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来客_通天仙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妒邪沧桑的声音在小屋内回荡,妒灵轩眼睛一眨不眨,满是好奇地盯着老人。

  这声音回荡之时,天地蓦然一静,只剩这平淡无奇的动作充斥一切。

  老人右手抬起,苍老干枯的手指凌空一抓,转瞬之间,那刻满符文的龟壳被他捏手心。

  这龟壳上符文散出的光芒淡去,泛出一抹昏黄,略显残破,似有可能崩溃一般,却也有一种玄妙难言的超脱意境回荡而开。

  “窥!”说话的同时,六瓣龟壳剧烈颤抖起来,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托住,静静悬挂在半空之中,散发出一抹昏黄的幽光。

  老人双手同时向外一波,眼中如一片星辰大海,叹息道:“竟然是……大劫将至之相。”

  素色长袖随手一挥,这六瓣龟壳,凭空消失。

  妒灵轩面色略显凝重,轻声问道:“什么大劫?”

  老人手指轻轻点在他的眉心,骂道:“毛都没掌齐就想问占星卜筮了,有些卦象说不得,一但说了不该说的,天色都会大变,夏日中响起阵阵冬雷,天空出现红雾,预示着不详。卜筮之道是逆天之举,都讲究话不说尽,说一半,藏一半,卦不算尽,得留一线。”

  妒灵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下巴,没再追问。

  忽然,一阵又密又急地敲门声响了起来。

  妒灵轩嘿嘿一笑道:“我去开门。”声音还在原地回荡,他的身影已经一个箭步滑了出去,来到房门前,小心的把木门打开。

  “吱呀”一声,门开了,却仅有一点细微的阳光散了进来。

  因为一个身高三丈的巨人把木门挡得严严实实,他皮肤粗糙,棱角分明,眉心隐隐有三道星痕,但与古巫一族的星痕难以比较,显得很是黯淡。身上青筋冒出,如无数蠕动的青虫,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席卷而开,显然,此人在巫部之中地位不低。

  毕竟,三道星痕就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和实力,在这儿,任谁都不敢对他有丝毫的小觑之心了。

  男子施了一礼,走到老人两个身位之外的地方,沉吟道:“族公,出大事了。”

  “嗯?”妒邪看了过去,用眼神示意他接着说。

  男子在脑中整理了下思绪,半晌之后,轻声道:“穷奇一族来人,希望与族公详谈!”

  “穷奇一族?”妒邪把手上动作停下,从椅子上起身,很显然,这个消息让他颇感意外。

  “是的。”这身高三丈的巨人点头。

  “哼,当初古巫一族独断万古,镇压诸天无尽岁月,手下拥有无数的附庸种族,发出本命誓言,誓死追随古巫一族,之后妖族强势崛起,大战诸天,可穷奇一族畏缩不前,保存实力,还有脸来我巫部?”他冷哼一声,雪白的胡须都立了起来。

  谁又能想象,这个看起来平淡无穷的部落,就是巫族余孽呢?

  呃,这么说也不对,虽然他们身具古巫血脉,但经过无数纪元,这一缕血脉已经淡薄到了极致。

  身材高大的男子低下头,这种敏感的问题他才不会答话。

  反倒是妒灵轩轻轻走到老人身边,拽了一把他的胡须,轻声问:“他们来干什么?自上古一战之后,我部就已经归隐,这时到来……”他年纪虽然小,可作为族公的亲孙子,比普通族人所知道的还多上许多。

  果然,妒兼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拱手答道:“不知道,说要见到族公才肯说,态度极为坚决。”

  这声音一落,屋子内顿时沉寂了下来,只有一点金光散发着光辉。

  过了十息,老人手指轻轻叩桌面,发出咚咚的声音,沉吟道:“送客吧。”

  “族公!”妒兼急了,用力向前跨出半步,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妒兼,你难道不知我残部为何改姓?”妒邪目光突然一凝,看了过去,那瘦弱干枯的身躯之中竟迸发出一股霸道绝伦的气势,尤其是他眉心处三道星痕都明亮了几分,甚至隐隐第四道星痕都浮出大半,这声音不大,却如一阵阵雷霆在妒兼脑中掀起轰鸣,让他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多谢族公提点。”他喉咙震动,缓缓退了出去。

  妒灵轩眼珠溜溜之转,露出一抹狡黠,坐到老人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轻声说道:“难怪爷爷不让我捕捉灵鱼儿,原来早无争霸之心了。”

  “争霸?”妒邪捋了捋胡须。

  面容无比凝重,正色道:“时过境迁,万事皆变,属于我们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又何必出去搅风搅雨?穷奇、金乌二族的野心众所皆知,又在本源之心当中养精蓄锐数十万载,谁也不知他现在拥有什么底牌,冒然加入,恐怕连骨头都会被吞得干干净净!”老人声音平淡安闲,带着一种看透世事儿沧桑的恬然。

