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柳儿_墨世修仙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劈柴达人

  不要去抱怨上天的不公,如果抱怨有用的话,也不会经常会有人大骂苍天无眼了。

  朝着自己心中的目标前行,不管风霜雨雪,都认真的对待每一个日子,走着走着,有时你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沉睡中的墨青就有意外的收获。

  此时早已夜深人静,只有墨伦大叔的呼噜声从隔壁一高一低的传来。

  一层淡的肉眼几乎不能察觉的光,不知何时覆盖了墨青全身,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那光有点神奇,看上去很平常,但是却又流露出丝丝神秘,于朴素之中带着一种无法言表的神奇韵味。

  但是它又特别容易让人忽视,似乎早就和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是天地万物的一部分。

  就是一个修为很高的修士,此时站在墨青面前,仅靠神识都不会觉察出什么不妥来。

  神秘的光在墨青身体上静静流转,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却能够让人觉察出它是黑白两种颜色的。没有为什么,就是一种从心里升出来的感觉,让人不加思考的就认定了那光就是那样。

  那层光幕,存在的时间很短,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和它出现时一样,消失的时候也是让人不可察觉。似乎它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而已。

  夜,依旧是静悄悄的。

  但是墨青被累肿的胳膊腿等处却不知何时恢复了正常,手上被磨破的伤口,都已经完全长好,只有一层老皮覆盖在上面,轻轻一碰就会脱落。

  这难道就是那层神秘光幕的作用?

  睡梦中的墨青似乎感觉到很舒服,将福将在他鼻子边微微晃动的尾巴扒到一边,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墨青在大公鸡的叫声中转醒,转头在床上看了一圈,现福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跑出去了,门外传来李婶轻声呵斥大公鸡的声音,怕它把熟睡中的墨青吵醒。

  李婶的呵斥声刚停下,这个听不懂人话的家伙就扯着喉咙仰天长叫了一声,一嗓子还没叫完,高昂的长鸣就变成了一连串惊慌的‘咯咯’声,看样子是被李婶踹了一脚。

  轻笑一声,墨青拉过衣服三两下就套在身上,穿好鞋站在床前美美地伸个懒腰,从身上传来一阵“噼啪”声。

  “咦?这是怎么回事?”墨青惊奇出声。

  因为他忽然间现身体竟然没有了丝毫的疲惫,全身的酸痛都一扫而空,只觉得此时有着用不完的力量。

  他原本以为自己要好几天才能适应这种强度的训练,没想到才两天就已经完全没事了,这让个现让他惊喜异常。

  墨青把这些归结到昨晚深度的睡眠,和黄老邪那些杂七杂八的药上。

  当现手上的伤全好了,并且还长出了一层嫩皮之后,墨青感到事情没有那样简单。

  黄老邪的药再神奇,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让他受伤的手复原,更别说新长出来的肉还和原来的颜色一样,弄得墨青都分不出来那里才是昨天磨破的地方。

  自己身上到底生了什么?墨青盯着自己恢复如初的手,陷入沉思。

  从在盘古山脉的时候开始回想,以前生的一幕幕清晰的从眼前划过,自己两三岁的时候老头子笑嘻嘻的抱着他在小溪里洗澡。

  上树掏鸟蛋,不小心碰到了马蜂窝,屁股蛋上被叮出几个红的亮的大包,整个人从树上掉下来,摔得遍体鳞伤。老头子抱着自己,满脸心疼的给自己抹药,止血。

  完了之后,跳上树枝凌空一掌把马蜂窝打得稀烂,所有马蜂死于非命。老头子翩然落下,大声向自己说爷爷给你报了仇。

  却没留意有两只死马蜂落在了脖子里,然后脖子上同样出现两个大包的老头子,抱着自己向家里走起,一边忍着疼,一边嘻嘻哈哈的哄着哭的不可收拾的自己。

  还有一次,野狼来袭,老头子……墨青站在床前,泪流满面。

  说好了只是想一下以前自己受伤之后身上会不会出现这种怪事,为何满脑子都是出现的都是老头子的身影?

  记忆的闸门一经放开,便一不可收拾,前一段时间被他强行压下的情感,如同洪水一样把他淹没。

  墨青静静站在床前,脸上带这一丝说不出来意味的笑容,任由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不知过了多久,才长叹一口气,从记忆中回过魂来,伸手在不知何时跳在他肩膀的福将头上轻轻抚摸一下。另一只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两把,把泪水的痕迹擦去,否则让李婶看到,又得担心了。

  看来我以前是没有这种能力,墨青收敛心神,在心中整理思路。那就是掉下悬崖和莫名其妙到达这个地方的之间的那段时间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才使自己得到了这种能力。

