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第一章:似曾记得_备胎大联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外传:第一章:似曾记得 (第1/2页)

  ps:本番外写全国大赛个人赛里大魔王的比赛内容,不喜欢看麻将比赛的可跳过,不影响阅读。

  烈火燃却的末息,来自遥远的故乡好像一个永远敞开的怀抱一样等待着无所依靠的人,在那个异析驱动塔重新运作后的世界里,超出世界与自然的能力已经得以延续,不过克洛艾特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不会像阿莫奇那样进行养殖,曾经万众瞩目的高中联赛现在已经回到了它应有的地位,再也没有所谓的使用权限作为奖励,少女们唯一可以去追求的只能是凝聚青春与友谊的荣誉。

  没有了利益的争斗的舞台很单纯,追逐梦想的少女也无比美丽,可曾经梦想的全国与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在异世界里沉睡了三年,再回去却回不到了熟悉的清澄高中,一起并肩战斗的人们要么投身到了职业,要么已经进入了大学。

  其实自己如果能够不那么强势,用些手段把晓美焰给赶走以后,陷入绝望之中的岳重未必会如此坚定,那就再没有戚小萌什么事的,可当时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初生的情愫被践踏后只有无尽的愤怒。

  可这就是自己,与那个人注定了有缘无分。

  随着灵魂的烧尽,这一段过往将被淹没在知情者的记忆片段里,然后一点点的被忘记掉吧,为一个人活到了现在,现在是时候回家了。

  花与白的四季会凋零,但轮回永不终止。

  就像经历了一场无比漫长的噩梦一样,猛然惊醒的宫永咲满头大汗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无比熟悉的天花板,自己睡在清澄的家里,睡在自己的房间中。

  “……你在吗?”带着某种期待宫永咲发出了一声询问,可等了许久也没有人回应,她的这个房间已经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禁地,即便是她的父母也不会轻易靠近。

  刚才不是在个人赛里吗,怎么突然就回到家中了,那个有着恶趣味却一直在帮助自己幽灵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还有脑子里大片的空白有是什么。

  宫永咲揉着脑袋,突然又发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自己的头发变得很长了,坐在床上头发却在身边铺开了不小的面积,这种诡异的变故让胆小内向的宫永咲有些害怕,可害怕的情绪刚刚升起,又被某种异样的能量霸道的压下,连一点波动都无法产生。

  把目光放到床边的闹钟上,虽然对喜欢赖床的自己来将闹钟很多时候都是个摆设,不过现在它能够很清楚的告诉自己时间,凌晨四点半。

  没有具体的日期,宫永咲只能够掀开被子穿上船边的拖鞋打开房间的灯,然后找到门背后的挂历。

  时间是……记忆中的四年后,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和那个消失的幽灵有关系吗?

  心中出现了无数奇怪的念头,这让宫永咲不可能继续睡下去,天气有些偏冷,即便穿着睡衣也有丝丝凉意,宫永咲找到一件外套披在自己身后上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想去自家的麻将室看看,通过那个麻将网络肯定能够知道不少事情的。

  家里的东西没什么变化,不过门口已经没有那个幽灵在游荡着了,顺着熟悉的道路找到麻将室打开进入,没有那个充满科幻味道的麻将网络,里面堆放了很多用不上的杂物,唯一的一台机械麻将上扑满了灰尘,上面放着一个装着磁芯麻将牌的盒子,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已经消失了吗……也就是说那个囚禁了麻将乐趣的制度已经不存在了,他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所以也离开了。”宫永咲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片空白中的记忆有什么。

  “咲?”温柔的女声在自己身后响起,如果是那个魔王的话肯定早就发现了对方到来,然而现在的宫永咲各种感官都迟钝了很多。

  其实重生的轮回后她比那个站在范寒石面前毫不退让的魔王更加强大,只是她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样的力量。

  宫永咲不敢相信的回过头去,出现在麻将室灯光下的是她以前朝思暮想的母亲,就连她也回来了吗:“妈妈!”

  好像已经再没有什么遗憾了,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女儿的气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魔王可不会用这种充满惊喜的目光看着自己,这是牧野薰记忆里的那个咲,本来还以为她永远回不来了。

  牧野薰快步走到宫永咲面前把自己的女儿搂在怀里,温柔的安慰道:“不要想太多了,赶紧去睡觉吧。”

  “嗯。”感受着来自母亲的温暖,宫永

  正在阅读章节:备胎大联盟_外传:第一章:似曾记得
  浏览阅读地址:http://m.zbzw.la/beitaidalianmeng/3603496.html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