这么让他白活了,你说为什么啊?”李初一咬牙切齿。

  “当然是为了保护这楼里的东西了。”道士说道,“这楼里除了放着《鬼经》,还藏着许多其他鬼修的功法宝典,对鬼修们来说吸引力不言而喻。这楼的墙上已经布满了阵法禁制,唯一的生门就是这两扇门。来者若想进入楼内,则必须从门而入。若有鬼修前来,首先便是破去门上的禁制。门上的禁制虽是生门,但是对鬼修而言却只能以力破之,破去之后,鬼修必定功力大损,这是遇到这第二个难关,万年的死魂木,那么.......”

  见道士看向自己,李初一顿时明白过来。这五羊老怪好深的心机,来这的鬼修若是破去禁制,肯定功力大损,到时候再碰上这两扇连道士都说没几个鬼修降得住的“吃鬼”的破门,那下场定然是有死无生。而能扛过这前两关的鬼修大能,功力必定高深无比、道行精深,若是不知道这楼里藏了《鬼经》,那肯定也不会费这个劲前来抢这么基本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的典籍。

  李初一越想越觉着这五羊老怪不但抠,还很奸诈。

  活该你丫的身死道消!

  想了想,李初一又问道:“师父,我想到一个办法。如咱们这般,鬼修找个人类或者妖族的修士来帮忙不就可以了吗?这样只需要打开第一道禁制,第二道禁制对咱们活着的人来说如同虚设,这样不就可以把鬼修们带进去了吗?”

  “哼哼,你想的倒美!”道士冷冷一笑,冷声道:“天下有几人如咱们师徒这般对待妖鬼之物?人族自己内部都整天喊打喊杀的,更不用说面对妖鬼之时个个更是高喊‘降妖除魔’抡拳头就上的了。妖族虽不像人族内斗的这般厉害,但是对待妖族以外的修士时还不是横眉冷对的极为排外?鬼修自己更是不可能了,修炼有成前极容易被人打的魂飞魄散不说,修炼有成的有几个为了修炼或者为了恩怨而手里害个几十条姓名的?几方之间都水火不容!”

  见李初一和紫鸢都若有所思,道士顿了顿,接着说道:“就算有鬼修如咱们这般,请了人族或妖族的修士来此帮忙破阵,但是你当五羊老怪傻吗?你当他就想不到吗?这门口的禁制是破了,但破了就要进去。这楼里面阵法禁止更多,你想出来你得能找得到路,你以为过了这门口进去就经书万卷随你挑了?就怕你有命进没命出!”

  李初一顿时无言。

  “好了,说了这半天废话,咱们该进去了。别等到后面那帮傻鹅命好冲过来,碰上咱们再有什么波折。紫鸢,你先回伏魔镜里面,在这墓里面你先别出来,也别将心神露于镜外,以免产生什么别的意外。这一路行来看似平静,但是只是因为我来过多次,将前面的危险都避了过去,所以才这么和谐。但这毕竟是五羊老怪亲手布置的衣冠冢,说不好有什么我没发现的东西,所以你还是等我们出去之后再现身为好。”道士说道。

  紫鸢点点头,看了李初一一眼,转身飘回了李初一怀里的伏魔镜里。

  见紫鸢藏好,道士袍袖一挥,带着李初一塔上赤金浇筑而成的楼体,来到死魂木门前。

  只见道士凝视木门,掐指算了一会儿,便双手成掌,看似毫无规律的拍击着木门。

  这回李初一聪明了,从道士掐指计算开始,便提起运功开了天眼,果见黑白色的世界里,方才还看似普通的木门上,一轮轮各色的光带缠绕其上。再向两边看去,光带不光缠绕着木门,而且还遍布整个阁楼的表面,密密麻麻,流光易转,看似杂乱的交织在一起,却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李初一知道,这些光带应该就是道士所说的阵法禁止。

  待得道士开始拍打木门时,李初一发现道士看似随意,但是每一掌都拍在了两条光带的交错之处,不论光带怎么变换,道士总能一一找到。道士每拍一次,交错的光带便断开一次,李初一发现道士只拍断两条交错在一起的光带,对其他没有交错或者三四根交错在一起的光带视而不见。

  随着道士的拍击,缠绕在门上的光带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两条光带被道士拍断,整个木门已经干干净净的展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走!”

  道士当先而行,推门进入楼内,李初一进而其后。

  待得二人进去之后,木门“吱呀”一声重新关上,而方才那些被拍断的光带又重新密密麻麻的缠绕了上来。

  进到楼内,李初一很是不适应。

  可能是一路行来,整个五羊坟冢一直给他的感觉是金碧辉煌的,不像是一般的坟墓那般漆黑阴冷的,所以让他产生了些许错觉,因此当楼内的幽幽的磷火亮起时,李初一方才真切的感觉到,这是在墓里。

  道士也不说话,只是带着李初一向前走。幽绿色的磷火照映在二人脸上,忽明忽暗的,气氛分外恐怖。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是有阵阵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阴风扫过,吹的李初一直缩脖子。

  “师父,咱们不能点个灯吗?”李初一小声的问道。虽然声音已经极小了,但是在这幽暗僻静的环境里,仍是似有阵阵的回声传来。

  “想死你就点灯。”道士回头撇了李初一一眼,“你看不见不会开天眼?”

  李初一顿时也想打自己一巴掌。方才道士破完门口的禁制,自己嫌天眼看东西几乎都是黑白的很不舒服,便把天眼收了,进来之后黑乎乎的看不清路,第一反应还是像常人那边点灯照明,忘了自己是个修士了。看来自己的经验还是太少了啊!

  暗暗反省了一下,李初一重新运功,眼睛开合见耗光隐现,世界复又变成了黑白二色。虽然黑白的世界也很不舒服,但是总比那绿幽幽的磷火照映下仍是黑乎乎一片的世界强了百倍。

  突然,李初一发现了一点异常。只见黑白色的世界中,有很多泛着或明或暗的荧光在自己周围不断闪现,并不是磷火的光芒,自己开眼后的黑白世界里凡是普通之物均是黑白灰三色,如山水花草鸟兽以及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而带有色彩的东西则肯定是带有不凡灵性的事物,如鬼魅、懂得修炼的妖兽、武功高强之人或修行之人等,颜色各不相同。而这斑斑点点的荧光,根据以往的经验,必定是与鬼魅之物有关。

  李初一将自己的发现小声告诉了身前的道士,道士听完微微一笑,问道:“你都看到了?”

  李初一点点头。

  “呵呵,不要担心,你看到的那些都是鬼修的功法,因为都是意念附于玉符之物所著而成,不像普通书册那般是有纸墨书写而成,因此会有淡淡的鬼力死气生出。颜色越亮,说明那书写的鬼修生前越强大,自然所留的东西也就越好。等我们出去之时,你挑本最亮的带走,让紫鸢和五个小鬼修炼吧。”

  李初一这才放下心来。

  吓死宝宝了,还以为被鬼给围了呢。原来天眼还能挑书,以后寻宝又多了一个新招。

  李初一开心的想到。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十七章 入楼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60.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