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流星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流星 (第1/2页)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喧嚣了一日的五阳城不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更加的热闹了。身着各色华服的青年男女们纷纷走上街头,花灯庙会,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若是遇到心仪之人,一个眼神,你情我愿,走到那无人之处浪漫一番,更是妙不可言。

  看着眼前一个个携手同游的年轻男女们,李初一幽幽的叹了口气。

  道士又把他扔下了。

  李初一都习惯了,这个时辰,花坊红楼已开始营业,若是道士还能呆在自己身边,那才怪了呢,更不要说道士如今巨款傍身了。

  找了间茶楼,李初一在顶楼要了一个靠窗的雅座,点了一壶上好的清茶,要了点水果花生,自斟自饮起来。

  小爷裤裆里上万两的银票,也是个有钱人了,当然要大气一点,花差花差。

  端着茶杯,透过热茶升腾而起的袅袅青烟,李初一望向窗外,看着路上穿梭不止、嬉笑打闹的男男女女们,发起呆来。

  白日酒楼上,自己开了天眼,看到了许多身绕各色雾气的人影。那些身影有男有女,看样子不像是被鬼魅之物附体的凡人,那应该就是跟自己和道士一样的修士了。

  但是,为什么道士说他们是大鹅呢?

  李初一问过道士,道士只是微笑不语。李初一知道,道士不说,那么再问也是没有结果的,顶多还是那句“时候未到,到时便知”拿来搪塞自己,自己便也不再多问。

  回想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李初一隐隐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巧合,好像道士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一般。

  之前过的好好的,突然被道士拉来了五阳城,明知道没钱还被道士带到梁以文的酒楼白吃白喝。本来以为至少要洗一个月的碗碟才能还账,谁知梁以文的媳妇又正好中了邪,自己师徒二人过去为其施法驱鬼,末了赚了几万两的银票不说,还收了个好漂亮的女鬼紫鸢。

  “难道道士没骗我,他真的功参造化,能看破天命,无事不知?”李初一挠挠头,默默地想到。

  以前只知道道士功夫厉害,打那些山妖虎王的基本只需要一招,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本事也不小,从来都是道士坑人没见过人家坑他。但是命数推演一道,按自己来看道士只是背的熟而已,有时候背忘了词或者想不明白的时候就扯一些自己听不懂的星座什么的搪塞过去,忽悠的人家一愣一愣的,除此之外没见过道士在命数这一道上有什么厉害的呀?

  李初一想了半天也想不通,便这么端着茶杯,呆呆的望着窗外。

  “你在想什么?”一阵紫雾飘过,紫鸢坐在了李初一的对面,伸手给自己倒了杯热茶问道。

  李初一回过神来,看着紫鸢一愣:“你能喝茶?”

  紫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李初一挠挠头,又问道:“你不是鬼吗?鬼能喝茶?”

  紫鸢的面皮更紧了,眼角隐隐抽搐。

  李初一见紫鸢无说话,以为她是默认了,顿时大感惊奇。

  想了半天,李初一又问道:“既然你能喝茶,那你也能吃东西喽?”说完将面前的花生果盘向前推了推,看着紫鸢一脸的期待。

  紫鸢虽是鬼魂,体内并无生气,但仍是感觉自己的肺部胀痛,要被气炸了。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李初一,目光换成刀子的话,李初一估计已经变成饺子馅儿了。

  李初一见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方才的举动有点像看耍猴的,难怪紫鸢会生气。于是讪讪一笑,不敢再看紫鸢,眼睑下垂瞅着桌子小声道:“不吃就算了,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紫鸢表情微微缓和。好吧,自己目前住在李初一的法器里,方才受的气就当交房费了。

  平息了一会儿,紫鸢刚要张口再问一遍方才的问题,便见李初一忽然抬头看着自己,表情纠结,嗫喏了半天,方才下定决心,用认真的表情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们鬼能吃喝,那么排泄问题怎么解决?也是像我们活人一样,需要上茅房吗?”

  啪!

  李初一默默地剥着花生,左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抬眼偷偷看了看对面的紫鸢,见她一脸无事的品着香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顿时气闷不已。

  吗的,这女鬼吃自己的喝自己的,自己还不收她钱,她不感恩不说,还敢打老子,凭什么啊?自己不就好奇心重点吗?凭什么打我啊?

  李初一愤愤不已。

  “下次再这么无聊,我就打死你。”紫鸢幽冷的声音传来。

  李初一顿时气疯了。

  反了天了这是?有人管没人管了这是?老子竟然被人威胁了?!威胁自己的竟然还是自己收的一个女鬼?!不行,老子要教她做人!不对,是做鬼!

  想到这里,李初一袍袖一挥,将剥剩的花生壳扫到一边,气云丹田,双手握拳伸到紫鸢面前,摊开手掌,里面是刚剥好的花生仁。

  “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吃点花生消消气吧。”李初一一脸的献媚。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十一章 流星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54.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