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狼,好多狼_墨世修仙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柳儿

  黄药师是一位修仙者,而且还是一位筑基成功,有能力冲击结丹境的散修,这在修仙之中可是不常见。

  因为从练气期到筑基期这一质的飞跃是需要服用筑基丹的。

  古往今来不服用筑基丹就筑基成功的人倒也有那么几个,但那都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绝大多数人都是靠着筑基丹才筑基成功的,由此可见筑基丹的重要性,简直就是鱼跃龙门时凭空多的一种助力器。

  但是经过修仙人士不知多少年的采集掠夺,炼制筑基丹所需要的主要药材早就接近枯竭。

  除了几大门派所看守的的秘境还有着产出之外,外界这些地方早就被疯狂的修仙者扫荡一空。

  像筑基丹这种珍贵的丹药,各大宗门也是珍惜异常,基本上不会让它流到外边。

  因此散修想要筑基成功,除了加入宗门之外别无它法。

  不过事无绝对,黄药师就是一个列外。

  黄药师本来是一个秀才,二十多岁时,进京赶考。

  在赶考的路上却误入迷途,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个废弃的古洞里找到了一些修炼的法门,还有几个装着丹药的玉石瓶子,几大葫芦黄色的药粒。

  黄药师是一个一心向往科考的人。

  封妻荫子,光宗耀祖是他的梦想,所以对于找到的所谓的修行书没多大兴趣,胡乱的塞怀里就准备出去。

  因为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再有一个月就要开始了,他可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空虚的求仙问道之上。

  在洞里转了五天之后,黄药师就无奈的放弃了参加这次科考的打算。

  这两天他除了能在古洞,还有古洞最里边的一个露天塌陷的山谷里活动之外,哪里都去不了。

  没有办法的黄药师只能在洞里乖乖的修炼功法,因为那洞里有一块石壁上清楚的刻着,筑基不成功别想离开这个古洞。

  黄药师按照石壁上留下的文字尽心尽力的修炼着,饿了就从葫芦中倒出一粒丹药吃。

  那丹药却也神奇,一粒下肚,半月不饿。渴了就去洞里山谷喝点水,炼的心烦了就钻研钻研一些药术,日子过得飞快。

  山中无甲子,洞中岁月长。玉兔东升,红日西沉,寒来暑往,日月如梭,转眼间就不知过了多少年,一日日枯燥无味的重复之中,黄老邪终于突破了练气期十二层,成为筑基期修士。

  虽然几大葫芦辟谷丹所剩无几,四个筑基丹也被用掉了三个。

  成为筑基期修士后,黄老邪稳固了一下自己的境界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把手放到洞口石头上的掌印里之中。

  在浑身的灵力都注入到这块石头之后,黄药师终于看到了出路。

  重见天日的黄老邪,没有再进京赶考。

  在洞中的这些年,他才现最令自己魂牵梦绕,肝肠寸断的是自己的双亲,是进京赶考头天夜里不知道鼓起来多大勇气,羞红了脸颊,却依然拉着自己不肯放手的柳儿。

  这些年在洞中,父母的音容不知道在自己脑海中盘旋了多少次,柳儿朦胧的泪眼,和那句低不可闻的‘我等你’愈的清晰。

  不知道有多少次他都在心中对自己说,算了吧,就在这里结束了生命吧,不再受这份煎熬了,可是想到父母的殷殷期盼目光,想起柳儿那朦胧的泪眼,他就又鼓起来劲头来。

  现在终于破关而出,多年苦修,终于拨开了乌云见到了月明,他怎能不欣喜若狂,怎能还去想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在他的心中,现在就是把整个江山给他,也不能让他回家的脚步慢上一分。

  满心的欢喜到了家乡之后,就全部不见了,在他的记忆之中,父母还是他临走时的样子,柳儿还是羞红了脸的模样。

  回到家乡之后,迎头的一桶凉水浇下,才让他想起,原来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

  父母不在了,柳儿也不见了,唯一让他有些熟悉的是那几间破败的屋子,长满杂草的庭院。

  昨天这个庭院中所生的一切仿佛还在眼前,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包括父亲高高举起的枝条,和母亲面带愠色的责怪。

  黄老邪从诧异的旁人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其实就是不问他在心中也能过猜到个大概出来。

