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报道_五行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报道 (第1/2页)

艾辉背着破旧的行李包,脸色阴沉地站在人群之间,他的心情糟糕透顶。刚才他摸出钱袋打开,里面的钱不翼而飞,只剩下一堆石头。
  该死的胖子,还是对自己下了手
  他心中发誓,日后回到旧土,再见到这家伙一定要吊起来打。
  发呆片刻,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心中祈祷五行天真的像胖子说的那样包食宿。如果不是,那自己就只能揍胖子的时候更用力一点。
  暂时把钱的事情抛之脑后,他的注意力放在眼前。
  离报到的时间尚早,但感应场大门外已经围满了学员。他们神情兴奋地彼此打招呼,三五成群的热烈讨论打听着。
  在安静、肃杀、危机四伏的蛮荒呆了三年,眼前这般闹哄哄的场面,艾辉非常不习惯。在蛮荒只要有东西接近他周围五米的范围,他就会心生警惕,这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可是现在他周围五米内挤了十四人。
  他不安地调整身体,但没有任何用处。他只能极力克制自己逃跑和出手把十四个目标干掉的冲动,在蛮荒,一旦有不明生物接近他,只会这两种选择。
  好吧,又是“在蛮荒”
  还没有进入感应场,艾辉便已经察觉到自己和周围的格格不入。他深吸一口气,强自平息心中的悸动,他知道这是自己必须克服的心理障碍。
  稍后,他硬着头皮,向感应场大门挤过去。
  挤过潮水般的人群,浑身汗毛直竖的艾辉衣衫凌乱,他喘着粗气,短短五十米,他觉得比走五十公里都要累得多。
  来到感应场门前的艾辉,抬头望向高耸的大门。
  感应场的大门高耸,目测大概有六十多米高,由一块块不规则的铁板拼接而成,拼接的手艺很粗糙,看上去就像打满补丁的大破布。大门锈迹斑斑,到处可见伤痕累累。
  铁门前的石板,一条宽约半米的深沟笔直如划,岁月的侵蚀让它变得棱角圆润,沟内有半洼积水。
  艾辉默默注视着小水沟。
  在五行天,这条小水沟无人不知。艾辉知道它,则是因为它和剑修有关。
  它被称为“最终防线”。
  在被蛮荒入侵最黑暗的岁月,这条不过半米宽两百米长的浅沟,就是那场存亡之战的最后防线。
  历史上最后一位有名有姓的剑修,燃烧生命挥出的最璀璨一剑,击杀敌酋,刻下这条最终防线。受到激励的人类顽强抵抗,坚持到五行天开启。
  伤痕累累的大铁门,是当时从战场上拖回来的废品拼成。感应场建立在此地,就是五行天的初代开创者希望后辈们不要忘了那段岁月,不要忘记五行天建立的初衷。
  容颜和硝烟在岁月中消散,缅怀和传说却代代相传。
  感应场在五行天地位超然,想必也和此有关。
  艾辉对最终防线的了解,源自他在剑修道场整理的剑典。
  几乎所有提到这条防线的剑典对这一剑极尽赞誉。譬如分隔人类生死的一剑,譬如分隔两个时代的一剑等等。在那些缅怀剑修的人心中,那一剑宣告了修真时代彻底结束,五行天时代开启。
  这些和艾辉没有什么关系,他整理过的剑典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复兴剑修之类的愚蠢想法。
  嗯,老板就是这样愚蠢,所以生意败光,欠了一屁股债,连命都没了。不过能见到剑典中提到过很多次的遗迹,艾辉还是觉得感觉不错。除了因此想到老板,会让他有点微微感伤。
  他很快恢复如常,蛮荒三年的磨砺,见惯生死,他越来越少为这些随风消散的往事感伤。活着的人要努力活着,死去的人都会安息。
  瞻仰完遗迹,他迅速从人群中退了出来,一直退到人群的最外围,无处不在的悸动消失,他长松一口气。
  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艾辉的脸色倏地沉下来。
  一个箭步上前,闪电般抬腿当胸重踹。
  “砰”
  肥硕的身影横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没等胖子爬起来,一只脚踩在胖子的脸上,艾辉语气低沉:“钱交出来。”
  胖子眼睛不眨一下:“没了”
  “谁的钱没了”脚上的力量迅速增加,艾辉语气中的危险也在急剧增加。
  “都没了。”胖子语速飞快:“我的钱寄回家了。”
  “我的钱。”艾辉语气依然平静,但是再迟钝的人也能听到平静湖面下的怒火,就像激荡的熔岩。
  “买了这个名额。”胖子一脸光棍:“没办法,过了申请期,只能花钱买,我可是走了不少门路,你钱也

  正在阅读章节:五行天_第二章 报道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wuhangtian/1408001.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