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的开始_楼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平县在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中夷为平地,而上方天空上一道刺目血光骤然坠落,一个狼狈的身影降落到了地面之上,轰的一声巨响,将原本就不堪的大地,砸出无数裂纹延伸向更远的地方。

  这血婴老祖竟然在丹爆中活了下来,不过似乎身体受了极重的伤,一条手臂不翼而飞,腹部也出现了一个海碗大小的窟窿,不时有着黑褐色的血液滴落,血婴老祖神色狰狞,剧烈的咳嗽几声,带出黑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再顺其向下滴落到地面之上。

  此时他的眼瞳带着刺目的血光,嘴里恨恨说道:“老匹夫今日老祖我不死,他日必灭你宗门!”

  这时他的眼睛突然望向前方,目光所致处,有一缕缕金色的微光散播出来,血婴老祖神色变的有些诡异,发出阴森的笑声。

  “桀桀桀……天无绝人之路啊,老祖我当命不该绝!”

  他之所以这般兴奋,是因为他神识感受到了那微弱的金光覆盖之地,有许许多多的凡人,而且还都是一些七八岁的孩童,他之所以被人称作血婴老祖,就是因为这个魔头处了吸人精血修炼外,还喜欢吞噬孩童的灵魂,用以修炼一门邪恶无比的禁术。

  此术通过吞噬孩童灵魂来增强自我灵魂,不但能够提高神识之力,还能够扩宽识海,最主要的是,这禁术竟然能够通过吞噬灵魂来恢复伤势。

  此术并不是一定需要吞噬孩童的灵魂,只要是魂魄皆可吞服,只是孩童之灵魂最为纯粹,能够极大的滋补自身,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加之还能增强其神识,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要知道灵魂本为天成,想要修炼神识本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修为提高可以通过修炼甚至吞服丹药之类的提高,而灵魂却只能够通过慢慢温养或者寻觅那些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地宝,这无疑是极其困难的。

  而这血婴老祖早年只不过是个浪荡散修,机缘巧合之下与一古老墓穴中得到一部名曰吞婴术的禁忌法诀,从此名声大噪,甚至一路破结丹晋元婴成就赫赫威名。

  现在他面前有这么多的孩童等着他吞噬,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了,拖着重伤的身体,慢慢挪向金光覆盖的区域,迎面就看到一具血肉模糊的残躯,原本光芒璀璨的灵宝算盘,此刻却如同死物一般落在那残躯不远处的地上。

  血婴老祖冷哼一声,抬手对着残躯一招手,暗红色的血浆顺着残破的躯体飞了出来,没入到了血婴老祖的手掌之中,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很快就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而此时的血婴老祖似乎脸色略为好看了一点。

  眼中带着兴奋之色,走向了那金光覆盖的地方,看着随时可能消散的金色虹膜,嘴角露出不屑的表情,抬手一掌印在了上面,金光一阵悲鸣后轰然消散,露出了里面包裹着的房屋,血婴老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渴望,一掌将房门震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突然传来一声雷霆怒吼:“妖人耳敢!!!”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球状物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血婴老祖的面前,血婴老祖被迫无奈,只能向后躲避,他定睛一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只见那坠落之物,赫然是一个巨大的蛇头,只是这蛇未免太过丑陋,舌头布满了蠕动的肉须,不过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而这条死去的大蛇,自然就是之前去追韩晃的,那隐藏在血云之中的怪物,这怪蛇是它的灵兽,结丹初期的妖兽,血婴老祖也正是凭借着它,才在萧家的追杀中逃得一命,也是在它的帮助下才勉强将伤势恢复到了结丹期。

  只是此刻它已然死透,而且看其头颅没分明是被一剑斩断头颅,要知道这可是结丹期的妖兽,天生体魄强悍,断然不是同阶修士能够对付的,然而此刻它死了,能够一剑将其毙命的人,修为自然可想而知。

  血婴老祖脸色阴晴不定,此刻他身受重伤,自信绝无可能在元婴大能的手底下逃走,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咫尺的屋子,他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

  血婴老祖抬头看天,对着那还未露面之人吼道:“没想到今天老祖我虎落平原被犬欺,既然走不了了,那就索性同归于尽吧!!!”

  此话刚落,他的身体突然爆发出刺目血光,并开始剧烈燃烧起来,一股恐怖的能量开始以他为中心疯狂向外扩散,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样子,即便是自爆元婴,又有何意义呢?”

