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阁楼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崖上的修士也越聚越多,后来者若看到熟识之人便上前攀谈,加入各自的圈子,而没有朋友在场的则与之前的独行者一般,找个没人的地方盘坐调戏。其中,最大的两个圈子一个是方才过来的冯青山为首,另一个则是那蒋笙。

  “师父,人越来越多了。”李初一说道。

  道士闭幕调息,也不说话。

  “这流氓道士!”李初一暗自翻了个白眼。

  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李初一挠挠头又问道:“师父,咱们这次来是干啥的?也是跟他们一般寻宝的吗?”

  道士两眼微睁,说道:“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李初一不解。

  微微一顿,道士解释道:“是,是说我们与他们一样, 都是来找东西的。不是,是说咱们是有目标的找,而他们是瞎猫乱转全凭运气。”扫了周围一眼,道士又说道:“能被这些傻鹅称为宝物的,对为师来说与垃圾无异。为师要找的乃是这五羊坟冢价值最高的一样东西,这帮傻鹅就算命好看到了,也没那个命能拿走。”

  “什么东西?”李初一顿时好奇起来,能被道士称为好东西的,肯定错不了。

  道士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鬼经》。”

  “《鬼经》?”

  “对,《鬼经》。”道士点点头,解释道:“《鬼经》乃是鬼道圣典,乃很久以前一位鬼族大能所著。这位鬼族大能以鬼身修成真仙,飞升之前将毕生所学著成《鬼经》,据说内藏鬼修修行的万般法门,并且阐述了鬼神成仙的核心奥义,与我道家圣典《道经》一般,乃是至宝。为师此行便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此书,拿来观瞻观瞻。”

  “你又不是鬼修,就算拿到《鬼经》也不能练,那拿来有啥用?”李初一有些不解,“难道你想不开要自杀修鬼了?”

  啪!

  果不其然,又挨了一巴掌。

  看着直揉脑袋的小胖子,道士恨恨的道:“你个兔崽子就不能想我点好?你整天脑子都想些什么?”

  没忍住,又是“啪”的一巴掌,方才解气的说道:“为师看那《鬼经》,不是想死。为师最近修炼遇到些瓶颈,因此想多看看外道的经典功法,看看能不能有所启发。须知人间百道,最后都会殊途同归,功法之间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些核心的精神法义却是相同的。修行修到为师这般境界,如果遇到瓶颈,光是死修是没有用的,需要的是顿悟。看的多了懂得多了,说不定就会灵光一闪,瓶颈自而然破。”

  李初一顿时恍然,问道:“那几年前你带我去见那虎妖王,也是因为这个喽?”

  道士点点头:“不错,那次去找那虎妖王是因为为师听说妖族圣典《妖典》在那虎妖王手里,谁知看了之后才发现,那虎妖王手里的只是《妖典》的一小部分,对为师无甚大用。这次前来,为师是经过多方考证之后才确定的,有五成的把握,那鬼族圣典《鬼经》的最后一位主人,便是这身怀五个元神的五羊老怪,而且很有可能五羊老怪身死之前将《鬼经》藏于他这为自己所建的衣冠冢里。”

  说到这,道士看了一眼李初一,说道:“说起来,这次带你来,也是因为此行你与为师有大用。”

  李初一傻傻的看着道士:“我?”

  道士肯定的点点头:“没错,就是你。”

  “可是,我加起来修行了也就十年,你看周围这些人,还有对面那些妖怪,如果不是师父您在,随便哪个人一个指头都能把我捏死,我能帮上什么忙?我以为你这次带我来就是让我开开眼界,长长见识的呢。”李初一愁眉苦脸的说道,“师父你不会把我卖了吧?不会是想把我像大娃二娃那样献祭了吧?师父我还年轻,还没活够呢!”

  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卖你?能卖几个钱?还献祭?就你这衰命,别说献祭完了没谁敢收,就是你想死估计都......”道士一顿,似是有什么话不想说下去,顿了顿转口说道:“你放心,这次来一不是卖你二不是杀你,带你来是让你帮为师我认路的。”

  李初一对道士那未说完的话也没放在心上,听到道士说让自己帮他认路,奇怪的问道:“我认路?我都没来过,怎么认路?”

