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双凤图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双凤图 (第1/2页)

  内室,梁府下人已将昏迷得夫人置于床上。

  道士见状,也不多言,走到床边,先是掏出三张朱砂撰写的福禄分别贴在夫人的眉心、胸口和腹部,对应人体上、中、下三个丹田所在,之后左手拿着手镜对象夫人,,右手掐指决,嘴唇微动,默念道决。

  良久,道士突然轻喝一声:“起!”右手道决变为剑指状,凌空点向夫人。

  顿时,屋内好似响起一阵满含怨念的厉啸,若有若无间,只见夫人身上腾起一阵紫色轻雾,不断向道士凌空所指之处汇集,这次的紫雾便连一旁的梁以文都能看见。

  道士见状,右手法诀顿时一变,剑指一收,复又指向左手的手镜。

  “归!”

  道士又是一声轻喝,便见那团紫雾缓缓向镜子飘去,没入镜中。开始很慢,随着漂浮在外的紫雾越来越少,没入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待得最后一丝紫雾消失,“唰唰”两声,道士将两张早已准备好的符箓贴在了镜子的两面。

  长舒了一口气,道士摸了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转头向在一旁一脸紧张的梁以文道:“幸不辱命。”

  梁以文顿时激动不已,嘴里激动地只知道说“谢谢”,话都说不利索了,向道士作揖不已。

  道士呵呵笑道:“梁老板莫要再谢了,降妖除魔乃是我辈修行人士的本分。眼下鬼物已除,但尊夫人被那鬼物长时间侵染,体内也是淤积了些许阴秽之气,恐怕还要虚寒一段时间,需静心调养才是。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大碍了,梁老板找郎中开一些补气养元的药物即可。”

  梁以文闻言,又是称谢不已。

  良久,梁以文终于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对道士道:“仙长大恩,梁某永生不忘。还望道长不嫌弃,暂居于我府上,待得内子醒转,梁某定携其亲子叩谢仙长,还望仙长成全。”

  “梁老板言重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师徒二人乃是在外修行之人,不便在一处久留。既然此间事了,那我师徒二人也该上路了,咱们就此别过!”道士说完一拱手,转身拉着李初一就要离开。

  梁以文见状顿时大急,赶忙上前拦住道士:“仙长且慢,仙长且慢。此番事情对仙长来说虽是小事,但于梁某来说那可是无上的恩德。仙长师徒二人在外修行,梁某自是不敢耽搁,但今日天色已晚,仙长就莫要再上路了,便在我梁府住一晚再走吧。梁某已命人备了酒席,还望仙长不吝赏光。”

  道士还想推辞,见推辞不过,便应了梁以文。

  梁译文大喜,当先虚引,带着师徒二人向前厅走去。

  李初一一路无语,默默地看着道士装他的仙风道骨,心想:“风餐露宿?你是想青楼住宿玩超度吧!”

  反正有饭吃,自己又打不过道士,也就懒得挤兑他了。

  看着前面梁以文一脸的赔笑,快把道士当亲爹供起来的样子,李初一就剩撇嘴了。

  来到前厅,只见近长宽的桌面上已摆满酒食,梁府的其他家眷早已恭立在旁等候三人。待得众人坐下,梁以文敬完第一杯酒,李初一便迫不及待的开始风卷残云。

  席间觥筹交错,不做细表。

  饭罢,师徒两人又被梁以文等人一路恭送到早已收拾妥当的客房,又是几番言语感谢,直到李初一面现困顿之色,梁以文方才恋恋不舍的率人离开。

  关上房门,李初一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清静了。

  回头又见道士坐在桌边,将那面妖镜拿出仔细端详,反复把玩。

  李初一来到桌边,搬了张凳子坐下,左手支头问道:“师傅,这破镜子有什么好看的?”

  道士闻言,撇了李初一眼。

  “你懂个屁。这镜子不简单!”