  一股极寒之流从天而降,瞬间将四周一切冰封,一股绚丽的蓝色冰晶形成一片护壁,笼罩血婴老祖四周,将他冰封在了原地,随着一声巨响,冰晶内血婴老祖毁婴而亡,这毁灭了清平县的罪魁祸首,终于落得个身死道消。

  而后天空洒落绚烂冰晶,一道隐藏在冰雾中的身影出现在了地面之上,虽然看不清其样貌,可是雾气之中却可窥其形貌,宛如冰中仙女,端的一副绝世之姿,倾城之貌。

  一声叹息之后,她挥动双手,双掌变换印决,手指灵活芊细,每一个动作都极为优雅,让人赏心悦目无法自拔。

  一道湛蓝色冰带自手中飞出,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几乎转瞬间无数冰带就将那房屋覆盖起来,无数湛蓝符文在四周飞舞,一道光柱自天空降落,那身影连同屋子一起消失在了光柱之中。

  一场浩劫就此落幕,一个县城加上三个村庄的凡人,就这么白白的赔上了性命,甚至他们死的毫无价值,这也许就是凡人的悲哀,凡人命如蝼蚁,卑贱而渺小。

  清晨伊始,窗外传来鸟啼声,楼悦被一阵哭声吵醒,小家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上百双哭肿了的眼睛,他不明白如此好的冬日,这些小哥哥们为何都哭了,揉了揉眼睛,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都是大哭不止的孩子。

  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睛一亮,挪动着步子跑向墙角位置,欢快的叫道:“哥哥,哥哥,山哥哥抱抱。”

  此时楼山正蜷缩在墙角边,身体微微颤抖着,脸色看上去很是难看,小家伙跑到近前才发现这一幕,于是奶声奶气的问道:“哥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这时楼山突然抬起头来,首先映入楼悦眼帘的是一双血红的双眼,那眼睛吓人极了,楼悦给吓了一跳,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而此时的楼山眉头微微一皱,嘴角诡异的动了动,随后他的眼睛里的血色消失了,身体也不再颤抖,他的精神似乎也变的正常起来,此刻听到弟弟啼哭,赶紧一把将他抱起来,哄道:“弟弟乖,不哭,不哭。”

  楼悦像是被那双眼睛吓坏了,偷偷抬头再去看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睛。

  楼悦感到很是奇怪,小手抬起去触碰楼山的双眼,嘴里还念叨着:“眼睛红红的好吓人,我怕。”

  楼山并没有将弟弟的话放在心上,只当是昨天哭的太凶,把眼睛给哭红肿了,小家伙很快就将此事忘记了,坐在楼山的怀中,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指。

  而楼山却跟其他孩子一般,偷偷的抽泣着,他在屋子里,亲眼看到了父亲以及叔叔伯伯们的战斗,为了保护他们而付出了生命,而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能否还能回到自己的村子,这种焦躁不安的情绪,蔓延在整个屋子里,只有楼悦一人,因为年龄实在太小,有些没心没肺的自娱自乐。

  很快屋外传来脚步声,随即屋外有声音传来:“唉,实在是太惨了,清平县算是完了,沛县跟吴县至少还有人,而清平县以及周边村子全毁了,只怕再有百年也难以恢复咯。”

  说话之人听上去像是一位老者,言语中带着浓浓的不甘与怜悯,这时另一个声音传来。

  “是啊,咱们浩雪宗这次算是损失惨重啊,不但失去了一个门下弟子的招募地,竟然还搭上了外门执事,以及内门的三位杰出弟子,更加难以接受的是,韩家老祖,金丹大修士,竟然也惨死在了清平县。”

  说话之人似乎是个年轻人,两人在外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边走边聊,等他们来到门口的时候,这时老者开口道:“宗主的意思是让我们筛选一下,符合条件的由你带去外门安置,剩下的则由我带走,分派到杂役处。”

  “也只能这样了,唉!只是苦了这些凡人的孩子了,他们还这么小,如何吃得了这苦楚。”

  老者也叹了口气道:“造孽啊,真是造孽啊。”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门口站着一个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者,以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老者看着这些小脸都哭肿了的孩子,目光更是在小楼悦的身上扫了一眼,叹了口气道:“逝者已矣,你们想必都清楚发生了什么,你们的村子是回不去了,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你们自个了,现在所有人跟我走,改变你们命运的时刻来到了”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楼乙_第六章 新的开始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louyi/7123593.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