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一喜一忧_上古华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八六章 一喜一忧 (第1/1页)

  第一八六章一喜一忧

  黎昊将黄帝就要过来的消息,告诉了嫘祖等人,儿女们只是十分欢喜,嫘祖却故意板着脸,絮絮叨叨的数落了一番。

  但她嘴角的笑意已然出卖了她,黎昊知她嘴硬心软,内心实则盼望已久,对此也不在意,装出一副知错的表情,任由嫘祖斥责。

  过了片刻,嫘祖忽然说道:“你们怎么还站在这儿,赶紧收拾收拾啊!”说着便站起来,接着道,“我这就亲自去整治饭食,可不能马虎了。”

  说到这儿,脸上早已堆满了笑容。

  女魃笑着说道:“爹这次来,可是特意来看娘你的,若是让爹看见娘还在劳累,那我们几个可就要挨骂了,还是我去吧。”

  嫘祖笑着点头,本想说“让昌仆过去帮你”,但想起昌仆有孕在身,便改口道:“那你去吧,若忙不过来,就来屋里喊人帮忙。”

  昌仆见状,便要过去帮忙,却被女魃推了回去,转头对昌意道:“二哥,你过来帮我!”

  昌意立时皱眉,满脸的不愿意,苦着脸道:“怎么又是我?他、她、他们不都闲着么?”嘴上虽这样说,身子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了过去。

  他只是奇怪平时准备食物这种事情,原本都是由昌仆一手打理,不知怎么,近日全变成了女魃,他也曾问过昌仆,但她总是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

  兄妹两人前脚刚走,黄帝便走入了院子,其余众人一同拥上去相迎。

  黄帝满脸焦急,一看到嫘祖,便急忙握着她的双手,关切道:“听说近日来你身子不适,怎么不早点跟我说?现在好些了么?”

  如此温馨的关怀话语,嫘祖许久未听到了,此刻听来,不禁眼圈微红,热泪盈眶,笑道:“别听孩子们瞎说,我身子可好着呢,依旧可以帮你教族人们……”

  说还未说完,便弯着腰不住咳嗽起来。

  黄帝从未想过嫘祖身体竟会病的如此严重,又是自责又是怜惜,吩咐道:“外面风大天冷,赶紧扶你们娘亲回去,我们屋里说话。”

  嫘祖此时已停止咳嗽,却仍紧紧抓着黄帝的手不愿放开,生怕这一放,今后再难有机会,嘴上一个劲的说道:“我没事,我没事……”却始终不肯迈步。

  黄帝见此情景,便示意青阳、昌仆两人让开,左手仍然紧紧与嫘祖双手相握,右手则是抽出来,搭在嫘祖肩头,慢慢的扶着往屋里走。

  黎昊等三人见了,都只是笑笑,也不催促,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后面。

  众人来到屋里,围在火堆旁坐定,各自诉说近来所见所闻,其乐融融,笑声从未停歇。

  期间昌仆担心昌意之前很少整治饭食,恐他手忙脚乱,便悄悄过去帮忙,女魃劝阻不住,只好顺从,但也只捡一些轻松简单的活计给她。

  黎昊见黄帝、嫘祖两人相谈正欢,全然忘记了屋中还有他人,为了不打扰他们,便拉着青阳走出了屋子。

  此刻他才知道,原来黄帝对嫘祖并非无情,反而关怀备至,至于为何很少来这里,他便不得而知了。

  看到嫘祖神采奕奕,青阳等人欢喜异常,又想到彤氏母子会因此遭受打击,黎昊心中便说不出的欢畅,郁闷了大半天的情绪终于得以消散。

  青阳眼见父母恩爱如初,心中十分高兴,不过也有一丝隐忧,此刻见黎昊就在身旁,附近更无旁人,当即问道:“你今天不会真的就要走吧?”

  黎昊笑道:“不走啦,不走啦,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夷彭母子的表情,真是太解气啦!你猜猜他们现在会是个什么恼怒模样?”

  青阳只是微笑,并未回答,得知黎昊并不会立即离开,他悬着许久的心终于可以落下了。只是正如女魃所说,少昊始终都要离开,以后的日子,一天得当做几天来过,在一起的日子确实越来越少了。

  ……

  夷彭扶着彤氏回到家中,着人将备好的饭食端了上来,说道:“娘,无须为他们动怒,先吃点东西吧!”

  彤氏仍在为刚才的事烦恼担忧,此刻哪有什么胃口,面对儿子端过来的稀粥,用力的推了出去,怫然不悦道:“没啥胃口,原本想当面找那个女人,为你讨个公道,不想会变成这样。”

  夷彭道:“爹既已做出决断,便无更改可能,娘这又是何苦呢,至于对付他们一家之事,我们再慢慢谋划便是,总不能让他们一家好过!”

  彤氏眉头一扬,喜道:“儿呀,莫非你又有主意啦?”

  夷彭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道:“总会有法子的。”

  彤氏神色黯然,叹气道:“哪有这么容易,除了他们一家人外,那个叫昊的东夷人亦着实可恶,若不是他多嘴,你爹又怎么会离我们而去。”

  说话间咬牙切齿,满脸恨恨之色。

  夷彭听到母亲牙齿咯咯直响,心中也是怒不可遏,恨道:“娘你可能还不知道,有族人见到昊三番四次的进出力牧家中,交往甚密,我总觉得力牧屡次向父亲进言,不许我担任护卫头领,多半就是昊这个人在从中作梗。

  他虽是东夷人,却与青阳关系非同一般,处处与我作对,若不是他身在轩辕城,受父亲庇佑,我早就想除掉他了。”

  彤氏道:“那这个人定然留不得了,只是在轩辕城却不能动他,否则引起你爹的疑心,那就大大不妙啦。”

  说罢,神色凄然的望向门口,目光闪动,似乎是在等一个人的到来。

  夷彭点头道:“儿子心中自有计较,无须娘费心。”说完重新端起碗,继续道,“粥都快凉了,娘还是吃一些吧。”

  彤氏呆呆望着门口,对于儿子的言语恍若未闻,许久后才幽幽开口道:“哎,也不知你爹何时才会过来?”

  夷彭这才知道母亲的心思,劝道:“爹向来宠爱娘,估摸着在那儿吃顿饭就会赶过来。”

  见母亲回头,脸上却尽是担忧不信之色,又道:“我这就派个人去催一催,就说娘亦身体不适,回来以后便滴水未进,爹听了必定会火赶来。”

  彤氏急忙点头,当即催促儿子着手去办,眼见族人奔跑走开,她才拍了拍胸口,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正在阅读章节:上古华夏_第一八六章 一喜一忧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shangguhuaxia/8983492.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