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春风何故乱罗帷_金色绿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面对克洛普地提问,卓杨有些郁闷。

  “先生,我有点不明白该怎么做。防守的人总是没完没了,我甚至感觉对方有一百个人。”卓杨喜欢和人交流,尤其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如果我在技巧上再做一些改进,预判上再加强一些,应该还能进一两个球。可是,追上六个球有点不现实。而且我也不能保证我们一方不再丢球。”

  “卓,你的个人技术,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职业球员。比起那些顶级球星,也丝毫不差。在技术方面,你需要做的只是熟悉职业足球的对抗而已。可是,足球是十一个人的运动,你一个人不能做完所有的工作。”克洛普头顶闪着智慧的光圈,天使在人间。

  “就算是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这样的顶尖球星,甚至马拉多纳,也不可能靠他们自己一个人赢得比赛。他们独自一人,甚至不能搞定哪怕一支中学生球队。”

  “你现在面对的仅仅是德国第五级联赛的青年球员,你将来会遇到德国甲级联赛球队,或许还有欧洲的顶级球队。那些豪门,那些一流的巨星,他们的防守能力和防守层次,以及防守的组织,会艰难的超出你的想象。卓,足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

  “卓,你要相信你的队友,你要学会和你的队友合作!”

  “卓,你需要传球!”

  在民间的野球比赛里,除了像卓杨这样的妖孽,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太多,基本都属于拿球就冲、丢球就追的境界,很少能打出配合。如果哪支球队能稍微把球倒起来,这在野球界就足可以大杀四方。像卓杨这样鹤立鸡群、旗杆插在一堆筷子里的人物,完全可以仅凭个人技术就决定比赛的输赢。所以,以前的卓杨根本没有传球打配合的必要和动力。

  卓杨安静地坐在连排椅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看着训练场上进行的下半场比赛。克洛普让他先在一边思考,等想明白了以后再上场。

  卓杨不在场上,双方都松了一口气,替补一方不再担心尽去做一些无用的跑位。上半场,球只要到了卓杨脚下,就像踢进了大海的漩涡里,绝对不会再传出来,哪怕你跑出再好的空位他也看不见。主力一方虽然把卓杨防得死死的,但谁防谁知道,那可是费了老鼻子劲了,简直就跟受虐一样。

  场上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很是热闹,传切配合有模有样。尤其是主力队一方,在队长佩尔·默特萨克和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的指挥调度下,完全压制住了替补一方。仅仅半个小时,主力队又打入两球,进球的是尼克尔·德容和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

  “先生,我想我可以上场了。”卓杨说得理所当然,克洛普地回答也斩钉截铁。

  “你去主力队!”马上叫停了比赛,换人!

  上半场杜克着了卓杨的暗算后,一直没缓过来,肋骨附近一片青紫,稍微活动一下还是很疼。克洛普就干脆让他歇着,替换他的是马库斯·卡莱尔。克洛普一招手,马库斯·卡莱尔又被换了下来,但马库斯脸上没有丝毫沮丧。

  马库斯根本不计较换上又换下这种近乎羞辱般的换人,他知道自己在青年队也是一个边缘式的人物。马库斯·卡莱尔是个很平庸的球员,今年已经快二十岁了,完全没有升上一队的希望。他还剩三个月合同,合同到期前如果还没有去更低级别联赛踢球的机会,马库斯·卡莱尔就打算回家开计程车。

  职业足球是个超高淘汰率的行业,许多球员从小就接受长时间的训练,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唯一的坚持就是能成为职业联赛签约球员。但金字塔越往上路越窄,一路上不断有人像落叶纷纷似得被淘汰下来,这些人大多数失去了再次进入学校接受系统教育的机会,只能去做一些蓝领工作,也只有在夜半梦醒时分才会偶尔想起少年时的梦想。

  扯远了,扯远了。

  卓杨刚要跑进场,克洛普一把拉住他。“只有一个要求。”教练伸出一个指头,显得有些神叨叨:“上去以后,不许过人。卓,你只能传球,能做到吗?”

