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流放_风暴先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流放 (第1/1页)

  毕夏普看到这一幕慢慢的用右手中指将眼角的泪珠抹去,然后伤感的说道:“看来这个小胖子还被蒙在鼓里。”他说完这句话在斐迪南与罗里之间短暂停留片刻便重新走上审判台,随后他伸出右手指向前方郑重其事的说道:“现在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我们可以肯定……。”

  这句话没有讲完,但是书记员看到毕夏普如泥塑般呆立在那里不动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赶紧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毕夏普看到书记员走近自己立刻一把将他抓住,并且慢慢的将他的头拽到自己嘴边小声问道:“这个杀人纵火犯叫什么?”书记员紧张的回答道:“他叫斐迪南,我的大人,其余五人从左到右分别是安迪、艾利克、罗里、肖恩、鲁宾。”

  毕夏普听完这句话如同重生一般立刻拉长了声音说道:“我们可以肯定被告斐迪南,杀害情人,烧毁酒吧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不容抵赖,其余皆为从犯,一并论处。”

  原本躲在休息室的陪审团听到毕夏普正在宣判,立刻返回审判庭,但是他们并没有发表意见。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愚蠢的公子哥完全不会理会他们的言辞,所以有没有陪审团的参与宣判结果都是局长说了算。这些人在休息室早已达成一致意见,如往常一样没有必要打扰这位局长的雅兴,只做一群观众叫好才是明智之举。

  斐迪南看着书记员快速的记录着自己莫须有的罪行,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无奈。一切流程完毕,毕夏普拿起书记员写好的判决书自上而下仔细的看着,随后大声说道:“我要使用刑罚令牌。”

  司法局的人非常清楚,自从这位大人接管这里之后,文字就变成了奢侈品,很难看到。一切文字的描述都被逐渐更换为图画,就连判决书也不例外。

  书记员从审判台下面取出刑罚令牌,毕恭毕敬的端到毕夏普面前。这些木质刑罚令牌上面雕刻着各种图案,完全依照局长的意思越形象越好。

  毕夏普拿起一块刻有马车的令牌递给书记员。斐迪南对于自己的刑罚完全没有在意,他更加担心身旁这些孩子的命运,他看着书记员严肃的接过令牌郑重其事的说道:“奥斯顿司法局正式宣判,斐迪南一伙杀人、纵火罪名成立,判流放之刑。”

  判决结果一公布,审判庭里面的所有人都深感意外。陪审团成员认为斐迪南一伙就算是没有犯罪估计也活不成,因为那位局长实在是太需要这次机会了,但是他们也就是感觉意外而已,完全不清楚这样判决的意义以及流放背后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书记员宣读完判决结果之后,又仔细查看了一下手里的令牌,他立刻被那上面镌刻的马车图案吓得目瞪口呆,他十分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必须缝好鼻子下面这张嘴,即使那张令牌所表示的意思与毕夏普意会的结果完全不一样,自己也权当是眼花了。

  斐迪南听到这样的判决结果不由得舒了一口气,他看着一言不发的安迪和傻乎乎的罗里内心的纠结终于舒展了许多,毕竟流放这个刑罚对于他来说跟释放没有任何区别。

  整个审判庭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不断揣测着这样判决结果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但是听到书记员宣布判决结果后最为震惊的要数那位局长,他听到“流放”这个词之后完全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他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使用何种方法来压制心中那股怒气,也不知道如何掩饰自己错失良机所表现出的懊悔表情,他完全呆立在那里,正如他慷慨陈词的过程中却不知道被告的姓名一样尴尬。

  他几乎是眼含热泪看着斐迪南和安迪他们被卫兵押解着上了流放的马车。书记员在后来与好友喝酒的过程中曾讲述过那段荒唐的审判。

  根据他的回忆,毕夏普原本要判处斐迪南一伙车裂之刑,但是他根本就不认识字,也看不懂判决书,即使他自己要求制作的刑罚令牌的内容也不是很熟悉,以至于错把流放之刑的令牌当成了车裂之刑的令牌。但是他没有当庭纠错,因为拿斐迪南一伙的判决结果与司法局局长不识字的秘密做对比,他认为后者更为重要。而且通过这次案件的审理他不但得到了父亲的褒奖,还顺利的进入了元老院,因为皇帝认为这个青年才俊具有博爱之心,将来必定能够成为国家的栋梁,所以每次贵族们的聚会上都会听到毕夏普描述那次神奇的经历。

  有些醉意的书记员喝光了杯子里的啤酒然后伤心的说道:“押解犯人的车队在出城后没几天就被土匪抢劫了,可怜那几个小孩如今生死未卜。”说完这句话书记员用近乎迷茫的眼神盯着酒馆外面笔直的石子路,它一直延伸到城外,就像一把灰色的利刃插在霍根森林的边缘。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正在阅读章节:风暴先知_第十二章:流放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fengbaoxianzhi/4227630.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