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烂到家的演技_阴阳道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五羊城分东南西北四个城区。

  北城区乃城主府及五阳城守城官兵军营所在之地,除了极少数的酒楼餐馆,其他任何势力均不得在此驻扎。北城门常年关闭,非遇战事或其他危及全城的重要时刻,北城门是不得开启的。

  南城区则滨临官道,平日里不论江湖豪杰,还是路人商贾路过五阳城,如想入城基本都从南城门进出。因此,南城区是整个五阳城最为繁华的市井之地。白天整个南城区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到了晚上,各个青楼牌坊花枝招展,更是夜夜笙歌。

  东城区和西城区则主要为五阳城居民居住之地。其中西城区主要是普通百姓居住之地,而东城区,则居住着大量的达官贵人,富豪巨商。甚至很多别的地方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在此地添置产业。身份地位或者财富家产不够一定层次的人,是无法在东城区立足的。

  五阳城的许多普通百姓都将能进入东城区居住作为自己一生的奋斗目标。

  因此,当马车缓缓驶入东城区一座占地颇为不小的宅院之时,李初一便知道,对面这个叫梁以文的人,绝对不止是一个普通酒楼东家那么简单的人。能在这里购置宅邸,单单是有钱是不够的。

  再看进门时门口牌匾上“梁府”两个大字,旁边的落款上分明写着“余时雨”三个字,李初一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梁以文不光是不简单,很可能还是个手眼通天之人。

  余时雨乃当朝有名的书法家,一身的傲骨。他自幼习文,诗词歌赋无所不通,其中尤以书法见长,想向他求字之人不知凡几。但他写字全看心情,凡想求他字者,不论你是何身份,哪怕是当今的皇帝,如果他看你不顺眼,那么不管你如何威逼他,都是无用的。以他在当今文坛的盛名,除非你想被天下学子一人一口唾沫淹死,否则是不会有人这么做的。况且他也有几个赫赫有名的江湖朋友,真不怕被唾沫淹死想要来硬的,也得掂量掂量硬不硬的起来。

  李初一暗暗扫了一眼身旁的道士,见道士眼睛已经眯了起来,知道道士也明白了这梁以文的身价,估计这不要脸的道士又在盘算等下怎么能挣的更多点了。

  如李初一所料,道士心里却是在盘算等下要价几何,但更多的却是在想别的问题。看着眼前的梁府,背在身后的右手手指快速掐动,似乎在算着什么。

  “藏得挺深,是谁呢?”良久,一无所获的道士心中暗道,随即便轻轻摇头不再多想。

  “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直我也给他掰直了。算计我?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要命。”

  眼睛深处泛起一丝冰冷,脸上笑容不变,几人进入府中。

  跨过前院,来到后院门口,梁以文挥退了一路跟随的下人。

  “道长,这便是后院,我夫人便在此处,因我夫人之疾,时常反复,甚至近期竟有伤人之事发生,因此后院除了几个贴身丫鬟,其他人平日里是不允许接近此处的。道长请随我来。”说完,梁以文当先引路,李初一跟道士跟随其后。

  梁府后院布置的极为雅致,山石林趣,样样不缺,不愧是大户人家,不管有钱,品味还不错。李初一从小跟着道士走街串巷,大户人家请道士做法事之类的伙计也着实做过不少,顺带着也见识过不少园景,还是有几分眼力的。眼前这个院子的布置就比较入李初一的“法眼”,至少一般的乡绅野士是搞不出来的。

  但是,景色虽雅,却透着一股子奇怪的味道。明明日落西山之时,应仍有余晖洒落,但院里却仿佛笼罩了一层灰蒙蒙的薄纱,连余晖的光芒也给挤兑了出去。特别是迈入后院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一阵凉风扫过似的,又好似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感觉出来了吗?”此时,道士突然传音问道。

  李初一点点头,刚要说话,便见道士微微摇头,传音道:“别说话,先别急,到了地方,看看情况再说。这次可能真是个大活呢。”

  闻言,李初一微微一点头,便跟着道士继续前行。

  “什么时候我也能传音入密啊!”李初一默默地想着。

  穿过几间厢房,来到了正屋门前,几人停下了脚步。

  梁以文刚要开口说话,便听屋里突然传出凄厉的嘶喊声和打骂声,夹杂着几个丫鬟带着哭腔叫喊声。

  “夫人,夫人您冷静点,我是萍儿啊!”

  “呜呜,夫人您怎么了,我是丁香啊,夫人您别打了,再打东儿就要被您打死了,呜呜呜~~”

  “我打死你,打死你们,你们都该死,啊啊啊啊!你们都该死!啊啊啊啊~~!”

