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柳暗花明_楼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楼乙浑身是血,被端木司命搀扶着,此刻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站在他的身后,端木司命搀扶着他来到了会场之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楼乙此刻是以真面目示人,不过即便如此,也还是引起了桑兆仁的注意,因为从身形以及散出来的气息来看,他实在是像极了自己要找的人。

  反倒是齐锐吃惊的看着楼乙,艰难的开口喊道,“老哥!老哥!!!”

  楼乙有些虚弱的转了个头,却看到齐锐痛苦的昂着头,双眼充血的望着他,楼乙连忙开口道,“你怎么在这?”

  身后那高大的身影,声音隆隆道,“你认识我族的青龙奴?”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所有人都望向齐家所在的方向,早就有传言说齐家有古怪,却从未有人有确凿的证据,当初齐家究竟是如何深入诤山深处,又是如何盗得龙族墓地的宝贝。

  这一刻似乎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齐家被苍龙一族收做龙奴,所谓的青龙奴,是苍龙一族身为灵族顶级一员,以自身意念凝聚的灵印。

  这印记可以赐予对方乎寻常的力量,同时也会让对方无法反抗苍龙一族,说白了就像是龙族将自己的部分力量赐予对方,对方则为其效力。

  但是龙族自来不喜与人族交往,所以它们施展的灵印,更像是奴役对方的印记,这也是为何它的出现,会让齐家人如此痛苦的缘故。

  楼乙吃惊的看着痛苦不堪的齐锐,转头对身后那位高大的存在说道,“还望您不要难为他们了,他们是我的朋友!”

  身后的龙神看了楼乙一眼,而后冲着齐家人挥了挥手,那种几乎要焚烧他们躯体的感觉,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齐家人瘫倒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

  却在此刻听到龙神不耐烦的说道,“离开吧,我不想见到你们!”

  虽然他们此刻早已是虚弱不堪,但是仍然以最快的度,离开了此地,齐锐临行前一直看着楼乙,两人却再无任何对话,他是被齐隆拖着带走的。

  如此意外的一幕,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今日的齐家可谓是颜面扫地,只怕青龙奴这个事情,会以极快的度传播出去,而此刻桑家的家主桑兆仁,却已经露出来阴险的笑容。

  然而就在这时,楼乙却将目光转向了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桑家主咱们又见面了,你桑家的战奴生意做的如何了?”

  此言一出顿时语惊四座,身为东州这边的修士,齐刷刷的望向桑家,桑兆仁的脸上阴晴不定,他此刻已经明白,这小畜生就是从他手里逃走之人。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小畜生背后站着的可是龙神,它才是这东州真正的霸主,只不过它从来不屑于参与到人类的争斗之中,才让他们能够肆意的扩展地盘。

  但是诤山的深处,乃是人类的绝对禁区,据说只有齐家曾经进去过一次,然而结果是什么,他此刻也已经知道了,他自认还没有愚蠢到,敢跟龙神叫板。

  但是这小畜生摆明了就是扯虎皮做大旗,他只能皮笑肉不笑的对楼乙说道,“小友莫要胡说,我与你素未谋面,你这话究竟从何说起!”

  楼乙眉头一挑,拖着长腔说道,“哦?是...吗......?”

  楼乙转头对着龙神嘀咕了几句,不过看龙神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帮他,楼乙只好拼命的央求,龙神摇了摇头,随后消失在了原地,然而眨眼的功夫,它就又出现在了原地,随后手一扬,一些人突兀的出现在了会场中央。

  这些人有的是奴隶,有的则是看守他们的守卫,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其中一位明显不是东州之人的存在,他就是墨先生。

  此刻他正警惕的看着龙神,手里捏着一只漆黑无比的小盒,小盒之中有极为危险的气息流出,显然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想要以此来威胁龙神。

  很快他就现了桑兆仁,对方的脸色极不自然,显然一切都暴露了,桑兆仁看了楼乙一眼,而后灰溜溜的带着桑家人离开了。

  桑槐也完全没了傲气,等待桑家的将会是十分严峻的情况,倒卖战奴,以及诱拐修士成为战奴,光是这些就足够让桑家喝一壶的了。

  楼乙并没有阻止对方,因为龙神刚才已经明确告诉他,不要让他没事找事做,他只负责其安全,其他的事情将不再出手帮助。

  墨先生看到桑兆仁竟然弃他而去,就知道大势已去,他竟然想要捏碎那盒子,与这里的人同归于尽,然而龙神只是瞪了他一眼,就让他失去了抵抗之力,随后楼乙将他身上的东西搜刮了一干二净,随手将他解决掉了。

  再之后战奴被一个个救醒,他们道出了自己究竟是如何被绑架,然后又被喂食蛊虫卵,成为战奴的,在场的东州修士可谓是义愤填膺,一定要让桑家给个说法。

  不过很可惜,桑兆仁先一步逃走了,但是俗话说的好,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已经有修士,6续将此消息告知了所在宗门以及世家,一个声讨大军正在慢慢的成型中。

  至于他们究竟是真的想要声讨对方,还是借此侵占桑家这块肥硕之地,这就见仁见智了。

  端木枭将自己的弟弟带下去医治,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做什么完美的计划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缩的余地了,他站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道,“大家听我说,接下来我端木枭,将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将决定端木家的未来!”

