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回是真的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乾坤百物》万物篇有云:天下万物,存智者,皆为灵,不以形定。灵者,若存,皆需有其器,方可容其魂,进而养其神,延其命。

  通俗点说,就是只要是有灵性的东西,不论人妖鬼怪,其实都是是生灵的一种,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有活有死而已。只要是有灵性的东西,则一定有灵魂,分别只是灵魂产生的灵智高低而已。若想要存续下去,则必须有一个容身之所,才能保护自己的灵魂。

  其中,人、妖、魔、怪等未死之时,被归为活物,容器便是自己的肉身驱壳。

  而无肉身驱壳的鬼、魅、魂、魄等则被归为死物,按理说应坠入轮回投胎转世,但因种种原因他们没能轮回,留在了世间,那么他们想要存续下去,则必须要给自己找一个容身之所,可能是某样物品,可能是某棵树,甚至可能是某块石头。其中道行高深的死物,甚至可以直接对活物进行夺舍,进而“重生”。

  眼前的这个附身于梁以文夫人的鬼魅,肯定不属于能够“夺舍”的行列,否则这梁府之人即使不被他杀光,那夺舍后的她也早就跑了。

  李初一不理跟鬼魅斗得“虎虎生风”的道士,走到室内,双眼一闭,默运玄功,再睁开时顿时豪光隐现,眼前的世界变成黑白二色。

  这是道士从小教给李初一修习的《道典》里面的一种功法,名叫开天眼,开眼之后可看透世间万物,任何化形之物不论人妖鬼怪,在其眼前皆无所遁形,是一门比较高深的功法。

  按理说开天眼这种高深的法门,应该不是李初一这种修炼了几年的新手所能掌握的,而且李初一开眼只需运功,并不用掐法决,对此,天生乐观的李初一将其归为自己天赋异禀,乃是练武修道的奇才之故。

  至于为何别人开眼看东西是彩色的,他开眼看东西时黑白二色,且只能看清鬼物,其他物事则看的不是很清楚,并不像功法介绍的那样“看透万物,无所遁形”,李初一则认为是自己年纪小,修道时间短,功力不够所致。

  李初一目光熠熠望向室内,眼睛扫过窗棂桌椅,橱柜木床,最后落在了梳妆用的镜台上。

  只见镜台台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紫雾,扭头看去,跟正与道士你来我往的”夫人“周身散发出来的雾气颜色一致,李初一知道,东西就在梳妆台上。

  抬脚走到梳妆台边,只见宝座式的镜台雕龙画凤,一面铜镜置于其上,下方分三层共四个抽屉,上层和下层两个长抽屉,中层并排两个短抽屉,呈离卦式样。

  仿佛感觉到李初一靠近,原先被淡淡紫雾笼罩的梳妆台顿时紫雾大盛,烟雾翻滚间,甚至连梳妆台本身都几乎看不见了,更不要说分辨出到底是何物作祟,散发妖雾。

  而正与道士激斗的“夫人”也面现惊慌之色,几次三番想脱身扑向李初一。但道士岂能由它,喝声阵阵,死死地缠住了“夫人”,令“夫人”咬牙切齿,愤恨不已。

  李初一见状,赶忙提气凝神,双眼微闭,手掐道决,嘴里默念半响,轻喝一声:“疾!”右手剑指一挥,仿若一道疾风吹过,镜台的紫雾顿时渐渐散去。

  待得紫雾散尽,李初一来到台边,一一翻检镜台上的物品。

  “胭脂水粉?不是。玉梳?也不像。这手镜挺漂亮,嗯,也不是。这金钗也不是,这笄也不是,是什么呢?”翻来看去,抽屉里的格式饰品都一一检查过,但仍没有发现鬼魅的寄身物是什么东西。

  “这死鬼,藏得还挺深,连我的天眼也看不出来!”李初一暗暗皱眉。

  “怎么这慢?你想累死为师吗?”那边厢,道士突然冲李初一喊道。

  “我瞧了半天,没瞧出来啊!”李初一无奈的说道。

  “笨蛋,那你不会砸了?”

  “我说师傅,这些东西老值钱了,砸了你赔得起啊?!再说咱能不能斯文点?这么暴力真的好吗?”李初一翻了个白眼。

  道士闻言顿时大怒,刚要张口斥责,躲在一边的梁以文抢先急道:“没关系,砸!只要能救我夫人,莫说这些小玩意,你便是将我这府邸拆了,我也绝无二话!这位小道长,砸,快砸!”

  李初一闻言,心下大定。要的就是这句话,只要不用赔钱就行。一掐指决,刚要抬手砸去,忽然心中一动,动作缓了下来。

  梁以文见状,以为李初一还是不放心,怕过后自己要他赔,赶忙说道:“小道长,你就砸吧,梁某虽然不才,但也算是万贯家财,区区物事绝不放在心上,烦请道长万事以救我夫人为先,梁某永感大德!”

