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鹅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翌日,李初一二人拜别了梁府走了出来。

  二人走时,梁以文又是一番千恩万谢,挽留不止,见两人去意已决,便也不再多言,将早已准备好的谢礼奉上。

  拿着两万两的银票,李初一手都有点哆嗦了。

  跟着道士这么多年,最多的时候也就存过五百两,两万两的银票别说摸过,见都没见过。折换成现银,得铺成多大的一片啊!

  嗯,重要的东西要放在重要的地方。

  趁众人不注意,李初一偷偷的拉开裤子,把银票塞进了裤裆的暗袋里。

  鸟近钱藏,可不能让人给偷了。

  道士倒是一脸的淡然,一副仙风道骨,不为金银俗物所动的做派。对李初一鸟近钱藏的举动更是充满了不屑,一副看土鳖的眼神。

  李初一对道士淡然的表现很是诧异,特别是看到道士掏出几张随手写的符箓赠与梁以文,结果又换来了两千多两的银票,更是目瞪口呆。

  吗的,自己还是嫩了,这老骗子!

  至于梁以文送的其他珠宝玉器等物事,两人均是敬谢不敏。

  开玩笑,那么一大箱子东西,自己师徒俩人又没有白龙马,怎么拿?雇人扛着?

  李初一其实很想问问梁以文,这些带不走的东西能不能折现,不过想想裤裆里的银票,决定还是不问了。

  师傅说过,人不可太贪。

  最后,不舍气的李初一从那箱子珠宝玉器中挑了一对做工精致的金铃挂在了腰间,便跟着道士,在众人一路的恭送下,恋恋不舍的走出了梁府。

  “唉.....这梁以文真是有钱啊!”走在城里的街道上,李初一感叹道。

  “哼哼,些许银两而已,对他不过九牛一毛,也就你个没见识的土鳖丢老子的脸。”道士冷笑道,“你以为这姓梁的只是有钱那么简单?你想想他住在哪,那地方是有钱就能住的吗?背后要没点什么,他光有钱能守得住吗?”

  李初一一呆,便听道士接着说道:“还有他那个夫人,你以为出身一般吗?普通的大户人家,能被人用这双凤唳血镜相害吗?这等物事即便连我等修士都难见,更何况他一凡俗?”

  顿了顿,道士阴阴的道:“你想想,就算这全程的酒楼全是他开的,你觉着他有随手掷出几万两的能力吗?年轻人,不要想得那么简单。你裤裆里的银票,说不好就是什么地方苦难百姓的民脂民膏。”

  李初一默然无语。虽然觉着道士说的有点夸张,但是仔细想想,这梁以文确实应该不是什么普通商人。估摸着道士是看出了什么,怕与梁以文多有瓜葛,惹祸上身,才坚决不在梁府居住,走的时候又拿了这么大一笔钱财的。这样即便将来牵连,那道士也可有话说,雇佣关系嘛,你付钱我办事而已。

  两人皆是沉默了下来,安静的走在路上。

  走了半天,李初一挠挠头,扭头问道:“那咱们现在去哪?”

  “去看热闹。”道士淡淡的回道。

  “是要去看三年一届的‘五阳榜’大比吗?”李初一兴奋地问道。三年一届的五阳榜大比,正是从今日开始。

  道士斜了李初一一眼,不屑的道:“说你土鳖你还真往外拱,那个破榜的比试有啥好看的?猴子念诗蚂蚱打架而已,你看为师我是这种幼稚的层次吗?”

  又无故被骂的李初一自动略过了道士的嘲讽,仍是兴奋地问道:“那咱去看什么热闹?”

  道士微微一笑,凑近李初一,小声道:“咱们去看一群呆鹅比谁摔得惨。”

  李初一一头的雾水。

  一群呆鹅比谁摔得惨?这跟道士说的猴子念诗蚂蚱打架有什么区别?层次高了吗?

  摇摇头,知道跟着道士总是不吃亏的,便也不再追问。车到山前必有路,到底什么事情时候到了就知道了。

  “那咱们走吧。”李初一整了整背囊,对道士说道。

  “走哪?”道士有点奇怪。

  “看呆鹅摔跤啊,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李初一道,这道士难道昨晚笑坏脑子了?

