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 阵中的大殿_星海狂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谭天低头冲向强光,心想,左右都是死,要死之前怎么也得拼一把。

  嘭,一株粗大的古树拦腰折断,谭天脑袋一阵眩晕,噗通一下坐在地上,随后又倒了下去。

  我这是出来了没有?晕是晕,但意识还在起作用。

  躺了好一会儿,谭天才坐起来,四外一看,现四长老趴在一旁的草丛里。

  “四长老,四长老?”谭天来到四长老身边,小声呼唤。

  见四长老没动,谭天心里一紧,赶忙将四长老抱起来。

  只见邹静堂脸色煞白二目紧闭,嘴边的血迹沾上了泥土。

  谭天按住四长老的背心,将内力徐徐输送进去,好半晌,四长老才缓醒过来。

  “这是……离开阵法了?”邹静堂目光有些涣散,看样子受伤颇重。

  “四长老,你感觉怎么样?”

  “我怀里有药……”

  谭天从四长老衣襟里摸出一个小瓶,打开瓶盖,里面是半瓶豌豆大小的药丸。

  “三……三颗……”

  谭天依言倒出三粒药丸,喂进四长老口中。

  半个小时之后,四长老吐出一口淤血,

  “扶我坐起来。”

  谭天托着四长老后背,让他直起身子。

  四长老勉强盘上两腿,开始运功疗伤,过程中谭天一直用手按在他背心,源源不断的将内力输进他体内。

  一天一夜之后,四长老长吁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

  “我不碍事了。”

  谭天闻言拿开手掌。

  “四长老,我送你回飞船吧。”

  邹静堂摇摇手,

  “不用。”

  “你是怎么出来的?”他十分疑惑的问道。

  要知道那可是阵法,绝不是靠运气就能出来的。

  “我能感知到阵法中的能量流动,再加上一点运气,侥幸逃了出来。”

  “这种能力是天生就有,还是成为古武者之后才出现的?”四长老继续问道。

  能从阵法中逃出来,这绝不是什么运气,所以他需要仔细问问。

  如果是功法原因,那就问出谭天的师承,再让他交出所习功法。

  一旦得到这门功法,凭借自己的修为,外来者的阵法将不会再成为威胁。

  要是他天生具备这种能力,也可以揽至麾下,作为专门的破阵利器重点培养。

  星空中散落着无数外来者的遗迹,只要找到这些遗迹,就有可能现外来者的修炼秘密,那样的话,自己突破桎梏晋级武神就有希望了。

  “我天生就对能量敏感,能察觉周围环境中的能量波动。”谭天留了个心眼,没说实话。

  阵道的存在,关系太大。

  “哦。”四长老点点头,并未觉得意外,毕竟以他所知,还没有哪门功法可以用来感知能量变化。

  “你很有天赋,跟着远山好好干,以后前途无量。”虽是有心招揽,但也要考虑辈分。

  他邹静堂是什么人,堂堂武圣,圣域塔的四长老,一旦开口,这个小家伙还不得飞上天去。

  让他先跟着盛远山,将来要是真有所作为,自己就算收他做弟子又如何。

  作为一位站在古武界顶端的人物,他这么想并没有错处,但他根本没考虑过,谭天是不是会答应。

  对于圣域塔,谭天已经再无好感,不管四长老属于哪一帮哪一派,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也无意介入里面的纷争。

  如今来找三长老和四长老,只为救出三个妻子和大叔,完事后不想再和圣域塔有任何瓜葛。

  四长老说完,谭天恭敬的应了一声,而后问道,

  “四长老,下面怎么办?”

  四长老像是知道谭天的心思,说道,

  “不用担心远山和你的三个妻子,他们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被关押,等我回去后他们就没事了。”

  “现在就是要走,也得确定三长老的情况。”

  谭天听明白了,不管三长老是生是死,没有确切消息,四长老不会走。

  他要是不走,冥蛛她们就得一直被关着。至于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话谭天也只信一半。

  暂时是多长时间?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

  万一二长老那帮人不管不顾痛下杀手,到时自己都没地方哭去。

  可现在四长老身受重伤,不要说再次闯阵,站都站不起了,眼下只能是自己去一趟。

  可金属环能量已经耗尽,‘听潮’也没在身边,进去用什么抵挡攻击?

  不行,不能再耽搁了,自己多耽误一秒,冥蛛她们就多一分危险。

  想到这里,谭天说道,

  “我去找三长老他们,您在这里疗伤。”

  邹静堂原有此意,只是他不好开口,就算谭天有点天赋,但修为太低。

  自己身为武圣都挡不住阵法中的攻击,他一个武尊进去,又能坚持多久?