  李初一挠挠头,问道:“有啥不简单的?不就是一个鬼物的藏身之物吗。”

  道士嗤的一笑,将镜子递给李初一:“你来看看。”

  李初一拿过镜子,端详了半饷,除了觉着这镜子做工精细甚是漂亮,还是没看出啥不简单来。

  “师傅,你就直接说吧,我走的路还没你逛的青楼摞起来长呢,我见识浅薄,请师父解惑。”

  啪!

  道士照着李初一脑袋就是一巴掌:“兔崽子,有你这么比喻的吗?”

  言罢从李初一手中拿回镜子,将镜子翻到背面,问道:“这是什么图?”

  “双凤迎祥图啊。”李初一回道。

  “屁个迎祥图,再仔细看看,整体的看,看看中间的宝石!”

  李初一又仔细看了半天。

  “宝石挺漂亮的,这牡丹雕的也不错,就是双凤迎祥图啊,”李初一道。

  道士冷笑一声,对着李初一脑袋“啪”的又是一巴掌,说道:“你个不学无术的兔崽子,怎么就没点你师父我的灵性呢?俩凤凰玩追尾就叫双凤迎祥?你看仔细了,看看凤凰的嘴,这是凤凰唳血图!而且还是双凤唳血图!主大凶!”

  李初一有点傻眼,顺着道士指的方向看去,果见凤凰的嘴喙处有星星点点,穿过花瓣,一路延伸到中间的红宝石,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这时,道士的声音又传来:“看见了吧,凤凰唳血,大凶,两只凤凰一起吐,凶中凶,至于这花朵,也不是什么牡丹芍药,而是盛开的彼岸花,彼岸花是冥界特有的花朵,三千年一花开,花开一瞬即落,比昙花还短。制作这镜子之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他肯定见过彼岸花开,否则雕不出这么的栩栩如生。”

  李初一一时无语。

  乖乖,这打眼一看寓意富贵吉祥的图案,让道士一说,怎么就成了大凶之物了呢。

  见李初一半天不说话,道士叹了口气:“你看不出来,也不怪你。你年纪小,见识少,看不出来很正常。不说你,除开为师,天下能感觉出这镜子邪异之处的人不少,但能像为师这般一一认出的却没有几个。这面镜子不是凡物,对普通人来说是大凶,对我等修士来说虽然也是凶物,但也可作为法器。但是,这镜子如果落到妖鬼手里,那可就是无上圣物了。”

  “为什么?”李初一不解。

  “因为这镜子可吸纳阴气,滋养阴魂。你看今日那鬼魅,贫道观其也就是一小鬼,修炼绝对不超过百余载,便可附体了,估计离凝形也不远了。你说这么一个小鬼靠着镜子,修炼了不到百年便达到了这种境界,那这镜子如若落到千年鬼妖之手,那么.....”

  道士没有说下去,但李初一还是打了个寒颤。

  是啊,一个小鬼都能修炼的这么厉害,那么要是被大鬼拿走,那还真是不敢想象啊。

  “而且,这制镜之人也是居心叵测,”道士又说道:“将这双凤唳血的图案制成龙凤呈祥的图案,此人所图不小。估计这镜子流入人间也是其有意为之,不是无意之举。”

  李初一想起方才席间,道士问起过这镜子的来历,具梁以文说这是他妻子的嫁妆,也不知出处。此时想来,如果这镜子真是有人故意传出,那么最有可能害的就是梁以文妻子的娘家,或者是梁以文夫妇。

  想了半天,李初一又问道:“那么师父,这镜子背面都这么多含义了,那么这镜子周边刻的花纹又代表了什么啊?”

  道士闻言面皮一抖,冷哼一声道:“哼,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李初一见状,心说肯定是你也不知道,便也不再追问。

  又是端详了半天,道士正襟危坐,说道:“别光看镜子了,我们看看这藏与镜中的妖怪到底是何方神圣吧。”

  说完,伸手将镜子正面的道符揭下,举着镜子冲准屋内空地。

  可是等了半天,镜子毫无反应。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七章 双凤图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50.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