  “到时便知。”道士一脸的高深莫测。

  李初一还要再问,便听地底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转头看去,便见前方那片方才还泛着淡淡荧光的平原此时突然变得光芒四射,并且随着地底传来的越来越响的声音,光芒也变得越来越刺眼。

  身旁的道士看了眼天空中的蓝月,掐指算了下,说道:“时辰到了,阵法要开了。”

  道士的话音刚落,便见一阵强光闪过,李初一赶紧闭上了眼睛。等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方才还光芒四射的平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金光四射流光溢彩的巍峨宫殿群。李初一曾远远地看见过皇宫的样子,但李初一觉得那富丽堂皇的自己觉着好似仙宫一般的皇宫跟眼前的这篇金色宫殿相比,都是略有不如。

  “师,师父,这就是那五羊老怪的衣冠冢?这么一大片,看模样全是纯金造的,这是个衣冠冢?!这得多少钱啊!这五羊老怪也太富了吧!”李初一语无伦次的说道。

  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个土包子,些许金银之物就把你震住了?我辈修行之人,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自己的道行才是真的。你个笨徒弟,什么时候才能看的开这红尘俗物?”

  李初一也是翻翻白眼,心想你整天逛青楼大把的花销,我跟着你穷惯了没见过世面没见过钱不行啊?怪我喽?

  怕挨打,这话是不敢说出来的。见道士已然召出了大葫芦,李初一赶紧纵身越上,找了个舒服的坑盘膝坐下。

  道士看李初一坐好,伸手一指,直指那前方的宫殿群,大葫芦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急速飞去。身周山崖上的其他人,也与道士一般,各施法门化光而去,有个别不会飞的人或妖兽,则是从山崖上一跃而下,急速奔行,速度竟是不比那御空之人慢上多少。

  五十里的路程,转瞬即到。方才远处看便觉着巍峨的宫殿,近处看更是感觉巨大无比。

  两扇近百丈高的大门面前,众人恍若流萤一般穿梭而入。进门之后,高大的建筑鳞次栉比的排列着,相互遮掩间,本就巨大无比的宫殿更是如迷宫一般。

  有些人想往上飞看看道路,但还没飞到屋檐的高度,便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给压了下来。有几个不信邪的,提起全身功力硬往上挤,顿时雷光炸响,几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雷霆劈在了这几个“不识趣”的人身上,雷声过后,只余青烟袅袅,连灰都没有。

  这下,众人都是知道了厉害,顿时便再不敢向上飞了。互相看了眼,也不说话,各自选了条自己感觉正确的道路,便四散而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去了。

  “傻鹅。”道士骂了一声,带着李初一,看也不看,寻了一条路便冲了进去。

  一路风驰电掣,碰到分岔路口,道士竟是看也不看,直接选了一条飞将过去。有时连明明没有路,被一片树丛遮挡或直接是一堵墙的地方,道士也看也不看的冲了过去,冲过之后才发现柳暗花明,原来那竟是一处障眼法。李初一明白过来,道士熟门熟路的,绝对不是第一次来。

  “师父,你以前来过?”李初一问道。

  “来过三次。”道士回答道。

  五羊坟冢一甲子一开,道士来过三次,算上这次,那便是二百四十年。想想方才山崖上的那些人,基本都在百余年上下的功力,有些高的甚至达到二百多年的程度,那么道士最少也是个修炼了四五百年的人。再想想道士连天劫都能打散的这份功力,那道士实际的年龄恐怕是个令人可怖的数字。

  “果然是个老妖怪!”李初一暗暗咋舌,“亏他还整天伪装成个三十岁左右的英俊青年,真不要脸!”

