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听你的_楼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我听你的 (第1/2页)

  结果显而易见,也正如楼乙预料到的一样,富甲取代了肖管事,成为了楼乙的监护人,未来的三年里,他都要在富甲的监护下生活,可想而知以后的生活,必定会与之前天差地别。

  看着富甲那吃定自己的样子,他只能在内心里暗自叹气,不过事情总也有两面,富甲说完要说的话,眼神突然看向楼乙身后,眼神中闪耀着诡异的光芒。

  楼乙自然明白他想干什么,这地方除了是肖管事平日办公的地方,还是他起居所在,现在肖管事突然死了,那肖管事生前的东西,肯定都在这里面,富甲如此贪婪之人,必定是想赶在肖管事家人敢来之前,先把值钱的东西顺走。

  就在他迈脚准备走进去的时候,身边却传来楼乙的声音,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焦急与担忧,甚至有些急促:“富管事不可!”

  富甲吓了一跳,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小家伙虽然吓到他了,可是那一声富管事确让他非常受用,要知道他想让别人这么称呼他已经很久了。

  只是凡人永远不能成为管事,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却不妨碍别人这么叫他,加之想到小东西每月的月例都将归他所有,心里自然美的跟花似的,不过他还是装作生气的说道:“小娃娃家的叫唤什么?是有没有规矩了!”

  楼乙装作必恭必敬的样子连忙道歉,但是随后说道:“富管事喜怒,我也是情急才会这么喊的。”

  富甲眉头一挑问道:“哦?你急什么?”

  “富管事您有所不知,肖爷爷每回外出的时候,都会在屋子里布下禁止,以防外人进入,现在肖爷爷不在,你若此时进去的话,恐怕”

  富甲内心一惊,此事他倒是见识过的,无非就是为了防止一些杂役监守自盗,所以身为管事的大部分都会布下一些机关,反正外人一般也不会随意出入别人起居,只有一些心怀不轨之徒才会如此,比如现在的自己。

  他用力的咳嗽两声,,以掩饰自己此时的尴尬,同时摸了摸楼乙的小脑袋,问道:“那肖爷爷有没有告诉你怎么解除禁止啊?”

  见楼乙快速的摇了摇头,他又不甘心的问道:“你也知道肖爷爷已经驾鹤去了,可是他的身后事还是要交接下的,你平常就没听肖爷爷提起过什么吗?比如钱都放在哪了之类的?”

  楼乙在内心狠狠的鄙视了富甲,这家伙果然是个坏人,肖爷爷都已经去世了,他却惦记着肖爷爷留下来的东西,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同时也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感到无奈,不过面上却无异常,像是似乎想起了什么,用力的拍了拍脑门说道:“我想起来了!”

  富甲心中一喜,连忙问道:“快说,想起什么来了?”

  这时才听到楼乙开口说道:“肖爷爷曾经说过,如果他有事不在,而有人找他的话,可以去杂役处找汪伯伯。”

  一听这话富甲的心如同坠入冰窖,这汪伯本命汪福海,是个比他还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他若真的去找了汪福海来,以对方的身份,他恐怕连汤也喝不到。

  看着近在咫尺的东西如同煮熟的鸭子飞了,他此刻的心情别提多难受了,不过看着眼前这栋大宅,想着以后自己就是它的主人了,还有一个小摇钱树在身边,心情又慢慢的好了起来。

  叹了口气假意嘱咐了几句,就带着三个手下离开了,而楼乙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鼻子发出一声冷哼,肖爷爷的确说过不在的时候去找人帮忙,但是却不是这个什么汪伯伯,而是外门的管事刘元。

  因上次的事情,两人一起操办了清平县的遗孤问题,加之两人兴趣相投脾性相近,一来二去反而熟络起来,两人经常相约出去喝酒,关系也是日趋亲近,所以肖管事为了以防万一,将一些事情交代给了刘元。

  至于那个什么汪伯伯,他可是不止一次听到肖爷爷骂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拿如此大恶人用来震慑富甲这样的恶人,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这也是所谓的恶人自有恶人磨。

  小家伙抬头看了看天,眼角挂着泪痕,想到待自己如同亲孙子一般的肖爷爷死了,心里别提多难过了,然而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必须赶在富甲再来之前,尽快将肖爷爷留下的遗物交给他的儿女们。

  想到这里楼乙擦去眼泪,抬头看了看天,撒开脚丫子跑了出去,目的地正是外门所在的管事处,富甲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五岁的孩童,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多,他此时正在自己家里幻想着明天一早接管姓肖的宅子,到时候只要算准时间,里面的东西照样会是他的。

  想到这一点,他的脸上再次笑成一个包子,只是这褶子更深了,配上那蜡黄的胖脸,总有一种想要撕碎它的冲动。

 

  正在阅读章节:楼乙_第九章 我听你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louyi/7123598.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