  挨打的那个好像叫东儿的丫鬟,毫无声音传来,不知是被打死了还是被打晕了。

  梁以文顿时面色大变,大喊一声“夫人”,一脚踹开房门,急步向屋内走去。李初一跟道士紧随其后。

  屋内,共有四个女子,其中两个扭在一起,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骑在另一个一身黄色丫鬟服饰的女子身上,一手掐着身下女子的脖子,另一只手不停地厮打着身下的女子,她身下那名女子脸色已经酱紫,眼看是快要被掐死了,想来这就是刚才喊声中快被打死的“东儿”了,而骑在她身上的华服女子则是染疾的夫人了。

  另外两名丫鬟服饰的女子满脸泪痕的拉扯着夫人,看样子是想要将其拉开,但是不知是二人力气小还是华贵衣着女子的力气大,不论二人怎么用力,夫人就是纹丝不动,满脸的狰狞,死死地掐住东儿的脖子,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打死你,你们都该死”之类的字句。

  梁以文见状赶忙上前拉住夫人,想跟丫鬟们一起将两人拉开,但是夫人好似吃了大力丸一般,仍是纹丝不动。

  “含秀,我是以文啊,我是你夫君啊,你看看我啊,你快放手,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梁以文急的泪流满面。原来夫人的小名叫做含秀。

  不知是听到了梁以文的声音,还是听懂了梁以文的话语,夫人突然转过头,死死地盯住梁以文,突然大喊一声“你也该死”,便一把掐住了梁以文的脖子。

  梁以文突然被袭,刚想反抗,但又怕伤着自己的爱妻,左右为难,只是双手死死地抵住掐在脖子上如铁钳一般的双手,眼神悲伤的看着夫人的双眼。

  “邪魅!”李初一脑海里立刻泛出这两个字,刚要出手,便见身旁的道士向前一步。

  只见道士袍袖一甩,冷哼一声,喝道:“大胆妖魅,不好好去轮回修成正果,竟在此间害人性命,你好大的胆子!”言罢,只见他左手一翻,掐了一个道决,并起的食中二指上好像亮起一道淡淡的毫光,一指点在发狂夫人的背心正中。

  被点中的夫人身形一顿,嘴里一声嘶嚎,紧接着便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屋里的顶梁柱上,一口黑血喷将出来。

  梁以文被救下,没有顾及自己的伤势,而是跑向吐血的夫人,想去看看她受没受伤,却被道士一把拉住。

  梁以文顿时急了:“别拉我,道长,我请你来是救我夫人的,不是让你打死她的,你放开我,我要去看看她怎么样了,你放开我!”

  道士见梁以文挣扎的厉害,掐了一个清心诀,轻轻点在梁以文头上,梁以文一个激灵,激动地深情顿时有所平缓。

  道士说道:“你别急,我没想打死她,我是想救她。准确的说,现在的她不是你的夫人了,她已经被妖魔附身了,你就算过去,她也不会认识你的。”

  梁以文闻言,逐渐平缓下来,道士见状,接着说道:“你夫人被妖魔附身,目前六亲不认。但那妖魔也需借助你夫人的肉身才能活动,所以她不会让你夫人的肉身有损的。等贫道先制住此妖,我们再想解救之法。”

  便在此时,方才吐血的夫人似是缓过神来,凶狠的双眼盯向道士,厉喝道:“哪里来的狗道士,你敢伤我?!”说完合身扑了过来。

  “切,屈屈妖魅也敢在贫道面前张狂,就是你老祖宗来了,见着道爷我也得老老实实的跪着,待本道爷收了你这小妖,看招!”说完手掐道决,也是向夫人扑去。

  一时间,两人拳来脚往,法术道道。

  旁边几人看的焦急不已,李初一却是无聊的想打哈欠。

  他知道,青楼道士又在演戏了。

  对付这么个小妖怪,还拳来交往,虎虎生风,当年去十万大山找虎妖王聊天的时候,老头也不过只出了一拳一掌而已,那凶煞骇人的虎妖王便直接懵圈了,眼泪都扑簌簌的往下直落,哪有这般费劲的。

  看看,这家伙演的,还挨了一拳,真像啊!这拳明明打的是脸,怎么就打在身上了呢?有本事你让他打在脸上啊?演戏演全套啊大哥,有点职业道德好吗?

  李初一跟着众人一脸的“焦急”,心里却是暗暗腹诽。

  道士对自己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但是抽眼一看,发现闲在一旁的李初一,顿时火起。奶奶的,老子演戏是让你看的?你不知道干点正事儿吗?

  “初一我儿,快快助为师降妖除魔,找出此妖的本命之物在哪!”道士一声大喝,眯眼看了李初一一眼。

  得,没戏看了。李初一暗暗撇嘴,转身向屋内走去。

  如果喜欢本书,请收藏支持,谢谢!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阴阳道典_第四章 烂到家的演技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yinyangdaodian/2829647.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