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赢得更深哭一场_全知全能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6章 赢得更深哭一场 (第1/2页)

  事到临头,时隔好几年,许广陵惊异地发现自己居然对这个世界还是很留恋。就比如此时,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霓虹,他第一次觉得这夜景很美,也让他生出了一丝不舍之心。——如果今晚之后,再不能看到的话。

  清晰地感受着心中的这个念头,许广陵有点醒悟也有点自嘲地笑了笑,原来,他还并没有“看破红尘”。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许广陵轻轻念诵着唐朝孟郊的这首《游子吟》,接着,又念诵起了朱自清的那首《背影》,而待念到“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时,许广陵终于泣不成声,泪水从脸上滚滚而落。

  这一刻,许广陵毫无遮掩,任心中情绪肆意宣泄。

  良久,良久,又良久。

  良久之后,许广陵才伸手一抹脸上,然后轻轻道:

  “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了。”

  “爸爸,妈妈,不论今一晚是祸是福,我都想告诉你们,你们的儿子这几年,生活得很好,很好。你们能听到吗?你们,也还好吗?”

  不知又过了多久,总之是很长的时间,许广陵的情绪才稍有平复,而就在此时,肚子咕嘟一声,却是饿了。也难怪,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而上一顿饭,还是早晨时在火车上吃的。

  最后的晚餐?

  许广陵脑海中莫名地闪过这几个字,然后摇摇头,微微笑了笑。

  只是此时脸上泪水斑驳,这笑容估计不大好看。

  随即,许广陵认真洗了洗脸,然后来到厨房间,打开冰箱。临走之前许多食材已经用完或者处理掉了,现在冰箱里是空空如也。说空空其实也不对,因为还有一样东西,土豆。

  这是惟一的能稍微多放一点时间的东西,也因此,被许广陵留了下来。

  不过却也不多,只有六个。当然,足够用了。许广陵取了其中三个,然后就是清洗、削皮、切丝,再接着就是下锅翻炒。

  炒土豆丝。

  素炒的话,外头的做法,多半是会加点醋,而且稍微炒了炒就起锅,吃到嘴里脆生生的。另外,为了防止土豆丝表面的淀粉质粘锅,在下锅翻炒之前,多半还要把土豆丝在水里过一下,把那淀粉质冲洗掉,沥干后再下锅。

  这样炒出来其实也挺好吃的,只是许广陵吃不惯。

  因为他妈妈不是这样做的。

  他妈妈就是把土豆切了丝之后,直接下油锅翻炒,而且是略多的油,较长的翻炒时间,翻炒之后,还要让土豆丝在锅里再闷煎会,煎到面面的,煎到微焦,然后才起锅盛盘。

  用这样的土豆丝尤其是那汁拌米饭,是许广陵自小时起便经常吃也非常喜欢吃的饭菜。

  那样的口感,那样的味道,那样的记忆,从舌尖延伸到心底,此生此世再不能被替代。最初是喜欢,后来是习惯,再后来成了理所当然,再再后来,便成了记念,以及此生的惟一。

  所以这些年间在外面大小饭馆酒店吃了很多菜,慢慢地,有一道菜许广陵便不再

  正在阅读章节:全知全能者_第6章 赢得更深哭一场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quanzhiquannengzhe/215730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