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2 两个神魂_星海狂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哇哈哈……”一阵狂笑从晶石中传出,震得谭天耳朵嗡嗡作响。

  大笑声中,风遥天从晶石里呼的冒出来。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样的好东西,看来你这个徒弟,我没白收。”

  “真的能用?!”谭天从没见过师父激动成这样,他也被师父的样子所感染,一个劲的傻笑。

  冥蛛三人进到庙中,见一老一小高兴得忘乎所以,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正想问问,却听风遥天突然说道,

  “你们三个过来。”

  三女相互看看,一起走了过来。

  “谭天有个宝贝可以将我带离断山,只是其中只能存下一个神魂,你们的师父恐怕带不走了。”风遥天语带歉意的说道。

  “前辈为何这么说?”冥蛛问道。

  风遥天又将跟谭天说过的事,向三女重复一遍。

  “你们最好也去见见自己的师父,看他们有什么吩咐。”

  听了风遥天的话,三人心里都是一惊,难道断山有变,为什么上次见到师父却没有提及?

  见她们露出担心之色,谭天说道,

  “你们去吧,我在入口等着你们。”

  三女告辞后匆匆离去,去见各自的师父。

  风遥天看了一眼住了几百年的小庙,突然要走,心中还有点不舍。

  “走吧。”他朝谭天摆摆手,回到晶石之中。

  出了小庙,谭天边走边跟晶石里的师父聊天。

  “师父,里面还好吧?”

  “嗯,这东西对神魂很有好处,不仅能存身,还有滋养凝炼的作用。”

  “师父,我听说人死了会重新投胎,为什么断山里的先贤会有神魂留下?”

  “我们是被禁锢在断山里面,没人知道原因,倒是你那个圆脸小媳妇的师父神衍老人,似乎窥出一丝缘由,但他从不提及,所以也没有准确说法。”

  “说起来你小子本事不小嘛,媳妇一找就是三个,不但各个如花似玉师门响亮,而且彼此间还很亲密,不得不说你小子很有办法,不愧我风遥天的徒弟。”说完哈哈大笑,显得得意非凡。

  谭天被师父半揶揄半夸奖弄得小脸红,但心里却美滋滋、甜蜜蜜,福气就是福气,谁知道为啥我就被福气撞了腰呢。

  “你那篇阵道,讲给我听听。”调侃完自己的徒弟,风遥天话锋一转,说起正事。

  “阵道记载在一根玉简里,里面的文字非常古老,我能懂意思,但念不出来,我把玉简拿给您看。”说着谭天就要往外拿玉简。

  “不要拿,这类东西不能暴露,回去再说,你只跟我说说意思就行。”这里是断山,住的都是神魂,一旦玉简出现,难保不被人察觉。

  听师父如此说,谭天没再取出玉简,他用妮娅翻译过来的译文为蓝本,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将整篇阵道复述出来。

  风遥天听完后沉吟半晌,

  “这篇阵道非同小可,以后勤加参详,对修炼古武也有莫大好处。”

  “是,师父。我还被阵法困住过几次,全凭阵道讲述的内容逃出来。”然后又将寻找三长老、四长老的经过说了一遍。

  “嘿,你小子真是命大,武圣都差点挂了,你居然什么事也没有。”风遥天听得心惊肉跳。

  外来者的阵法他见识过,那可不是单凭修为就能闯出来的,没点运气,鲜有人能从里面生还。

  自己这个徒弟,气运不小啊。

  两人边聊边走倒也不寂寞,来到出口附近,谭天停下脚步。

  “师父,咱们在这儿等着吧。”随后找了颗大树,在树下坐下来。

  风遥天说了一会儿话,就没了动静,谭天以为师父还不适应晶石里的环境,也就不再打搅他。

  堪堪到了下午,估摸冥蛛她们也该来了,谭天抬头望向来路。

  忽然间,天色阴沉下来,一阵阴风刮过,卷起地上的落叶。

  谭天心里一紧,急忙站起身,正要放出内力场感知周围的情况,风遥天从晶石里呼的冒了出来。

  “既然来了,就不用躲躲藏藏,现身一见吧。”风遥天的魂影不动不摇,气势凛然。

  “嘎嘎嘎……桀桀桀……”

  “风大人果然还和当年一样,气势不凡啊。”阴柔干涩的声音传进耳中,让谭天打了个冷颤。

  他倒不是害怕,纯粹是指甲挠玻璃的声音,让身体不自觉的起了反应。

  “索千秋、殷山,你们两个孤魂野鬼,来此何事?”风遥天语气中透着不屑。

  “嘎嘎嘎……我们是孤魂野鬼不假,可你风大人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桀桀桀……”

  “说起孤魂野鬼,风大人不好好的在你小庙里待着,怎么跑出来了,你可知道,断山的规矩是不允许神魂乱跑的。”

  “师父,他俩是什么人?”谭天好奇的问道。

  他师父因不能离开供台,所以没法自由行动,可听这两个神魂所言,似乎断山里还另有规矩,限制神魂的行动。

  “哼,两条走狗,活着的时候给别人当狗,死了还改不了狗性,依然是两条狗。”风遥天轻蔑之色溢于言表,让飘荡在前面的两个神魂勃然变色。

  “风遥天,不要以为你还是当年的风遥天,如今你和我们一样,也是孤魂野鬼。”

  “不不不,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受命巡查断山,可以任意走动,他只是被囚的魂魄,出来就是违犯律条。”

  “索大哥说的有理,按照律条规定,未经允许私下游荡者何罪?”

