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下(三十七)_盛唐风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下(三十七) (第1/1页)

  青狼骑角手吹动的号角之声,短促而激烈,如群狼垂死哀嚎,召唤同类,做殊死一搏!

  被打散的青狼骑,被号角声召唤而来,源源不断的出现,然后就加入这一团混战当中!

  风雪越来越紧,几乎将天地间所有一切都遮盖住,胡汉两族战士,就在此间做最后的殊死之战!

  打到这个地步,再也分不出什么阵列进退配合了,只是凭借本能厮杀而已。到处都是混乱不堪,到处都是自相践踏。这个时候青狼骑的人数优势反倒成了劣势,在如此天候如此地形中,加入战团的青狼骑越多,这自相干扰拥挤践踏越是厉害。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青狼骑在这混乱中落马!

  但是此时此刻,性命已经成为了最为轻贱的东西,所有人几乎都陷入了疯狂之态,只是想找到对手,然后拼上一条性命!

  面甲之后,徐乐深深吸气,却觉得两臂酸软怎么也恢复不过来。马战长矛,一般都重七八斤左右,平日里徐乐可以催动如风。但是现下,这两柄长矛,却是如此沉重。

  执必部汗王,毕竟不凡。

  汗旗不退,麾下青狼骑不敢轻退。在需要赌上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执必贺又毫不犹豫的上前,哪怕赌上自己一条性命,也要一场胜利!

  作为一个每当临敌,不胜不退的人而言。徐乐对执必贺这突厥老青狼的评价,顿时就调高了一层。

  这一场遭遇战虽然突如其来,但是到了现在,已经演变成为两军决战。虽然投入的兵力在恒安鹰扬府和执必部所拥实力中都不算多。

  这一战分出胜负,若执必部败退,就再也在云中之地立足不住,这一场冬日出征,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只能一无所获的退走。执必部向来以武力压迫治下百族,从去岁到今年,连场惨败之后,草原之上,青狼大旗,只怕就再也稳不住了!

  而恒安鹰扬府剪除一翼威胁之后,就赢得了破解此死局的机会!

  执必贺如此果决,真的让自己打得好辛苦啊…………

  面甲之下,徐乐微微叹了一口气。不等徐乐感慨完,迎面已经几名青狼骑直冲过来,这几名青狼骑马上身姿,摆出的架势,递出来的兵刃,已然毫无章法了,就是冲上来以命换命的!

  徐乐咬牙,催动双矛,闪电般刺出,劲厉之处,更过于前!

  几名青狼骑或者面门,或者胸口,或者咽喉,被矛锋刺入,纷纷落马。但一名青狼骑临死挥刀,啪的一声徐乐右手长矛矛杆,已然不堪重负,就此折断!

  徐乐双手一松,两杆长矛落地。拔出身上所携,最后一杆兵刃,却是一支铁鞭。

  马上之将,长短兵器都要配全,除了锐器之外,更要有钝器。才什么样的局面都应付得了。而光是磨炼这么多兵刃的技法,就不知道要多少年的磨炼。

  可徐乐全都会,全都精通。

  在已经使不动长兵刃的情形下,徐乐就准备用这最后一支铁鞭,杀出一条血路!

  隔着汹涌的青狼骑,徐乐目光,和执必贺目光摇摇相撞。

  一个胡族汗王,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虎视边郡,意欲为突厥先锋,祸乱汉家天下。

  一个汉家少年,初出茅庐,身负重任,却仍然昂扬前行,准备自边郡化龙而出,收拾这纷乱的江山!

  在他们两人身前身后,青狼骑和玄甲骑呼喊咆哮,拼力向前,扭打在一起,如大雪之下,并不是雪原,而是江海交汇之处狂暴的乱流!

  徐乐并不回头,只是大喝一声:“阿约,帮我先撕开个口子!”

  韩约在徐乐身后沉重的喘息着,他从来都是遮护援护他人的盾将。厮杀到现在,不知道援护了多少人,不知道帮麾下儿郎化解过多少次必死危机。身上创痕更多,此刻精力消耗更甚。有的时候,韩约都怀疑,自己怎么还能坐在马上,提着这沉重的郁垒铁盾!

  但是徐乐一声号令,韩约答应一声,就踢动马腹,准备上前。往常忠诚的战马,低低嘶鸣一声,前腿跪地,扑倒雪中,再也不能迈出一步。

  韩约骤然怒吼起来,摘镫下马,双手持盾,就要步战而前!

  韩小六的身影从韩约旁边掠过,拉弦而射,在马背上仍然控弓极稳,发力舒展,一支支箭矢泼洒而出,但每一次弓弦震动,就是血雨洒下。韩小六拉弓手指早就全都破了,每一次拉弦,都痛彻骨髓,但韩小六却丝毫没有显出半点痛楚之色!

  一边放箭,韩小六一边大喊:“阿哥,这次换我来!”

  韩小六上阵携带的四个撒袋,早已射空,这时用的都是从青狼骑那里夺来的羽箭。羽箭连珠而发,青狼骑阵列一片人仰马翻。

  在箭雨掩护之下,一直跟在徐乐左右,一声不吭,只是咬牙厮杀的步离也脱离徐乐和韩约的遮护,冲杀而前!

  步离从来都是轻快敏捷的技艺,马上冲阵对她来说难度太高了,披上甲胄之后,使动长矛对她而言都是为难,这个时候步离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了一根断矛,借着韩小六箭雨掩护,直冲而前,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好几把兵刃的招呼,断矛出手,都直奔青狼骑的面门咽喉要害,转眼间就是两名青狼骑落马,但步离在兵刃丛林之中,也是险象环生!

  韩约已经从马上跳下,大步而前,挥舞神荼铁盾,每一记都砸向青狼骑的马首,鲜血飞溅,战马惨嘶声中,一名名青狼骑连人带马扑倒雪中。

  也有玄甲骑咬牙不断加入,冲击着青狼骑的阵列,这些玄甲骑不断倒下,但仍在不断向前。将面前拥挤着的青狼骑阵列,硬生生的啃出了一个缺口来!

  徐乐只是尽力调整呼吸,提起最后的气力,冷冷的看着眼前混乱的战阵。玄甲骑拼死涌到他身边,为徐乐挡下从两翼扑来的青狼骑。

  自己还有一击的气力,决定两军成败生死,也就在此一举了。

  铁鞭在手,缓缓握紧。徐乐的目光只是死死的落在执必贺的身影之上。

  而执必贺花白头发在狂风中乱舞,执必家的这位汗王,同样毫不退缩的迎着徐乐的目光。

  一道狂风骤起,裹着雪粉横着在两军交战的阵列中掠过,雪尘狂乱舞动,一下遮盖了所有人的视线。

  徐乐终于催马。

  向前!

  正在阅读章节:盛唐风华_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下(三十七)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shengtangfenghua/8964344.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