  “奥~,这家人啊……

  说起里也坏可怜的,老两口就一根独苗苗,听说还很有才学,年纪轻轻的就中了举人,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

  可是,好也好在这才学上,坏也坏到这个才学上。

  中了举人不久之后,这家的公子就进京赶考去了,临走的时候曾经说过,多则年半,少则一年,就会回还。

  可是也老两口盼啊盼,一个一年半过去了,又一个年半过去了,直把盼到青丝变白也没有盼到儿子归来。

  后来就有传言回来,说是这家公子在赶考途中遇到了歹人,丢掉了性命,

  也有的说是这家公子原本就是一个生性薄凉之人,在外面早就做了大官,只是羞于提及自己以前贫苦的出身,所以就干脆断绝了关系,

  也有的说是在京城中得到了高官青睐,娶了高官的女儿,给别人作了儿子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直到这老两口死去,那个公子也没有回来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他就是还在人间,估计也命不久矣了。”

  说话之人说道这里之后,稍微停顿之后,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轻“奥”了一声接着说道:

  “说起这个,倒是要说说另一个人了,这个人叫柳儿。

  据说是跟这位公子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在这位公子走了之后,就一直苦苦等待公子的归来,只是却同样没有等到这位公子。

  这个时代女人们那能有什么自由呢?

  最开始在柳儿说出与公子私下的婚约之后,家里人倒也不急着让她嫁人了,

  毕竟远在几千里之外,万一遇到个什么意外情况什么的,耽搁了行程也很正常?

  再说,这位公子就是此次进京没有高中,单单一个举人的身份就足矣令他们一家高攀不起了。

  因为心中有着打算,柳儿一家对这公子的家人倒也不错,没事了就来开解开解这位公子的父母,隐约之中也有了亲家般的关系。

  但是三年过去了,这位公子照样还是没有回来,此时早就有一些说法在这里的人们间暗暗流传,只是人们都不太相信而已。

  现在时间过了这么久,还是不见这位公子归来,人们倒是也都相信了这些说法,包括这位公子的父母。

  虽然在心里还是不想承认,但是三年的时间里连一封那公子的信都没有收到,就是再不相信,心中儿子大半是回不来的想法,还是占到了上风。

  柳儿的家并不富有,农家养个闺女并不容易,此时三年过后,见到这家公子归来无望,就又开始给柳儿张罗婚约。

  不说能要对方多少彩礼,但最起码也不用再继续的赔吃赔喝了。

  况且说实话,一个女人又有多少个三年可以浪费呢?能让柳儿这样空等三年,他们自认为已经很仁慈了。

  但是柳儿却是一个痴情人,任凭父母百般劝说,万般逼迫,就是死活不同意,就算是媒婆说的怎么天花乱坠,她也绝不看对方男子一眼。

  柳儿的态度,终于把她的父母弄出了真火,在就在他们准备用强的头一天晚上,柳儿简单的收持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在夜色之中敲开了这公子家的门。

  在得知柳儿和父母闹了别扭之后,这公子的父母在感动之余就立刻劝说柳儿回家。

  柳儿是个非常好的姑娘,这几年公子不在家,多亏了她经常来帮助做些活计,和老人家聊聊天,说几句开心话逗逗乐,两位老人是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心底善良的姑娘。

  两人甚至在私下里说过,只要自家儿子一回家,不管考上没考上,就立即让他给柳儿成婚。

  即使他不同意,绑也得把他绑着,老汉甚至说‘他敢,不同意腿我把他打断,小兔仔子还想翻天不成。’

  不过到底还是没有打断,因为这公子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两位老人也是知情达理之人,如果自家孩儿在家怎么都好说,可这都几年过去了,连个准确的消息都没得到,外边还有着各种谣言在流传,说什么都不能误人家孩子的一生。

  柳儿的痴心是不改的,不管两位老人怎么说,就是闭着嘴不说话,几年的时间相处下来,她对这老人家里面的摆设也都是极为了解,夏日的时候,有几次衣服都是她来晾晒的。

  在两位老人的劝说中,这位平日里性格温顺,从来都没有对两位老人的话拂逆过的柳儿,这次却固执的没有听话。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墨世修仙记_第十八章狼,好多狼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moshixiuxianji/7891262.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