  “是的,先生。如你所愿。”卓杨给了肯定的答复。他跑进场时,没有注意到身后场边坐着的杜克眼珠子瞪得溜圆,一边恶狠狠地盯着他,一边做着大口的深呼吸。没办法,这孙子刚才岔的气这会儿还没顺呢。

  “感谢上帝,我终于不用防守你了。”队长佩尔·默特萨克笑嘻嘻的和卓杨打着招呼,卓杨翻了他一个白眼,手臂高高举起,冲着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喊道:“巴斯蒂安,这里这里。”

  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把足球回趟,闪过逼抢的对手,外脚背一弹,足球就朝着卓杨飞了过来。卓杨左脚停球,顺势用右脚一拎,大踏步朝前场冲去。看这架势,所有人都认为他又开启了单挑模式。

  卓杨快速带球向前。才过半场,就围过来两名防守队员,将将一靠近,卓杨就顺势转身,把球传了出去,传回给了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

  “这是几个意思?”扑上来的俩人蒙圈了。他们正是学着上半场主力队对付卓杨的招数,没想到才一开始,这画风就怎么变了?

  施魏因施泰格接到卓杨的传球,也楞了一下,然后随即就又把球分向左边,因为替补队所有的重心都在右边卓杨这一侧,造成左路就像空旷的呼伦贝尔草原。

  左前卫里卡多·蒙托利沃拿到球后,周围十米之内根本没有防守队员。他闲庭信步的把足球带到弧顶,在后卫逼上来之前,轻松惬意做出直塞,前锋弗兰克·里贝里斜插,顺势抽近角,足球应声入网。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进球之后,替补队一方的球员还在纳闷,“这是哪里错了?”

  主力队球员在一起小小地庆祝了一下,尼格尔·德容对卓杨说:“卓,我以为你还是要突破呢?你传给巴斯蒂安的时候,他差点都傻逼了。”

  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头点的好似鸡啄米:“对呀对呀!”

  队长佩尔·默特萨克说:“何止巴斯蒂安傻逼了,我看那一边的全都傻逼了。”

  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头点的好似鸡啄米:“对呀对呀!”

  进球的弗兰克·里贝里说:“这球进得容易的就像傻逼一样。”

  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头点的好似鸡啄米:“对呀对呀!”

  卓杨:“……”

  ——+——+——

  接下来的比赛,卓杨本着绝不过人,一切为了传球的精神,不停地做着传切跑动,接球带两步,瞅个空挡就传出去。慢慢的,他的传球越来越有模有样,给球的提前量也越来越精准。队友们也愿意把球不停地传给他,因为卓杨的个人技术保证了他绝对不会轻易丢球。

  场边的克洛普抿着嘴偷笑,耳朵都在抽抽。

  训练赛结束,做了一会儿放松练习,尤尔根·克洛普再总结了几句,今天的训练就算到此为止。

  冲完澡,换好衣服,卓杨和队友们道了个别,推上自己的‘咣当’就要开拔。后边有人喊:“卓,带上带上。”

  卓杨一琢磨:我没拉下什么东西啊?把啥玩意带上?再一看,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一路小跑着过来了。

  “卓,刚才我来的时候你知道吧,我的车不是坏了吗你知道吧,看你这自行车超级有个性,我都没坐过你知道吧。带上带上,把我带上。”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这一大串话秃噜得很流利。

  我知道什么我。卓杨心里想着:你倒是还挺不客气。

  “那就走吧。说好啊,自己扶好,摔下来可跟我没有半个欧元的关系。”卓杨倒还挺喜欢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这样的性格。

  “哇哦,你这玩意还真的挺酷你知道吧。”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跳上后座。“搞音乐的都是这么酷吗?”