  “只怕我们这么想,有人不这么想。”妒灵轩答道。

  “哼,谁敢?我是巫族族公!”说这话的时候,他眼中的霸道之色一闪而逝。

  妒灵轩连忙竖了一个大拇指,马屁道:“爷爷说话就是霸气。”

  “臭小子。”老人作势要打,却被妒灵轩轻松避开。

  “过来!”妒邪一瞪眼,气势十足。

  妒灵轩才不上当,抬头看着横梁,不肯说话。

  一老一少犟了一会儿,老人目光愈发柔和,轻笑道:“灵轩,你说为什么穷奇一族会找上门来,咱们三个部落已经数十万载没有联系了。”说完,他就灼灼地看着妒灵轩,显然,这个问题有考校的意味。

  妒灵轩眼中多了几分别样的神色,回答道:“哼,我族横压诸天之时可是让无数附庸种族发下本命誓言,只要这契约存在一日,他们怎么都得忌惮几分。本命誓言印刻于大道之中,被天地所见证,就算是浑浊种族,想要违背,都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嗯。”妒邪微微颔首,眼底全是满意之色。

  “还有呢?”他接着问。

  这一次,妒灵轩思考了一会儿,嘴角勾起一道清晰的弧度,冷笑道:“试探我部的虚实,要是见到我部实力太弱,说不定还想着把我们炼制成人形傀儡吧。”

  妒邪眼中满意之色更甚,又问:“那你觉得我是与他们相见好,还是不见好?”

  妒灵轩狡猾的笑了起来:“爷爷,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了吗?还问?”

  老人听着这不是回答的回答,爽朗大笑,显得中气十足,用力拍了一下妒灵轩的肩膀,觉得后继有人老怀欣慰。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晚霞红彤彤的,把溪水都染上淡淡的红色,如一幅泼墨的山水画卷,生动活泼。妒灵轩看着从窗户倾斜而入的霞光,摆了下手,笑着道:“天色晚了,我得回去了,否则,娘亲又要说我了。”

  老人起身往油灯里添了点灯油,点头说好。

  看着妒灵轩的背影被夕阳越拉越长,猛地吸了口凉气,肺腑之中一阵冰凉,长袖一动,滑出六瓣昏黄的龟壳,一脸疑惑,道:“不对啊,如果仅是图奇一族到来,燃灯不应该示警才是,灯芯还化作三瓣,这已是大凶之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妒邪思忖之后,右手隔空轻点两下。

  小屋轻微晃了一下,地板徒然裂开,一条幽深漆黑的通道蓦然出现。

  老人没有丝毫犹豫,一步迈入其中,而正当他进入其中之后,不过瞬息,一切再度恢复如初。

  没用多久,一座庞大的地宫出现在巫族族公面前。

  这地宫之上,倒挂着一幅巨大的阴阳鱼,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不停旋转。

  而在这阴阳鱼之下,盘膝坐着一位鬼脸老者,一道伤疤从耳根直达嘴角,让那邹巴巴的脸颊更显狰狞,他气机阻塞,生机孱弱,显然寿元无多,尤其是他的右眼,虽然睁开,却没一点儿灵韵,给人一种呆滞之感。

  “师兄!”老人拱手一拜。

  “坐。”鬼脸老者声音干涩,像两块破旧铜片碰在一起,说话的同时轻挥长袖,一座竹亭就落了下来,亭中温了两壶好酒,火候刚好。

  妒邪并不觉得奇怪,自家师兄卜筮之道一骑绝尘,可横算窥探命数五百年,这世上根本没什么瞒得过他的。他刚想开口,鬼脸老者抬手叹道:“先喝酒,这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老人苦笑一声,一口酒入喉,感慨道:“这酒,须得配上龙肉才好。”

  鬼脸老者只是笑,并不答话。这酒是龙血与凤血调和过的酒,这龙肉是不死凤火温过的龙肉,他这里独一份。

  酒已经喝了,那该说的话也就可以说了。

  鬼脸老者主动开口道:“我明白你的来意,燃灯预警,这种情况在巫族历史之上也仅仅出现三次。第一次,混沌重开,生灵演化,第二次,我族大败,而这一次,则是第三次,这天真的要变了。”

  “可有破劫之法?”妒邪沉声问道。

  “凡事总留有一线生机。”鬼脸老者回。

  “求师兄指点,巫族最后一点儿血脉,不能在我手里灭了。”妒邪重重一拜。

  “师弟别急,现在一切还未知,等我开天卜筮,自会将这天机算得通透,巫族之危自可解。”他一脸笃定。

  “麻烦师兄了。”妒邪又是一拜。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通天仙路_第1098章 来客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tongtianxianlu/8983547.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