  道士可不知李初一的龌龊心思,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真的让他变猪头,或许直接一巴掌拍死更有可能。

  宫殿里富丽堂皇,各种稀奇景观令人目不暇接,看的李初一是连连惊叹。但再美再奇的景色,连着看了半个多时辰,那也会产生审美疲劳。到得最后,李初一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有点无聊,就连方才看到的那面用整个汉白玉雕琢而成的长达几百米长的院墙都一脸的淡然,毫无激动之情。

  直到来到一座阁楼前,道士停了下来,示意李初一下来。

  抬头望去,只见阁楼与常见的建筑不同,成五边形,分五层。墙面乍眼看像是刷了一层金红色的漆粉,但仔细看去,淡淡的金属光泽泛于其上,竟是拿纯度极高的赤金浇筑而成。屋檐碧绿,铺满了上好的琉璃。五个檐角各立一不知名的奇兽,或抱臂于胸,或作势欲扑,或闭幕盘踞,或脚踩祥云,或仰天怒吼,李初一只能认出那脚踩祥云的奇兽好像是只羊,不知是不是五羊老怪的本体。

  与金碧辉光价值连城的楼体相比,阁楼的大门确实显得极其普通,就是两块普通的木门,连花样纹饰也不雕琢,就那么立在那里,仔细看看,灰褐色表面甚至还有点起皮。这么“金贵”的楼用这么便宜的门,令李初一大感诧异。

  “你是不是觉着这门跟这楼不配?”似是知道李初一在想什么,道士笑呵呵的问道。

  李初一点点头。

  道士见状哈哈一笑,笑道:“说你土包子你还不愿意,有眼不识金镶玉。这座楼,最值钱的便是这两扇门了,真要算起来,十个楼加起来还不一定有这两扇门值钱呢。”

  看李初一瞪圆了眼睛一脸不信的看着自己,道士又是哈哈一笑,解释道:“这两扇门看似普通,其实大有来头。这做门的木头乃是万年死魂木,对生人来说没什么用处,但是对死灵鬼物来说,这可是至宝!这木头不但有养魂风灵之效,乃是鬼魅之物最佳的藏魂之所,而且还可以修炼成鬼修本命法宝。这木头极其少见,以往市面上能见到的都是巴掌大小,最大的也不过人头大小,这么大的两块,除了五羊老怪这里,为师也是从未见过的,不知道这老怪当年从哪弄来的,真是命好啊!”道士一脸的感叹。

  李初一口水都流下来了。

  道士仿若不见,继续说道:“为师说这么十个金楼也换不回这么两扇门,还是因为这金楼是被五羊老怪祭炼过的,算是法器了,要是单论这金银等物,那是万万没有可比性的。”

  李初一不光流口水了,听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得多值钱啊!连道士都说是至宝,那肯定错不了!正好自己身边有紫鸢和五鬼,等下把门拆下来,一扇卖掉,另一扇当成礼物送给他们,他们肯定高兴死了。不对,他们已经死了,应该是高兴活了!

  看到李初一流着口水,一脸的猥琐样,道士坏坏一笑,问道:“你是不是想拆下来带走?”

  李初一小鸡啄米一般的狂点头。

  “应是带不走的!”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只见一道紫雾飘过,原来是许久不见的紫鸢从伏魔镜里出来了。

  李初一顿时眼珠子都红了:“为什么?”

  紫鸢幽幽一叹,说道:“方才停下来,我便感觉到这木门对我大有裨益,我便试着想寄身其中,但是发现根本进不去,有股力量在保护着这木门,将我排斥在外。而且,我感觉如果我想强行破开外面的那层保护进入其中,我很可能会魂飞魄散。”

  李初一闻言望向道士,见道士点头同意,顿时傻眼了:“为什么?”

  道士坏笑着解释道:“我刚才说了,这楼已经被五羊老怪祭炼过了,这门是这楼的,当然也一起被祭炼了,现在他们是一体的,相当于一件法宝。如果你想强行带走它,便等于与这整个楼对抗。就算你功力了得,能抵得了这楼的反击之力,但当你破了这楼的时候,整个楼都会灰飞烟灭,这门也会随着整座楼的破灭而烟消云散,你最后还是什么都得不到。”

  看了看一脸傻相的李初一,道士幽幽说道:“如果能带走,还轮到的你?为师我早就给他带走了。看见这么个好东西却带不走,为师也是心疼的滴血啊!”

  李初一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两扇破门,咬牙切齿。

  杀千刀的五羊老怪,这么抠门,活该你修炼失败身死道消!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十六章 阁楼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59.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