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司法局_风暴先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杜克押解着斐迪南和他所谓的同伙来到司法局,毕夏普负责审理这起杀人纵火事件。

  对于新任的司法局局长毕夏普来说,这起案件审理的结果尤为重要,他不但要向人们证明自己的睿智已经远远超过他的父亲,而且也要向那些对自己能力存在质疑的元老会成员发动一次反攻。

  前些时候他还在为自己的无所作为而感到苦恼,现在斐迪南的纵火杀人案的到来恰巧给了他展示能力的机会。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整个早上都在为自己的穿着而发愁。当他在审判台上看到杜克出现的时候,原本紧绷的脸上立刻绽放了满意的笑容,那对向上弯曲的小胡须兴奋的在嘴唇上微微颤抖。

  他几乎没有听完杜克的讲述就开始审理这个案件,也许他根本就不关心泥水巷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究竟死了多少人,他只关心是否能够快速了结这起杀人纵火案,因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跑到他父亲的面前陈述自己是如何秉公办理案件并有效安抚民心的。

  他在杜克到来之前已经特意安排手下的人到泥水巷召集难民,那些狡猾的说客还曾许诺只要有人出面指证斐迪南一伙有罪就可以得到安家费。

  案件没有正式开始审理之前司法局的门口就已经聚集了众多的难民,这些人里面有泥水巷的难民也有司法局派来混水摸鱼的人。泥水巷的难民有些不知所措,反而是那些说客对于此行的目的十分清楚,他们喊出了惩奸除恶的口号,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变得十分热烈。

  听到司法局外面此起彼伏的叫喊声毕夏普拿起审判锤,三下敲击声过后整个审判庭立刻安静下来。

  杜克呈上一件证物,毕夏普扫了一眼,所谓的证物不过是一只被火烧黑的烟斗,看着审判台下面跪着的几个人,他笑了……。有一件事情,只要认识毕夏普的人都非常清楚,在这个人的眼里,走入司法局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对他有用的人,另外一种是对他无用的人。对他有用的人如果犯了罪也可被判为无罪,这就是他父亲教给他的权术。如果走入司法局的人对他毫无用处,那么即使他是清白无辜的,他也是有罪的人。

  根据他的判定标准,眼前这些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乞丐必定是无用的,所以他们是有罪的。杜克原本应该在移交完犯人和证物之后即刻离开,但是他就是看不惯这些元老院后代的所作所为,他站立在一旁想看一下传说中用猪脑子审理案件的局长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斐迪南在审判台下面观察着瘦小的毕夏普,他想利用自己对这些官老爷的一贯了解帮助自己和身下这几个孩子洗刷罪名。

  毕夏普对于这样不懂规矩的动作感到气愤,他耸了一下肩膀说道:“下面正看着我的人是谁啊?”

  斐迪南立刻回答道:“一名守法市民。”

  在毕夏普的内心里早已经将这些下跪者定义为罪犯,他希望看到的是诚恳的认罪伏法以及为了减轻刑罚而做出的一系列乞求的动作。现在他听到斐迪南如此冷静的回答确实深感意外,但是他也知道,仅仅依靠那件证物和司法局外面的喧闹声定这些人的罪确实太过牵强,这回到了他展示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他踌躇片刻继续发问:“你既然是守法市民为什么会被杜克队长带到司法局?”

  斐迪南笑着答道:“我尊敬的局长大人,我和我身下的这几个孩子只不过是在酒馆里看了一会戏法,吃了一些食物。当大火肆虐烧毁酒馆的时候我们恰巧躲在地下室里,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毕夏普听完这番辩解后冷静的拿起眼前被火烧黑的烟斗,他原本对这件证物不屑一顾,但是他突然发觉这只烟斗貌似能够撬开台下那个人的嘴。

  “请告诉我,这只烟斗属于谁?”毕夏普明知故问,杜克早就将烟斗的事情告诉过他,并且强调这有可能是酒馆起火的原因,由于大火几乎烧光了一切,所以这只被火烧黑的烟斗如今成了唯一的证物。

  烟斗的归属斐迪南自己早就承认过的,这些在杜克那里已经成为证词,无需辩解抵赖,那么毕夏普的故弄玄虚可能是在向其他在场的人彰显智慧,但是却引起了杜克的反感。

  斐迪南看着身旁瑟瑟发抖的孩子心里有些着急,面对毕夏普这般猥琐的样子他真想使用魔法离开司法局,但是这样一来身下的孩子就会遭殃。

  毕夏普使劲用烟斗在审判台上敲了几下,原本窃窃私语的陪审团立刻安静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小说!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 xlmanhua 搜索公众号!
  正在阅读章节:风暴先知_第十章:司法局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fengbaoxianzhi/4227621.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