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左牵黄,右擎苍_上古华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左牵黄,右擎苍

  虽然已经进入秋天,但天气依然炎热,傍晚时分,天气稍微凉快一点,领夫人便出了。

  她先是偷偷摸到老林里的草房旁边,确认里面没人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看到屋里的十几袋粮食,第一个念头,就想着回去找几个亲信来搬走,不过一想到最终目的是要彻底赶走他们母子,只是贪婪地摸了摸,依依不舍地走出了屋子。

  边走边想:就凭这一点粮食,他们拿什么跟我斗,我今天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在地里变出更多的粮食来!

  想罢,领夫人悄悄地推开眼前的草丛,远远看到前方地里有两个身影,认定就是那母子二人以后,以膝盖触地,躬着身子悄悄往前爬。

  汪汪!

  领夫人停顿了一会儿,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查看身后,并无任何现,继续往前爬,低头的瞬间,猛然现肚子下面,有一只黑乎乎的东西。

  汪汪汪!

  领夫人大骇,顾不得继续隐藏,拔腿就往回跑,结果那小东西紧追不舍,还在追逐的过程中咬掉了她的一只草履。

  昊母听到狗吠,放下了手中的骨耛,对黎昊道:“昊,听到声音没有?”

  黎昊笑道:“小黑可能碰到了同类,如今正在狗咬狗呢!”

  昊母笑了笑:“瞎说什么呢,那条狗也就你说的小黑,那么瘦弱,能打得过谁啊!”

  黎昊扭头望了一眼事地,装出一副大人模样,老成道:“人呐,只要心里有鬼,就会心虚,到那时候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害怕。”

  昊母惊道:“你是说刚才有人,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那条狗咬到族人就不好了。”

  黎昊拉住母亲道:“娘,您也说了,就凭小黑那身子骨,能伤谁呀,附近的族人哪个不是打猎的能手,你不是还说过曾经吓走过一头黑熊嘛。”

  “那是真的,当时你还这么小,只会哭……”

  黎昊不想再听婴儿时的丑事,打断道:“再过几日,粮食就可以收获了,我们没有那么多草袋子,就把粮食放在建好的仓廪里,也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昊母点头称是,开始专心致志的打理田地,把刚才的事抛在了脑后。

  领夫人被追了一会儿,看到前面有族人出现,心下稍安,只是回头一想:我为什么要怕那条黑狗,当初赶走他们母子、嫁给领之前,自己也经常出去干活,这种小东西从不放在眼里。可是嫁给领以后,成了有黎氏部落的领夫人,自己就不用再出去了,久而久之,连胆子都小了。

  回过头打算一雪前耻时,现早已没了黑狗的踪影,气愤地踢了踢路面的石子,懊恼地走回了部落。

  经过打听,得知今年部落里的收cd不好,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位于部落中央的那个仓廪,原本是丰收之年储存多余粮食用的,近几年以来收cd不好,便渐渐废弃了。

  仓廪不大,却也不是一户甚至十几户的粮食可以装满的。

  领夫人想到这些,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黎昊和母亲回到家时,小黑已经提前回来了,它蹲在黎昊特制的栅栏里,冲母子二人用力地摇着尾巴。

  昊母叹气道:“它又饿了,家里都已经没东西给他吃了,我可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黎昊微笑着,母亲每天都会说同样的话,但每次看到儿子把食物扔给小黑,她又总会心疼,不得不再做一份。

  况且如今家里的日子已经越来越好,准确地说,以前依靠母亲勤劳的双手,日子本不应该那么艰难,奈何母亲太善良了。

  小黑是一条黑色的狗,母亲对此深信不疑,黎昊开始时持保留意见,后来通过相处后,渐渐现了小黑的确是条狗的蛛丝马迹。

  先就是摇尾巴,尽管不是示好的意思,但也是一个显著特征;其次便是叫声,黎昊怎么听都感觉是狗叫;最后要数小黑的撒尿姿势了,直挺挺地站立着,后腿微微向上抬,不多时一股“清流”哗哗地流了下来。

  除了小黑以外,黎昊还试图蓄养过一只鸟,不过那只倒霉的鸟在与小黑的领地争夺战中,遗憾落败,最后成为了小黑的一顿美餐。

  从此时起,黎昊对小黑是怀有戒心的,他深深明白,此时畜牧业都还处在初始阶段,指望宠物无比忠诚自己,倒不如趁早洗洗睡吧。

  收获那天,昊母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年的收成会这么好,每一块地的收cd是去年的两倍还不止。

  黎昊粗略地算了算,两块地收获的粮食再加上陶器换来的,比去年收成的五倍还要多,也就是说,重回部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自从族人们愿意到树林里来以后,整个树林变得热闹起来,黎昊更是乐意接受这种转变,其中大部分人对他们母子的关心都是真心的,但也有例外。

  比如刚刚走出去的妇人,黎昊就不止一次地看到,她鬼鬼祟祟地在周围偷窥,而且每次进屋后总是左顾右盼。

  黎昊一下就想到了二娘,也只有她如此惦记他们母子了。二娘?呸!若不是母亲在身旁嘱咐,他早就爆粗口了。

  既然是那恶毒妇人派来的,不妨去放一放烟幕弹,黎昊的确就这样做了。

  他不着痕迹地偶遇了妇人,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冲妇人吐起了苦水:“今年收成很不好,别说一仓廪的粮食,就是往日答应给你们的粮食恐怕都不能兑现,母亲觉得愧对大家,正准备离开呢!”

  妇人对黎昊的话深信不疑,收成不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对于母子的离开,她多少有些于心不忍。这么多年来,谁没受过昊母的恩惠,可另一边却是领夫人。

  最终她还是把黎昊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领夫人,以表达她的衷心,目的就是在部落分共有财产时,自己可以多得一点,而这一点有可能就是孩子的命。

  领夫人大喜过望,当即召集众人朝树林进,她要做的不仅是赶走他们母子,还要在他们走之前,尽量地羞辱他们,否则难解她心头之恨。

  可是令她气愤地是,领和巫祝两人一个也不愿意去。一位是她的父亲,一位是她的夫君,竟然都已经站在了他们母子一边,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你们都是我的亲信,只要你们帮我赶走他们母子,以后分东西你们永远是最多的!”领夫人召集了几个亲信妇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上古华夏_第八章 左牵黄,右擎苍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shangguhuaxia/7167524.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