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礼物_上古华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八九章礼物

  黎昊骑在马背上,不时向后张望,回想在轩辕城的半年时光,喜怒哀愁皆有,如今就要离开,伤感不舍在所难免。

  期间他有幸接触到一些人,相投的虽不多,却也有几个,除了青阳一家人外,便属杜康和轩土了。

  杜康是他“酒友”,两人志趣相投,只因他曾多次嘱咐过,让杜康与自己划清界限,甚至故意交恶,如今一来,他不来送行,倒情有可原。

  轩土原是窑场长作,两人“不打不相识”,最终化敌为友,表面虽是师徒,实则是各有所长,互相学习。

  黎昊初时对他印象相当不好,制陶技艺比较之后,见他信守承诺,以长辈之身拜自己为师,不禁心生敬意。后来与他相处,见他对制陶情有独钟,又勤奋好学,为人则颇正直,不由得对他开始改观,渐渐成为挚友。

  刚才众人送别之际,黎昊观察许久,却始终未见他现身,心中有些失望。

  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夹杂着阵阵花草香气,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又听青阳说道:“快看两边!”

  黎昊抬头望去,只见两边山丘上郁郁葱葱,各种花卉争奇斗艳,颜色更是五彩缤纷,远远看去,到处繁花似锦,煞是好看。

  正在这时,东边似乎有人声传来,定睛看去,果然见到一人从山脚往这边奔来,只是相距甚远,面目看不清晰。

  那人边跑边喊,待至近前,却是相识之人,竟是黎昊刚刚念到的轩土。

  轩土奔到黎昊、青阳、力牧三人跟前,冲青阳和力牧致意过后,对黎昊道:“师父,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力牧怫然不悦,才刚出不久,哪有停步休息的道理?当即就要拒绝,却听青阳已开口答应,他虽满腹牢骚,却也不好再出言反对。

  黎昊留意到力牧的不满情绪,知他性格古怪,脾气暴躁,以后长路漫漫,还是不招惹他为好,便想着长话短说。

  跟着轩土走了一段路,便停步说道:“就在这儿说吧,他们听不到啦。”

  轩土回头说道:“师父,适才并不是我不愿为你送行,只因我受人所托,当时人多口杂,不便说话,只能在这侯着。”

  说罢,双手从腰间解下两件东西,递到黎昊跟前。

  黎昊伸手接过,一看之下,似乎是两个葫芦,又沉甸甸的,里面应该装满了东西,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竟是美酒!

  而且酒香尤为浓烈,黎昊肚里的馋虫瞬间被勾了出来,正打算喝上一口解馋,但听轩土说道:“杜康大人托我将这酒水带给师父,还说这是他最近潜心制出来的,比过往酒水更加醇香可口,他一滴未沾,便送了过来。”

  黎昊心下感动,总算没白交这个朋友,如此美酒,以杜康嗜酒如命的性子,竟然能够忍痛割爱,实属不易。

  见轩土此刻兀自急促喘气,想他在这里等候多时,又足奔来,心意也是不小,说道:“多谢你啦,不过力牧大人性子急躁,我要走了,之前拜托你之事,务必要放在心上。”

  前几日他曾找过轩土,目的便是托他把一些五谷种子、麻衣、酒水等东西,安排牛拖队送往华夏。

  除此之外,还让他以后留意轩辕城的牛拖队,自己回到华夏后,会6续通过牛拖队送一些草药回来,帮助嫘祖控制病情,调养身子。

  轩土连连点头,却好大一会儿都不说话,黎昊瞧他神情古怪,以为他也在为离别伤神,便不以为意,转身就往回走。

  刚刚迈出一步,只听轩土大声道:“你走后尽管放心,我会和杜康大人一起,守护好大夫人一家,纵使丢了性命,也决计不会让他们受到半点伤害!”

  黎昊当即愣住,不禁热血上涌,眼睛酸,真正的朋友总能看出你最在乎的是什么,并且会千方百计替你守护。

  转身说道:“以后你别再喊我师父啦,当初只一时戏言,而且你如今的制陶技艺已不在我之下,你若不嫌弃,以后就喊我少昊,青阳他们也是这般叫我。”

  轩土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道:少昊处处关怀青阳一家,如今他视我与他们一样,自是真正拿我当朋友看待了,只是经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想到此处,甚是愁闷,抬头望去,哪里还有黎昊的身影,只远远看到他骑在马背上,缓缓南行,直至成为黑点,渐渐消失在视野当中。

  一路上,力牧在时,黎昊总会谨言慎行,从来不跟他有正面冲突,生怕稍有不慎,就会有一顿皮肉之苦。倘若他起疯来,黄帝尚且劝阻不住,又何况青阳?

  后来与青阳言谈中获悉,不久之前,力牧便派人先去了蜀山氏部落,命若善做好迎接准备之余,还要先行派人前往陈都,打探消息。

  黎昊万没料到,力牧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不禁大感诧异,由此看来,单单将他当成一个有勇无谋的大老粗,未免有失公允了。

  队伍又行两日,力牧开始单独与青阳见面,每每黎昊跟随靠近,却都被他疾言厉色的轰了出来。

  黎昊嘴上说不在意,心中却颇为不爽,好在青阳对他从无见外之意,亦信任有加,两人相处,素来从不互相欺瞒。

  是以青阳每次从力牧那里出来,总会偷偷的找到黎昊,并把他与力牧的谈话,毫不保留的倾诉出来。

  原来力牧打算在行进途中,把自己多年的作战经验传给青阳,这是他历经艰险总结出来的制胜诀窍,自是不愿意让黎昊这个外人知晓。

  黎昊听青阳转述了几天,由原本的满腹好奇,渐渐变成了意兴索然,力牧讲到了诸如“打仗必须备足粮食”、“在秋收之际,外出征战,可就地取粮”等最基本的行军打仗知识。

  黎昊虽从未带过兵,但脑海中的理论知识和战例,却远比力牧所知道的要详细的多,倘若有机会历练历练,自信并不比他差多少。

  力牧期间还告诫青阳,打仗要光明正大,要等对方摆好阵势,才可起攻击,绝不可乘人之危,这样方能让对方心服口服。

  黎昊对此嗤之以鼻,在青阳面前大加批判,更是劝他绝不可轻信此言,否则以后定会铸成大错。后世人曰:兵者诡道也。战场上兵戎相见,只有胜败,哪还需要什么光明正大?

  可青阳性子本就淳厚,又满怀仁义道德,哪里肯听?黎昊苦劝无果,唯有放弃,心想着待到战场上受些教训回来,他才能彻底明白,只希望因此而交的“学费”不会太多。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上古华夏_第一八九章 礼物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shangguhuaxia/8991502.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