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鲜衣怒马少年郎_金色绿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鲜衣怒马少年郎 (第1/2页)

  克洛普在场边看得心惊胆战,这些小伙子可都是他的心肝宝贝,眼看要拿下比赛了,要是再弄伤一个,哭都没地儿哭去。所幸时间剩余不多。

  时间走到了九十分钟,第四裁判示意全场补时四分钟。

  德容和对方球员拼抢,球弹到他腿上朝着边线快速滚去。本来完全没有危险,卓杨却发疯一样吐着舌头拼命地了追过去。这个区域是在马迪堡青年队半场快到角球区附近,卓杨不想给对手弄一个这个位置极好的前场界外球。压榨着自己的体力,他的职业精神和意志品质那是没得说,终于在足球出界的一瞬间把球够了回来。然后一转身,卓杨愣住了。

  他面前站了一个防守者,人猿泰山昆廷·奥斯卡。

  这个大块头在场上几乎没有防守任务,因为他是前锋箭头,也因为他的转身还有速度都很菜,防守的最高技能要算是眼神了。奥斯卡也不是特意跑过来防守,只是因为他在禁区里和默特萨克干了九十分钟,也被默特萨克烦的厉害,所以溜达到边线这里透透气,没想到卓杨刚好回到这里救球。

  人猿泰山和小李飞刀不期而遇。

  奥斯卡寻思,这小子刚才让迪米兹吃了那么大个暗亏,看样子个把月是交代定了,我也得给他来一下,帮迪米兹出口气。奥斯卡和尤素福私交很好,一对好基友。奥斯卡这么想着,身型一展,硬着膀子朝卓杨撞过来,活似一只抢夺配偶的大猩猩。

  卓杨刚救球转完身,就见这一坨肉横着过来了,根本来不及闪躲。他干脆扎马搭桥,脚掌都快踩到土里面去,借力化力,硬抗了这一记重锤。

  全场观众,双方球员,教练席替补席裁判席,都仿佛听见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火星撞地球。但撞击过后,想象中娇小的卓杨横飞出去的场面却没有出现。

  卓杨巧妙地利用肌肉之间的缓冲,颇有些四两拨千斤的味道,化解了这一野蛮人地袭击。他和奥斯卡都晃了三晃,各自退后了一步,显然是平分秋色。可是卓杨退的这一步却还带着球呢。

  这下所有人都有些傻眼,这也太不科学了。身高体重错了好几个级别,霍格沃兹的巨人海格没干动哈利波特?奥斯卡也有些傻眼,自己这一下可是丝毫都没有保留,用了十成的功力,怕是一头牛也被自己撞飞了。这小子是个怪物呀!

  卓杨不是怪物,卓杨会武术。

  卓杨可是有仇必报的人,但他当然不会傻到自己再撞回去,那是杜克·莫特利那种傻缺货才会干的事。

  卓杨是个流氓!

  卓杨把球一拨,再一拉,扭一扭,玩起了花活。奥斯卡看了半场卓杨玩球的水准,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完全没有信心能把球断下来防住中国小子。可作为一名职业球员,他下意识伸腿去够球,没够着,足球又被卓杨拐回到了左边,奥斯卡又下意识往左够,球又去了右边。再等他拧回来,卓杨都带球离开他有四五米远了。

  奥斯卡终于再也无法控制身体的重心,仰面朝天倒了下来,砸的草地上草屑四溅,就像一座山峰倒塌。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然后就听见奥斯卡揉着大腿“嗷嗷”的怪叫。思想违背身体,意识领先智商,这哥们儿也把自己的大腿肌肉拉伤了。

  担架抬着昆廷·奥斯卡下场的时候,四个志愿者累得颤颤巍巍。这他妈也太沉了,是个大活啊!

  一直到裁判吹响终场哨,队友们看卓杨的眼神都是怪怪地。没有胜利的欢呼,没有逆转的兴奋。

  默特萨克半晌才小心翼翼过来:“那个,卓,你那个,古老的中国诅咒,那个……,是个玩笑吧?”

  卓杨:“……”

  小猪:“要不,卓,你再试试?我忍那个守门员很久了……”

  卓杨:“……”

  里贝里:“卓,能不能把咒语教教我,你知道,我们家族原来……,失传了……”

  卓杨:“……”

  回去的大巴上,充斥着欢声笑语和小猪的插诨打科。克洛普偷偷给老板马伦先生打了个电话,然后满面红光地站起来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这一场逆转,咱们也上升到了第二名的位置,老板同意了,给大家发奖金,每人一周薪水!”

  车上顿时传来了欢呼声。金钱是男人的春药。

  卓杨:“先生,那个法国大餐……”

  克洛普:“……”

  弗兰克·里贝里挠挠头:“先生,你看啊,你知道啊,对不对?我父亲开的法国餐厅,虽然不大,但味道还是蛮好的。相信我,老爸一定会给咱们打折滴。”

  克洛普:“……”

  ——+——+——

  这是一家面积很小,但非常有情调的法国小餐厅。

  白色的外墙,黑色铁艺门窗,门口摆放着两只橡木桶。室内斜拉的吊顶错落有致,窗外流淌着静静的运河。

  二十来条大汉把小餐厅挤得满满登登,典雅的餐厅成了热闹的菜市场,高尚的法国菜让这群浑身男性荷尔蒙爆发的粗人吃成了大排档。

  牛嚼牡丹!

  刀疤脸里贝里的父亲老里贝里先生笑呵呵地看着这些闹哄哄地年轻人,就像看一张张行走的欧元钞票。刀疤里贝里和卓杨客串服务生,像两只笨重的蝴蝶在人群中穿梭。

  角落里的立式钢琴,卓杨弹着《快乐的牧羊人》为大家助着酒兴。闭上眼睛,他边抚弄键盘,一边琢磨:这地方不错,是不是可以在这里和瑞莎约个会?

  已经打过大折扣的账单,还是让尤尔根·克洛普先生的肝颤了三颤!

  ——+——+——

  星期日,晴,微风。

  深秋时节的汉诺威音乐大学,美丽的让人心醉。那些连成一片片粗壮高大的枫树,枝桠伸向四面八方,错落有致的校园里层林尽染。红叶在摇曳,这些红叶在秋风中微微抖动,不时飘飘悠悠的落下来,给校园铺上一层红色的地毯。纷纷飘洒的落叶,像一只只翩翩起舞的红色蝴蝶。还有些孤独离群的枫树,远远看去,就像一朵永恒绽放的烟花。

  秋天的阳光不似夏日骄阳那般热情,也没有冬日的惨阳那样凉薄。秋天的阳光是温暖的,轻柔地洒在脸上,像母亲在抚摸

  正在阅读章节:金色绿茵_第十四章 鲜衣怒马少年郎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jinselvyin/5122319.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