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侠以武犯禁_武道宗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侠以武犯禁 (第1/2页)

  没有多说,楼成降下重心,迈开步法,似左似右地向着吴冬扑去。

  他才练武三个星期,也就熟练了基本动作和简单招式,做到能在实战中运用,复杂一点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学,但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就是擅于观察,擅于模仿。

  面对吴冬这强过自身太多的敌人,他本能便想做得更好,脑海内油然浮现出之前陈长华与林缺对战时的步法,蜿蜒向前,交错进击,像是一条可怕的毒蛇。

  而比起那时的陈长华,楼成虽在这种步法的熟练与细微处的掌握上明显不足,可他“阴阳桩”入门已久,身体协调能力颇强,精神高度集中,半观想入静的情况下,轻松又微妙地不断调整着重心,脚步往左时,重心略微偏右,脚步往右时,重心略微偏左,虚中有实,实中透虚,让人难以判断清楚真实的目标。

  练武多年的吴冬亦是感到了棘手,以往与陈长华对练的时候,面对这门“蛇步”,自己还能勉强看出端倪,做出预判,可现在,当那步法明显不够熟练的小子扑来时,自身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上个念头才觉得他真正的目标确实为右,下一个念头又摇摆向左。

  他真的只是才练武三个星期的菜鸟吗?

  不会是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吧?

  对战之时最忌犹疑不决,吴冬实战经验丰富,参加过好几次业余定品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并始终遵守,但此时此刻能做出的应对委实不多了。

  如果是正常时候,自己判断不清楚“蛇步”虚实,再不济还能展开身法,游走应对,这是自己的强项,可追了那么远的距离,自身脚酸腿软,呼吸不畅,难以发力,再做游斗等于自寻死路。

  哎,只能稳守门户了!

  吴冬摆开架子,没仓促应变。

  面对于此,楼成心中是有几分喜意的,因为这是自己最初谋划时预想的局面,想不到竟然真的实现了!

  最初自己并未发现还有吴冬追赶,只是想着用自身最强的长跑能力拖垮两个故意惹事的小混混,趁他们手脚酸软的状态反击,等察觉了吴冬在后,便刻意放缓了脚步,引诱他们跑得更多,以尽量压榨他们的体力,而师父说过,吴冬烟酒玩乐半空了身体,肺部机能必定下降得厉害,等到体力接近极限,那一口气短时间就很难再理得顺,提得上了。

  这种状态下,以敏捷、灵巧、游斗、偷袭见长的吴冬就完全无法发挥本身的长处了,将被逼得只能谨守门户,一如眼前所见!

  重心一移,脚步一跨,楼成陡然闪到了吴冬身体右侧,脚下发力,通过腰背脊椎将全身力量绞成一股,传至右手,然后仿佛拿着一个铁锤,握拳狠狠砸下,捶往吴冬。

  呼!

  拳有风声,气势汹汹,吴冬没能判断出蛇步虚实,应对便稍晚了半拍,但他稳守门户,双手内线作战,所行距离显著短于楼成,还是及时一格一档,架住了楼成右手之捶。

  两者碰撞,楼成没有感受到对方力量的优势,顿时明白吴冬确实还没喘过气来,发不上全身的力气,此消彼长,他这业余二品的高手竟然还略微处在下风。

  得势不饶人,楼成右脚一迈,拦在吴冬双腿前方,阻挠他的发力步法,左手则借助右拳架住之力,一个炮拳,发了寸劲,直直捣向对方的腹部。

  吴冬躲闪不了,只能硬碰硬再次架住这一击,两人肉碰肉,发出砰的响声,楼成脚下用力,微微侧身,沉肘又是一记横撞。

  必须抓住吴冬现在状态的问题,逼他近身短打,这既是他的弱项,也是他目前的致命问题,一旦一口气没接得上来,胜负就分明了!

  如果游走以对,则会给他喘气的时机!

  砰砰砰,双方连交数手,拳拳到肉,吴冬好歹练武多年,经验丰富,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双手一架一掀,楼成的进攻再次被吴冬挡住,但他敏锐察觉到吴冬的身体微微后晃。

  这就像是狂风暴雨下的礁石,终于出现了松动!

  吴冬后力接不上来了!

  趁他病,要他命,楼成腰部一沉,协调身体细微,迅速调整了重心,快速又打出了一拳。

  砰!

  吴冬被这一拳打得架子散开,踉踉跄跄退后,不过他也是厉害,没给楼成趁势再扑的机会,一个懒驴打滚,往着旁边躲开。

  看着他在地上翻滚,楼成油然生出几分喜意,自己竟将业余二品的吴冬逼到了这个地步,胜利即将到手!

  他一个滑步,拉近了距离,就要学着当初的林缺给吴冬一记鞭腿。

  就在这时,吴冬眼睛一眯,左手往身后一抓,拿住一把荒土,猛地撒向了他。

  楼成完全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看着尘土飞来,下意识就闭上眼睛,左手护在脸前,侧身试图避开。

  可事起仓促,他的眼

  正在阅读章节:武道宗师_第二十章 侠以武犯禁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wudaozongshi/2145760.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