  道士面皮一抽,冷声道:“老子什么时候说是现在了?时候未到,看个鸭子啊!”

  李初一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道士说话总是不着四六的。耐着性子又问道:“那咱们现在去哪?”

  “嗯,左右无事,离晚上还远,飘香楼、红袖斋几个楼子也没开门,那咱们便先去那什么五阳榜的赛场周边找个酒楼吃喝一番吧,顺带着看看那些个猴子蚂蚱表演解闷。”道士有点无奈,似是对青楼白天不营业这条规定深感无奈。

  李初一撇撇嘴。

  这不还是要去看五阳榜?这跟我开始说的有啥区别?

  这话只敢想想,李初一可不敢说出来。

  又整了整行囊,李初一跟着道士,向南城区“五阳榜”的比试会场走去。

  “五阳榜”的大比三年一次,乃五阳城极为重要的事情。每逢五阳榜开赛之日,五阳城的居民就好像过节一样,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皆是走街串巷,热闹不断,庙会一般。

  而“五阳榜”的比试会场,则是城里专门辟出的一块地,占地近万亩,平日里作为集市会场使用,而“五阳榜”开赛之日,则作为比试会场使用。

  李初一二人到时,会场周边早已被看热闹的居民挤的水泄不通。李初一凭着自幼修习的“游鱼身法”,左一扭右一扭的跟着道士在人群中艰难前行,期间身上被无数金手指光顾,被摸了好多下,李初一不愿惹事,便当做不知。

  反正藏在裤裆里,有本事你们掏档啊?小爷我夹死你们!

  等挤出人群,饶是李初一玄功在身,也是累的满头是汗。反观道士,仍是那副风轻云淡的俊郎样子,别说是汗,就连灰尘都没多沾染上一点。

  回想道士不知用的什么法门,人群在他面自动分开的悠闲样子,李初一只能暗暗地在心里骂声“老妖怪”。

  找了间离会场最近的酒楼,不出所料的爆满。不过当道士随手一张百两的银票淡淡的拍酒楼掌柜头上的时候,掌柜的立马在最高的三楼硬挤了一块靠窗的“雅座”,临了还给支上了一溜屏风,作为格挡。

  酒菜陆续上桌,李初一的心却在流血。

  一百两啊,就这被道士“风轻云淡的”拍没了?

  虽然现在自己身价也算上万了,但是也不能这么花啊!

  败家啊!

  李初一心疼不已,用看败家子的眼神看着道士。

  “行了,把你那没出息的眼神收起来,别一副土样的给我丢人。”道士倒了杯酒,轻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但是,那是一百两啊!”李初一还是心疼。

  道士瞥了李初一一眼:“没有一百两你能坐在这吗?没有一百两你能有靠窗的雅座?还有屏风挡着?你裤裆里揣着几万两的银票,你坐大厅里你能坐的安心?”道士说完转头望向窗外,“记住,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区区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某要太过在意,太过执着会失了本心。”

  李初一想了想,觉着道士说的有道理。让自己揣着上万两的银票坐大厅里,自己肯定坐不瓷实,便也不再多言。

  看了看玲琅满目酒菜,本着不能亏了本,能赚回点赚回点的心思,李初一开始风卷残云。

  道士看了眼胡吃海塞的李初一,摇摇头:“没出息的东西。”

  李初一装作没听见。他可不是道士,每次花钱点一大桌子菜,结果主要就是喝酒,桌上的菜基本上每样只动一口,还说这是什么有身份有品位。李初一觉着这是赤果果的浪费!浪费是可耻的!亏得道士还给自己念的什么锄禾和当午的故事。

  举案大嚼了半天,突然听道士轻“咦”了一声。

  李初一停了下来,摸了摸嘴上的油花,顺着道士所望的方向望去,只见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涌动,没看出有什么异样。

  “笨蛋,开天眼。”道士淡淡的声音传来。

  李初一闻言,立刻默运玄功,双眼开合之间,淡淡的毫光闪过,世界又变成了黑白二色。

  李初一又转眼望去,这次果然有所发现。只见人群中,星星点点的出现了一些被各色烟雾所笼罩的人影。

  “看见了吗?”道士抿了口酒,问道。

  李初一点点头:“他们是谁?”

  道士闻言呵呵一笑,说道:“他们,就是大鹅。”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十章 大鹅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5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