  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气质,无论是真低调还是假贫寒,你都无法小觑。这种人就算抓个要饭盆子,也没人敢给他扔上一分钱。

  自行车‘叮铃咣当’的向前撒着欢而去,一路伴随着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不停地“你知道吧”和运河水轻轻怕打河岸的声音。

  小胖子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其实不胖,只是脸有点婴儿肥,圆嘟嘟的,身材倒是很匀称标准。因为他的姓‘施魏因斯泰格’太长,大家简称他为‘施魏因’,而‘施魏因’在德语里有小猪的意思,再加上他圆圆的小胖脸,所以,队友喜欢称呼他‘小猪’。

  卓杨把小猪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扔在音乐大学的门口,由着他去叫计程车,自己去了练习教室。

  弹完所有的分段练习,又弹了几首高难度的练习曲,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卓杨这才结束了今天的钢琴课。

  在中国,每一所大学门口都有一条小吃街。德国没有,这里一到天黑,外面几乎人迹罕至,但校园里有几间酒吧,而且营业时间还很长。卓杨来到酒吧,随便点了一份牛排,狼吞虎咽吃了个干净,然后要了一杯啤酒,坐在吧台前慢慢地嘬着,脑子里开始回放今天下午训练的东西。

  “嗨~”轻柔曼沫,听声音就是个美女。

  卓杨从沉思中拔出来,抬头一看。美女,大美女,绝对大美女!

  “嗨,瑞莎科娃小姐,晚上好。”

  美女歪着头好奇地一笑:“你认识我?”

  “我想,在汉诺威音乐大学,不认识美丽的瑞莎科娃小姐的人恐怕不多,显然,那并不包括我。”卓杨拍起美女的马屁来无师自通。

  “这不公平。”瑞莎科娃很调皮地噘着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正式介绍一下。卓杨,你可以叫我卓,来自中国,钢琴专业。”卓杨友好地伸出了手。

  “伊迪丝·安托瓦妮特·瑞莎科娃,我的朋友都叫我瑞莎。乌克兰人,古典音乐。”两只手轻轻地握在一起。

  瑞莎科娃是个超过一般标准之上的美女。弯弯的眼睛明净清澈,眼珠就像一轮淡蓝色的月亮,圆润的颧骨下方,一道浅浅的笑沟连接着嘴角,下嘴唇润而俏皮,上唇薄而纤柔。金黄色的齐肩短发向后梳理,露出凝脂般光洁的额头。

  耸胸纤腰,翘臀修腿。尤物,天生的尤物,男人的克星,女人的公敌。

  “我很好奇,汉诺威的东方人很少,中国人更少。卓,你能给我讲讲中国吗?”莺语袅袅,娓娓还慵懒。

  聪明的女人总会显得很好奇,用她的好奇来引发男人滔滔不绝地卖弄,让男人的自尊心和炫耀欲得到满足,从而在潜意识里产生出对好奇女人的心理服从。

  只有自作聪明的蠢女人才会在言语上和男人一争高下,总是试图主导交谈的节奏和话题。

  ——+——+——

  回到宿舍后,卓杨的心情就像夏天在山野里飞舞的蜂鸟,充满着喜悦和快乐。在酒吧分别时,瑞莎科娃留在他脸颊上的亲吻,现在仿佛还能感觉到那份柔软。

  瑞莎科娃今年二十二岁,已经在汉诺威音乐大学学习了两年,她对古典音乐很挚爱。瑞莎科娃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外形性感火辣又不失高贵雅致,身材高挑却又显得娇媚惜弱。

  瑞莎科娃还对生活充满着热爱。

  她爱好健身,爱好旅游,爱好音乐,爱好服装,爱好时尚,爱好新奇。

  爱好收集男人!

  她热衷于收集不同国籍、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各色男人,瑞莎科娃会把她遇到的不同种类的男人,都想办法收集到她的床上。当然,这个男人首先要年轻、高大英俊并且充满魅力,让她有收集和征服的欲望。而略显青涩的中国人,黄皮肤的卓杨,就是她最新发现的猎物。对此,瑞莎科娃有着极度的自信。

  而卓杨对此并非毫不知情,但他毕竟来汉诺威时日尚短,也就从马克的嘴里听说过瑞莎科娃有好些个男朋友,仅此而已。再说,无论如何,和美女聊天,总是令人愉悦的。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愉快的卓杨进入了甜甜的梦乡,梦里,他在骷颅岛上,化身金刚在追逐着美丽的女郎。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金色绿茵_第七章 春风何故乱罗帷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jinselvyin/5122298.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