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 送行_上古华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八八章送行

  当日彤氏苦等到深夜,仍不见黄帝到来,心中妒意大起,几次要亲身过去找人,却都被夷彭劝住了。

  彤氏害怕自己将要失宠,惶恐之下,心神错乱,想着自己养儿十余载,一心想要母凭子贵,光耀自己的部落,谁曾想到头来终是一场空。

  不由得又恨又气,迁怒到夷彭身上,指着儿子的鼻梁就是一顿顿打骂,诸如“不中用”、“胆小”等语层出不穷的从她口中怒吼出来。

  然而当时黄帝只不过在嫘祖那儿歇宿一夜而已。

  又过半月,嫘祖经过多方观察,终于确定昌仆腹中确实已怀子嗣,大喜之余,会同黎昊等知情人,把这份惊喜告知了昌意。

  昌意得知后,只感喜从天降,整日咧着嘴巴傻笑,许久都没有再合拢,对待昌仆关怀备至,更胜从前,从那以后,就不再让他的妻子再做任何事,唯恐出了闪失。

  黎昊第一时间把这个天大喜讯告诉了黄帝。黄帝听后,也是喜不胜收,当即便撂下轩辕众贵族,从明台奔出,去看望他还未出生的孙儿。

  值此大喜之际,黄帝便破天荒的又在嫘祖那儿住了两日。喜事接二连三到来,嫘祖心情愉悦,病情竟然大有好转,一家人又是一阵大喜。

  彤氏和夷彭母子听说后,不禁又恨又妒,彤氏更是气的一天都未进食,眼见青阳一家越来越受黄帝宠爱,却也无能为力,只能躲在家中暗自生气。

  ……

  忽忽又过数日,冬去春回,天气渐渐转暖,大地之间似是穿上了一身新绿衣服,到处都是勃勃生机的景象。

  黎昊走出轩辕城,来到旷野,登上高处,望着四方天地,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缓缓的吐了出来,只觉胸臆中甚是舒畅。

  麻衣、美酒、陶鼎皆以准备妥当,他不日就将陪同青阳前往陈都,也就说他终于可以回去了。

  在轩辕城的日子,虽不至于说暗无天日,却也时常感到如履薄冰,胆战心惊,纵然有青阳一家人相伴,人情温暖伴随左右,却终是有束手束脚的感觉。

  尤其在面对夷彭母子的时候。

  既然有幸得到千载难逢的机缘,穿越一回,不求一定能够改天换地,至少要活的肆意洒脱、无拘无束一些。

  放眼望去,见山丘下人头攒动,轩辕族人竞相从部落中涌出,这才想起青阳昨日提过,轩辕的春耕已迫在眉睫。

  黎昊在这里生活多年,暗自总结了一套粗略的记日方法,算了算日子,此时虽已进入春天,但距离东夷的春耕时间大约尚有一多月之久。

  随即想到:是了,耕种时间本就没有统一规划,各地时间不同,也属正常,看来出行之日要在轩辕春耕之后了。

  又过半月,在所有族人共同努力下,轩辕附近田地均已播下种子,陈都之行便提上日程。

  那日晌午,晴空万里,一碧如洗,轩辕城万人空巷,无论男女老幼皆聚集在栅栏大门外,正在为黎昊等人送行。

  黄帝自人群中走出,来到黎昊、青阳、力牧三人跟前,又嘱咐了一番,实不知他这些话语,先前便已说了无数遍。

  紧跟着嫘祖领着昌仆、昌意和女魃,也走了过来,四人尽管自始至终笑容满面,但黎昊却看得出来,他们心底实则很是担忧,只是不便说出来罢了。

  黎昊在看向轩辕众族人,他们脸上却无丝毫担忧之色,反而满脸自豪,洋洋得意,艳羡不已者更是不计其数。

  当时神农乃天下霸主,举世公认,神农帝君炎帝更是天下共主,能取得炎帝之女自是一件荣耀之事,尽管是当世炎帝之妹,却也尊贵无比。

  可其中的凶险,他们又如何得知?

  黎昊两世为人,前世知识加上今世所见所闻,深知神农已是外强中干,不足为虑,哪里还是东夷和轩辕的对手?

  而东夷之强,世人皆知,但大多数人仍认为它屈居在神农之下,但东夷大酋长蚩尤以残暴好杀,声名在外,轩辕和神农人对此颇为忌惮。

  然而纵使如此,要说东夷敢以己之力,共同对抗其余两大联盟,轩辕众族人自是不信的。

  是以此番前去陈都,知道内情的轩辕族人坚信,蚩尤纵有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在神农的土地上胡来,否则便是公然与两大联盟为敌!

  可是他们都忽略了东夷大酋长这个人,据说蚩尤只是东夷大酋长的共同称呼,与神农炎帝之称类似,每位蚩尤各有姓名。

  但这些并不重要,因为后人只记住了这位,天不怕地不怕,横刀立马,挥斥方遒,与炎黄争霸的华夏英雄。

  他便是蚩尤,蚩尤便是他。

  别人不敢,他却敢,以一敌二又如何,即便再有更多对手,他也丝毫不惧,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可一世,可他眼下却有狂妄的资本。

  正思考间,只听力牧说道:“时候不早了,该出啦!”说罢,翻身越上马背,勒马南行。

  黎昊和青阳依次上马,紧随其后,三骑后面还跟着众多手持兵器的轩辕战士。

  彤氏和夷彭恨恨瞪着两人的背影,目光中尽是阴毒之色,过得片刻,前面背影还在视线当中,他们便已不耐烦,不停的催促着黄帝离开。

  黄帝拗不过母子两人,在他们搀扶着缓缓走了回去。

  嫘祖等人久久不愿回去,直至黎昊和青阳的背影变成黑点,再到消失不见,他们仍然不愿意离开,各个神色凄然,大为不舍。

  女魃望着前方空旷的道路出神,她想起几日前生的事,那日一向善谈的少昊,却破天荒的支支吾吾起来,说话也是无与伦比,似乎有话要说,却难以启齿。

  僵持了好大一会儿,她最终才弄明白,原来他是想问自己,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华夏。

  她刚一明白,只感心中甜腻无比,当即便想脱口而出“愿意”,但沉吟片刻后,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最后只是假装不知其意,含糊了过去。

  少昊在轩辕虽做尽好事,却依旧受尽冷眼,她看在眼里,痛在心中,自己若不顾一切追随他去东夷,那自己岂不也要遭受各种苦楚?

  想到此处,她笑了笑,心念又动:受点苦其实算不得什么,倘若能跟少昊哥哥一起,纵使再有更多的苦,我也受得,但要我离开娘,离开哥哥,离开爹,那就万万不能了!

  正伤神间,忽然听母亲说道:“你好些日子没去找过应龙啦,趁着他还在轩辕城,多找他说说话。”

  “我不去!”说罢,急匆匆的往回头,只留下嫘祖一人,不住的摇头叹息。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上古华夏_第一八八章 送行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shangguhuaxia/8988028.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