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天伦之乐_上古华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八七章天伦之乐

  黎昊在院中和青阳正说着话,突然有人进来,指明要见黄帝,心中已猜到大概,便想着将对方赶走。

  谁知对方不但不走,反而在院中徘徊来去,似乎要故意惊动屋里的黄帝。

  青阳细细询问,才知是夷彭派来的人,又听来人说是二娘身体抱恙,不敢怠慢,便引着来人向屋里走去。

  黎昊一听便知是夷彭母子的诡计,目的无非就是要骗黄帝离开,进而疏远他们之间的感情,以获独宠。

  他本想阻拦,但见青阳态度坚决,来人似乎又是受了死命令而来,时不时的大呼小叫,惊动黄帝在所难免,此等情景下,他也只能放来人进去。

  黎昊走在最后,只见来人进屋后,恭敬的对黄帝说了来由。黄帝听了,沉默了一会儿,便冲他点点头,让他先回去,并未做出答复。

  那前来报信之人,出前受过夷彭的千叮万嘱,务必要让大领相信,二夫人身体有疾,做出饭后就回来的承诺。

  此刻大领一言不,他自知事情并未办成,回去后万难交差,却又不敢当面催促,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正犹豫不决之间,猛然感到眼前人影晃动,觉自己正被人往屋外连拉带推,刚想用力抵御,自己已身在屋外,抬头望去,不禁怒上心头。

  又是这个东夷人!

  “你……你干嘛拉我出来?”

  黎昊又推了一把,冷笑道:“你话已说完,还留下来作甚,何况这里的人都不欢迎你,你难道不知?识相点,快些滚吧!”

  那人不服气,挺胸就要进屋,却被黎昊牢牢挡住去路,哪里又能进的去?而且黄帝刚才已让他回去,他又不好再大声呼叫,最后伸出手指恨恨的指了指黎昊,扬长而去。

  黎昊看到夷彭手下的普通族人,如此傲慢无礼,那么身为主子的夷彭母子,平日里只会变本加厉,青阳一家人尚且遭此对待,就更不用说其他族人了。

  他只能感慨,嫘祖等人也是黄帝的至亲之人,理应享受与夷彭母子同样的权势,虽不一定非要仗势压人,却也不能随意任人欺辱。

  可这一家子太过善良,竟全然不明白“人善被人欺”的道理,黎昊纵使看得通彻,但一介东夷人,却身在轩辕,苦劝无果之下,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唯有听之任之。

  他重新回到屋里,但见众人已移了位置,围坐的中央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一时之间香气扑鼻。

  在其余人招呼之下,他快入席,只是满腹心事,实在没有胃口,见别人吃的正欢,也不好木然不动,便接过女魃递过来的碗筷,慢悠悠的吃着。

  悄悄查看众人,只见他们各个笑容满面,大口朵颐,尤其是嫘祖,她脸上病容似乎已瞧不见,脸色较先前红润许多,咳嗽更是许久没有作。

  黎昊由衷为他们感到高兴,不由得胃口慢慢打开,吃起饭来,只觉每一样食物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味。

  饭后,女魃拉着昌意洗涤餐具,昌仆见了主动前去帮忙,整个屋子又剩下了黄帝、嫘祖、青阳和黎昊四人。

  黎昊见黄帝低声与嫘祖说话,眉宇间甚为关切,心念一动,趁机说道:“干娘见到大领,病一下好了许多,大领不如就多待几日,兴许干娘的病就全好啦!”

  此言一出,嫘祖和青阳心中大喜,倘若真能劝动,自是求之不得,但他们都知此事实属渺茫,却也对黎昊心怀感激。

  黄帝听了,望着黎昊默然不语,只是眼珠在快转动,似乎左右为难,正在思考。

  嫘祖见黄帝神态,已隐约猜到结果,心中难免有些失望,不愿这种尴尬气氛再持续下去,便强自挤出笑容,圆场道:“少昊,你既喊我干娘,怎能还喊大领,该改口啦?”

  “啊!”黎昊惊呼一声,一时就不知该如何回答,过了良久,才向黄帝说道,“义父!”

  他也知嫘祖是想让自己喊“干爹”,但他觉得自己对黄帝只有崇敬佩服之情,并无亲情在里面,虽说干爹与义父两者意义大致相同,但他固执的认为,干爹喊起来显得亲热,义父相比之下就有些冷淡了。

  嫘祖哪里知道他有这番心思,反正称呼不同,意义却相同,当即喜笑颜开,黄帝听了,也不住点头,似乎极为满意。

  黎昊紧接着道:“那义父是答应了?”

  黄帝眉头舒展,开怀笑道:“联盟事务繁多,青阳又未受历练,许多事还需要我去处理,故而……”

  黎昊叹气道:“那就是不行了?”心中有些失望,埋怨黄帝以日理万机为由,实则铁了心要去彤氏那里。

  黄帝摇头道:“那倒不是,多留几日恐怕不行,但今日我是不会离开啦。”

  嫘祖和青阳同时惊呼:“当真?”

  话音未落,屋外也传来声音:“那真是太好啦!”正是女魃、昌意、昌仆三人。

  黄帝看到妻子儿女欢呼雀跃,不禁唏嘘,他又何尝不想享受这天伦之乐,只是他一直以造福轩辕族人为几任,眼见东夷、神农两大联盟不断变强,他哪敢有丝毫懈怠?

  女魃曾经多次问过,为何不常来看她和娘亲,每次他只能微笑不答,女魃又说他偏心,只去二娘那里,殊不知他大多时候,处理联盟事务到深夜,最后便在明台歇下了。

  对于女儿的这些误解,他没有解释,只因除了大部分时间歇息在明台以外,确实去那边多了几次,只因那边有服侍的族人,他有些习惯了。

  虽说他总告诫自己,决计不可贪图享乐,但有时却身不由己,待要想改变时,却现自己已无法抽身。

  这一次黎昊主动相留,他原本打算拒绝,但看见豆蔻年华就跟着自己的爱妻,此刻已是两鬓花白,身患重病,模样憔悴至极,心中甚是疼惜。

  想起她少女之时便不管不顾跟随左右,又帮助自己教会族人养蚕缫丝、制作麻衣,从来都是任劳任怨,不畏艰辛,思来想去,实在亏欠她太多,这才决定留下来。

  除此之外,他从力牧话语当中,隐约得知那些惊人之语出自黎昊之口后,震惊之余,更加坚定了拉拢的念头,何况此人一直有化解轩辕与东夷恩怨的念头,正和自己不谋而合。

  只是自从制陶技艺比试以来,他却从未再来找过自己,竟还要找人代言,这突如其来的生分让他摸不着头脑,正好可借这个机会加深感情。

  想罢,他暂时将联盟事宜放在一边,敞开心怀与妻子儿女共度来之不易的时光。

  众人围坐在一起说笑谈心,外面虽天寒地冻,屋内却温暖异常,一片祥和,后来用过晚饭,又聊到深夜,这才依依不舍的各自回房休息。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上古华夏_第一八七章 天伦之乐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shangguhuaxia/898683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