  李初一翻了个白眼,冲梁以文摆摆手:“先别急,待我再试上一试。”说完闭上了双眼,双手平伸伸向镜台。

  原来,李初一从小就有一个弱点,也可以说天赋,他比较亲近鬼物。用道士的话说,就是李初一这孩子天生命格弱,阴气盛,天生招鬼引怪,鬼怪缠身。若不是遇着道士替他避煞,且从小修习道家功法以为克制,估计李初一就算被别人所救也活不过三岁。

  方才李初一便是想到了这点,才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法子。鬼魅的藏身之物必定沾染了鬼气,自己看不出只是因为自己的功力不够,看不破这鬼魅的障眼法。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用自己命弱招鬼的特点,来感应藏身物中的鬼气,进而将其找出来呢?

  于是,他先将自己体内自五岁开始修道起便从未停止流转过的玄功停了下来,然后宁心静气,放开心神,不用肉眼,而是用自己亲鬼的特点去感应鬼魅藏身之物中的鬼气。

  便在他停运玄功,放开心神的一瞬间,整个五阳城顿时黑云翻滚,伴着隐隐的雷声,向梁府顶上聚来。屋里残余的夕阳余晖顿时一扫而空,紧接着阴风阵阵,好似掉进了鬼窟一般。在一边站着的梁以文和两个丫鬟也瞬间好似裸身站在了腊月天里,上下牙齿直打颤,旁边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东儿更是浑身抽搐,会直翻白眼。

  而正与道士激斗的“夫人”身形也是猛地一顿,紧接着不顾道士劈来的一掌,后背硬受一击,扭身扑向了李初一。

  道士见状,脸色瞬间大变。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了李初一身边,较之先行的“夫人”竟是后发先至。

  见“夫人”扑来,道士双眼圆睁,狰眉怒喝一声:“滚!”只见声音击穿了道士面前的空气,带着层层褶皱,轰击在了“夫人”身上。“夫人”身形微微一顿,便比来时更加急速的超后射去,撞穿了墙壁,一路划过花园,最后钳在了后院的围墙上方才停止,口中喷出的血舞洒了一路。

  理也不理飞出的“夫人”,道士猛地回头,面向李初一,咬破右手食指,左手掐道决,右手混着指尖不停流淌的鲜血凌空挥舞,仿佛在写着什么东西,边写嘴里便轻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性无所定,命无所常!黄天终日,道分阴阳!听我号令,欲盖弥彰!疾!”

  伴随着道士嘴里语句不通的话语,其指尖的鲜血并未落下,而是凝固在了空中,化成了一个个看不懂的文字,组成了一道血符。随着最后一个“疾”字喝出,空中的血符顿时闪过一道金光,然后被道士一掌拍在了李初一的后背上,最后没入了李初一的体内。

  而闭目的李初一却对方才发生的一切仿若不觉,只是在道士将血符打入他体内的前一瞬间,突然睁眼喜道:“找到啦!”刚将镜台上某物抓入手中,紧接着便被道士一掌打在了后背上,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血符没入李初一后背后,方才还阴森森的屋内瞬间好似进了阳春三月一般,渐渐暖和了起来。即使现在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而屋内尚未掌灯,一片漆黑,众人也感觉屋内好似比方才亮堂了许多。而方才还涌向梁府头顶的黑云也渐渐平歇下来,继续翻滚了半饷,最后留下了一道仿佛含着恨恨之意的闪电,便渐渐散去了。

  道士见状,长疏了一口气。指尖一道火光闪过,连挥几下,将屋内的几处火烛点亮。

  转过头,见梁以文和几个丫鬟面无血色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好了,梁老板,我们已经找到作祟之物了,您请放心。现在麻烦您将尊夫人抬进来,我要施法收了这个妖孽。”

  梁以文闻言,仍是呆呆的看着道士,半天没缓过神来。待得道士无奈的连叫他几声,方才回过神来,一个激灵,急忙问道:“我夫人还没死?”

  道士微微一笑:“梁老板放心,方才情况紧急,贫道不得已才将尊夫人打飞。但贫道已留有余地,将尊夫人击飞之时,已用罡气护住尊夫人肉身,同时用浩然之气震慑住了那妖物和夫人的心神,令其暂时昏厥而已,夫人肉身并未受损。”

  梁以文闻言大喜,连忙走出屋去,招呼家丁救他夫人去了。

  院里,梁府的家丁已被方才激烈的打斗声吸引了过来,但梁以文早有嘱咐,没有他的命令不准入内,所以众人均在院外等候。

  直到“夫人”撞上围墙的那一下,院外的家丁只见墙上一片蜘蛛网一般的密纹出现,好像是被攻城锤撞了一般,害怕梁以文夫妇出什么事,也顾不得梁以文的命令了,直接涌进了院内。

  见到一脸苍白的梁以文从屋内走出,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但转头见到“镶”在墙上的“夫人”,众人便一副痴呆状了。

  “好了,别看了,方才是仙长在施法驱妖。赶紧把夫人弄下来抬进屋去,让仙长救治于她。“

  听到梁以文发话,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手忙脚乱的将“夫人”抠了下来,抬进屋去。

  梁以文看着忙活的众人,面色平静,心里确实惊涛骇浪。

  他的心里现在只剩下一个声音。

  “妈妈啊,这回请着真的了!”

  如果喜欢本书,请收藏支持,谢谢!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五章 这回是真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48.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