  可是,这段时间在他的脑海里却是一段空白,还不能使劲回想,不然脑袋就会像被撕裂了一样的疼痛。

  那段时间里,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或者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生在自己身上?墨青不得而知。

  不过想到自己和福将两人的身体和年龄都缩小了好多,心里也就释然了。

  连年龄都能逆转,那再多点奇怪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反正自己现在还活着,而且力量还大的惊人,再多上自动恢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再纠结了,迟早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墨青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揉揉泪水尚未干的双眼,抬步走出了屋子。

  李婶没在院子里,还好,这样她就不会看出异样了,墨青心中暗自庆幸。

  慌忙跑到屋里舀了两瓢水,端着盆子刚走到门口在洗脸石上放下,就看见李婶从大门口走了进来,来不及说话,墨青直接就把脸埋到了脸盆里。

  把脸埋在水里咕嘟嘟的冒了以会儿泡,又搓了几下,感觉没有哭过的痕迹了,墨青才抬起头来。在布帕上擦了擦之后算是洗好了脸。

  “你这孩子,洗个脸也不好好洗,昨天都累成那样了,怎么不多睡会儿,你黄伯伯还没来呢。”

  “是不是被公鸡吵醒了?这个该死的东西,今中午我就把它给炖吃了”

  “不管公鸡的事,主要是婶子做的饭太香了,我在梦里肚子就“咕咕”直叫”墨青笑着为那只正欺负小母鸡的大公鸡开脱。

  “臭小子就会哄你婶开心,饭还做没好呢你就闻到香味了”听到墨青这样说,李婶果然喜笑颜开,忘记了找那只该死的公鸡的麻烦。

  提着水桶,墨青不顾李婶的阻拦出了门,向小溪跑去。今天的力气特别充沛,不泄泄墨青感觉憋的难受。

  “栓子叔叔早”墨青对往屋里抱柴的栓子喊道

  “是墨青啊,又起这么早掂水呢?你这孩子也不嫌累!”

  秋天的早上有着一层淡淡的晨雾,给远处的树林披上了一袭乳白色的纱衣,也给路边泛黄的草丛上挂了一粒粒漂亮的水珍珠。

  几只早起的鸟在林中欢快的鸣叫,声音很好听,如同银铃一般悦耳。

  一片红叶落到水里,激起点点涟漪,然后随着清澈的溪流慢慢的飘远,有时遇到石头的挽留又会停留片刻,接着又追逐着流水前往远方。

  “哗”“哗”的两声水响传来,墨青已经打了两桶水提着跑开了,几条受到惊吓的青灰色小鱼,在水中一闪就藏到了石头缝里。

  今天的水很好提,昨天提的水村里人大多都没有吃完,所以墨青把三十几户人家的水缸提满,才花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一手掂一个大水桶回家时,黄老邪已经在墨伦大叔家坐着了,看到墨青回来,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显然是对墨青能够自觉的起来去提水,感到相当的满意。

  擦擦手,墨青端起已经盛好的饭就吃了起来,一早上的运动早就使他饥饿难当了。

  墨青吃的很多,不仅吃光了李婶特意给他炖的一大碗鸡蛋糕,还吃了三张大饼,啃了两根肉骨头,都快赶上墨伦大叔的饭量了。

  墨伦大叔的伤这两天也恢复了很多,今早上都能拄着墨青特意给他做的拐杖出来走走了,虽然只是走了一会儿就让李婶给轰了回去,可墨伦大叔依然高兴的合不住嘴。

  墨青今天训练的内容已经换了,黄药师不让他再提水了,再提水的话,他的桃树真的可能会被淹死。

  于是。墨伦大叔的院子了就多了好大一堆尚未劈好的柴。

  墨青双手握着一把长柄斧,对着立在墩子上的木头就劈了下去,随着清脆的喀嚓声,那木头就被均匀的劈成了两半,露出干净的暗黄色或红褐色。

  墨青劈木头的手法很奇特,看上去用力的地方不是双臂,而是腰腹。

  一斧子砍开柴之后,斧头却没有停顿,在空中抡一个圈就又劈了下去,与此同时,一段截好的木头已经被他轻轻一脚踢到了木墩上,稳稳当当的立着。

  就是遇到最棘手的树疙瘩,墨青也能一眼看出它的纹理结构,几斧子下去它们就乖乖的开裂成两半。

  上辈子跟着老头子抡了那么多斧子,跟那么多的木头打过交道,这点本事墨青还是有的。

  劈到兴起,墨青伸手就把上衣给脱了,光着膀子继续着他的劈柴大业。明亮的汗水流过他稚嫩的脸庞,淌过他扁扁的胸膛,然后跌落在地上。

  黄药师,李婶还有拄着拐杖有出来的墨伦大叔,望着墨青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脸上表情都有些呆呆的。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墨世修仙记_第九章柳儿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moshixiuxianji/789125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