  楼乙看着端木枭,他很清楚对方想要说些什么,狗急了难免要跳墙,只是他笑的颇有深意,今日无论如何,端木枭的奢望,都会以失败告终。

  先是失去了齐家的支持,如果再被打脸的话,分家的联盟将就此不复存在,所以接下来就是端木司命的表演时间,他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端木司命冲他点点头,将自己的腰杆子挺了起来,恰在此时端木枭的手指点了过来,开口说道,“大家也许都听说了一个传言,而这个传言就是,我端木世家嫡系唯一的一位继承人,是一个不懂丹道的丹痴,而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他......”

  “谁说我是丹痴!!!”端木司命上前一步,打断了端木枭的话语,同时将青药鼎取出,轰的一声落到了会场之上,狠狠的震慑了一下端木枭的心神。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甚至让端木枭忘记了接下来要说的话,他的内心已经有些慌了,因为一切都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在走,这时候有人悄悄的离开了会场,敢往本家所在地,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端木叶。

  端木司命虽然祭出了青药鼎,但是却并没有要使用它的意思,因为他还不是端木世家的家主,此物只允许价值使用。

  但是接下来他所做的事情,却让在座的一众炼丹师们,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只见他双瞳闪耀着金红之光,那隐藏起来的炎帝印记,悄悄的亮起一角。

  楼乙实时的将药草抛洒向他所在的位置,端木司命手掌虚空一抓,将它们规整到了一起,而后金红之光升腾,化作火焰将草药全部吞噬。

  “虚空炼丹?!!”有人出一声惊呼。

  孙家这次来的老者,此刻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端木司命,虽然他的手法还有些生涩,但是施展的这一手炼丹之法,已经足以证明,端木司命不仅懂得炼丹,而且造诣颇深。

  “此子前途无量啊……”老者喃喃自语道。

  而此时跟在他左右的一男一女,也死死的盯着端木司命,眼神之中没有惊讶,只有浓浓的战意。

  “彤儿、朔儿,他将会是药王盛典里的一匹黑马,你们回去后,可要再努力才行啊!”老者见自己的曾孙跟曾孙女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于是开口提醒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端木枭亲眼目睹了端木司命的炼丹过程,金红色的火焰,意味着什么,他比其他人更清楚。

  家族的秘辛,分家的这些人,经过多年的打探,也多少掌握了一些,当初端木家的老祖端木奇,就是得了炎帝的一点传承,才创建了如今的端木世家。

  然而如今的情况却是,大事未成,原本最好的突破口,现在却成为了心腹大患,他精心准备好的一切,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让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变成了没用的废话。

  端木枭无力的瘫坐在地,此刻他已经明白,他输了......

  就在这时端木叶出现在了广场之上,他看了一眼瘫坐在地的端木枭,眼神之中带着复杂的意味,而后又满脸激动的看着端木司命,连声说道,“好、好、好呀!!”

  “太爷爷,曾孙不孝,一切都是我的错,还望太爷爷不要难为青叔!”端木司命央求道。

  “好,好!”端木叶笑着点点头,同时转头看向后方,这时几个人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当中,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楼乙想要见到的端木青。

  百多年不见,端木青消瘦了许多,眼窝深陷,气息有些粗弱,皮肤也呈现出不健康的苍白色,在他身后的是典卫跟丧虺,这俩人受自己连累,也被关进了地牢。

  楼乙跑了过去,扑通跪倒在地,对着端木青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师傅在上,是徒儿来晚了!”

  端木青望着楼乙,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当初他告诉楼乙说要带端木司命离开,是为了让他得到更好的历练,其实这话只有一半是对的,而另外一半,是他不想让端木司命卷入到问仙楼的麻烦当中。

  那金甲女子给他的冲击力实在太重,他担心自己无法顾全全局,那个时候的他,只是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生怕端木司命出事,毕竟这是端木世家嫡系最后的血脉。

  所以他带着端木司命离开了北域,也离开了北州回到东州,结果却被他爹端木道找到,并带回了端木世家,此后一直被关押在地牢之中。

  如今的他修为几乎没有丝毫进步,而他这位一时兴起收的徒儿,却早已成长的让他难以置信了,此情此景,怎么能不让他心情复杂。

  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将楼乙扶起来,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你很好!”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楼乙_第七百四十九章 柳暗花明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louyi/8995807.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