  可要是等自己伤势好些再想办法,估计三长老他们连尸骨都没了。现在见谭天主动要求,也就没有推辞。

  “你虽有天赋在身,但千万要小心谨慎,一旦查明三长老的情况,回来。”

  “是,四长老。”谭天答应一声,也不再多待,转身向树林外走去。

  见谭天的背影消失在林外,邹静堂又合上了双眼。

  再次进到阵中,谭天没有乱动,他现只要你不动,就不会使阵中的能量波动,进而也就没有攻击到来。

  明白了这条规律,他开始寻找引能量波动的原因。

  之前对于阵道的参详,让谭天很快找到关键点,就是只要不去触碰密如织网的能量线,就不会引来攻击。

  在研究阵法的同时,让他对阵道中一些晦涩难懂的东西,也如同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迈步跨过一条条能量线,谭天向空地中央的大殿走去。

  包围大殿的能量线比空地上的更多,从台阶开始,一直蔓延到整个建筑上。

  谭天小心翼翼的穿过这些能量丝,有时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在能量丝之间立足。

  登上台阶,走过平台,最终来到大殿门前。

  两扇大门虚掩,上面没有能量分布,谭天侧身穿过大门,进入殿内。

  大殿中空空荡荡,十六根粗大的立柱直通上层,殿后左右各有一道门,地面上有点点血迹,沥沥拉拉的指向右边那道门。

  谭天沿着血迹,来到右边那道门前,门框上有个血手印,想是受伤之人留下的。

  门内是条走廊,血迹继续延伸,直到一扇门前。

  门是关着的,谭天伸手一推,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个人趴卧在门后不远处。

  谭天伸手在他的脉搏试了试,触手冰冷,显然已经死透了。他没去移动尸体,而是扫视四周。

  房间不大,里面有六个半高石台,应该是摆放东西用的,现在却空空如野。

  在靠墙的角落里,谭天看见一口落满尘土的箱子,他走到箱子前仔细打量。

  箱子大约有一米宽,半米高,谭天挥手扫去尘土,现出雕有花纹的箱盖。

  箱子没锁,也没有能量波动,谭天推开箱盖,没等他看清里面的东西,金属环已经按耐不住对箱中物品的渴望,变得蠢蠢欲动。

  谭天传念让它安静,这才看向箱子里面。

  只见一堆铠甲残片胡乱的堆在里面,有些残片上还带着很深的印迹,显示当年穿着铠甲的人,曾经历过十分惨烈的厮杀。

  金属环的反应已经告诉他,这是大帝铠甲的残片。

  至于为什么一代星空大帝的铠甲,会堆在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箱子里,恐怕已深埋在时间之中,不会再有人知道。

  谭天没动这些残片,而是放开对金属环的压制。

  得到主人的允许,金属环飞到箱子上空,化为一团金属,将残片全都吸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飘在半空的液体重新变为金属环,自行飞回谭天的腕上。

  沟通金属环,谭天现它内部样子大变。

  在得到反馈后,知道它距离完整的大帝铠甲只差两个部件,一个是右腿的护甲,一个是头盔。

  这次收获可谓意外之中的意外,没想到在这里能找到大帝铠甲的部件。

  本应是件高兴的事,但谭天心中却有种莫名的哀伤。

  也许是身为大帝继任者,对上一代星空大帝之死,涌起的伤感之情。

  屋中再无其他东西,谭天转身出了房门。

  沿着走廊,他来到一座楼梯前,登上楼梯谭天来到大殿二层。

  整个二层像一个大平台,里面没有隔间,只有从楼下穿出的那十六根立柱。

  站在楼梯口,谭天能看到二层中央的地面上,绘有一圈圈的图案花纹,而且他还感知到阵阵的能量波动。

  谭天没有走进二层,而是沿着楼梯继续向上。

  三层是大殿的顶层,这里不像二层楼门是敞开的,而是装有一扇对开的大门。

  大门已经被打开,里面传出强烈的能量波动。

  谭天走到门前,一道影壁遮住视线,从影壁的两侧有光芒透出。

  抬腿刚要往里走,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悸动,谭天停住正要下落的脚。

  内立场反复扫过大门,却没感应到有能量线存在。

  没有能量线,也就是说门口并不存在阵法,可为什么我会有种不好的感觉,一旦跨过门槛,就会有极大的危险降临?

  这是怎么回事?

  谭天没有莽撞,相较于内立场,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正因为直觉,他才活着离开银谷星,才在屡次危机中化险为夷。

  目光从大门上一寸一寸扫过,而后是门框,再是周边的墙壁,然后是影壁墙,一圈转下来却什么也没现。

  谭天取出一个探测球,让它飞进室内,探测球刚转过影壁,就什么东西被打爆。

  而传回来的瞬间影像只有一片强光,除此外什么也分辨不出来。

  找不到让自己产生心悸的东西,让潭面有些焦急。

  不管了,怎么也得试一试。

  二次抬起脚,就在刚要下落的时候,他看到将要落脚的地面,似乎与别处有些许不同。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星海狂歌_0258 阵中的大殿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xinghaikuangge/8964324.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