  “暗律令押至风眼,被阴风吹拂三到七日。”

  “那是三日好呢,还是七日好?”

  “此人狂妄不羁,不但私自出行,还敢辱骂你我弟兄,当受二十一日阴风吹体。”

  “那岂不是被吹化了?”殷山故作惊讶的问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好让他知道冒犯你我的下场。”

  “桀桀桀……大哥所言极是,咱们这就把他拿下。”

  风遥天傲然而立,任由两个小鬼一般的神魂在那儿叫嚣,根本不屑搭理他们。

  可一旁的谭天不干了,这俩家伙一唱一和,对自己师父连挖苦带奚落,让他这个当徒弟的如何能受的了?

  嗡,一条赤红色光锥出现在他手中,谭天一摆光锥,带起一片红光。

  “你们两个小鬼,给小爷滚蛋,别在这儿碍眼。”

  “呦喝,小东西脾气不小,你不知道我俩是干嘛的吧?”殷山晃着飘摇的躯体,居高临下的看着谭天。

  “我们是……”

  我管你是谁,婆婆妈妈的像个碎嘴子老鸨,先吃我一光锥再说。

  谭天挥动光锥削向殷山腰际。

  呼,一阵阴风袭来,索千秋晃荡荡拍出一掌,殷山借机往旁边一飘,放出一道雾线绕向谭天双腿。

  谭天脚尖点地,跃起到空中,扬手下劈,光锥带起一片红幕,斩向索千秋。

  炙热的能量,让两个神魂不敢硬碰,阴魂之体,本就惧怕光芒,何况还是近乎完全体的帝铠化为的光锥。

  索千秋往后一荡,避过光锥,殷山的雾线,又从背后飞来。

  谭天看都没看,反手后撩,光锥直向雾线斩去。

  两个神魂围着谭天,你来我往战在一处,一时间难分胜负。

  神魂虽惧怕光锥出的能量,不敢与之硬碰,但谭天释放的内力场,却对神魂不起作用。

  而且谭天现,两个神魂看似飘飘荡荡度不快,可每当他施展身法突然攻击时,他们都能及时避开。

  两个神魂也不跟谭天正面硬怼,而是相互配合,绕着谭天转磨磨。

  你攻击一个,另一个就在你背后偷袭,你转身去追另一个,先前的哪一个又飘过来攻击你。

  一来二去,他们没怎么着谭天,谭天也拿他们没办法。

  这仗打的,怎么那么别扭,谭天被俩神魂给惹火了,心想,不给你们来点厉害,你们飘啊飘的没完没了。

  他打算让金属环化为铠甲,利用帝铠之力,一举捏爆两个讨厌之极的小鬼。

  谭天把光锥一收,正要让它变化铠甲,风遥天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徒儿,你退在一旁,看为师收拾这两个孤魂野鬼。”

  一听师父要动手,谭天飞身后退,让出战场。

  他动作这么麻利,一是被俩神魂惹烦了,师父要是不说话,他真就身着铠甲,不管不顾了。

  可铠甲一旦出现,势必会引起断山中其他神魂的注意,以后再想瞒也瞒不住了,后果如何很难预料。

  此时师父说他要动手,谭天正好打消动用帝铠的念头,这东西在自己实力强大以前,还是不要暴露为好。

  帝铠只是其一,被它禁锢的魔方,才是更加惊人的东西。

  二一个,他也想看看师父的身手,自从拜师以来,他还没见过师父出手。

  当然,以前谭天没想过神魂也能打架,所以从没动过让师父露一手的想法。

  这会儿师父要大展神威,他乐得在旁边好好欣赏观摩。

  谭天刚退出战团,风遥天一声低喝,魂影幻化出一只丈许方圆的手掌,照着索千秋拍了下去。

  索千秋还想像对付谭天那样,飘身后退,哪知手掌看似一片雾气,但下来的极快。

  索千秋躲闪不及,只能抬手招架。

  两掌相撞,只出噗的一声,好像两团烟雾绞在一起,一点气势也没有。

  可索千秋当即惨叫一声,凝成身躯的神魂差点消散。

  殷山一见不好,放出烟雾遮住身形,裹起索千秋消失在浓雾中。

  “哈哈……哈哈哈……”风遥天朗声大笑。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星海狂歌_0262 两个神魂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xinghaikuangge/8982639.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